正文 第16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2章

    电话接通了。

    “表姐。”

    “什么事,说。”她问。

    “昨天的事。”

    “我说了叫你等我回复。”

    “可我急啊!”

    “你沉住气行吗,很怕吗?”

    “当然怕,如果是你,看你怕不怕。”我说。

    “我现在有点忙,你过来找我,当面把事情说清楚,还有你隐瞒我的,全都跟我说。发地址给你。”

    她挂了电话,给我发了一个地址过来:鸿福酒楼,记得带钱。

    记得带钱?这是什么地名?

    记得带钱。这是要让我带钱过去啊,请她吃饭吗?

    我打车过去,鸿福酒楼,看起来装修甚是高档,刚好是吃饭点,人进人出好不热闹。

    我给她打电话,她让我上去二零三包厢。

    我上去了。

    推开门就见她一个人坐在包厢里,大桌上有火锅,有很多配菜,有鱼有肉有青菜,还有大虾,还有我叫不上名的看起来很好吃的食物。

    薛明媚大波浪卷,脱了外套,保暖衫看起来凹凸有致,线条迷人。

    她也不招呼我,明明知道我进来,就光顾着吃了。

    我只好自己坐下来,我讪讪的打招呼道:“哇,表姐,今天好漂亮啊。”

    她不回话,把一片肉放进火锅里。

    “表姐,一个人?你点那么多啊?”一大桌子菜。

    “你可以不吃啊,反正你开钱。”她说。

    我看着一大桌子菜,这***要花多少钱啊!

    “我没说我开钱啊?”我说。

    “让人帮忙连一顿饭都不请,还让人怎么帮忙?”她看着我,香唇涂了口红,艳丽绝美。

    那张嘴真欠塞啊。

    我抹了抹嘴巴,说:“就算我请客,你也不能不问我意见,然后跑上来了就直接哗啦啦的点了那么一大桌子菜,看来还吃不完了,你这不是叫让人请客,是讹人请客。”

    “随便你怎么说,你也可以不请,你现在也可以走。”表姐就是表姐,气势凌人,跟别的女人完全不同。

    我叫服务员拿了一副碗筷,贺兰婷对服务员说:“上一瓶飞天茅台。”

    我感觉这酒一定很贵,我急忙说:“飞天茅台!什么是飞天茅台?服务员,不要这个,两瓶青d啤酒。唉,不是,两瓶清江啤酒。”

    “对不起我们没有这个啤酒,只有百威。”

    “那就百威。呵呵表姐,本想支持一下你们公司的啤酒,这没办法了。”

    她看着我,眼睛发着寒光,对服务员说:“听着,我要飞天,茅台。”

    “那就是两瓶百威一瓶飞天茅台对吗?”

    “是。”贺兰婷说。

    我急忙翻了一下菜单,飞天茅台:1800元一瓶。

    “表姐!你看这这这。”

    服务员已经出去了。

    贺兰婷看着我问:“不舍得吗?”

    “当然不舍得,这酒好贵啊表姐,喝啤酒不行了吗。”

    “你喝啤酒,我喝茅台。”

    “你。唉,表姐我觉得我有点承受不住,顶不住。”

    “你去坐牢啊,一瓶茅台换三五年牢房。”

    这么一想,我又想通了:“要是这么换,我就顶得住了。”

    我把大虾放进去火锅里,“表姐这个虾真大个啊。”

    “努力吃吧,别剩下了,那虾一只两百八。”

    “啊!”我大吃一惊。

    当啤酒白酒上来了后,我给她倒酒,好香啊,我也给我自己倒了一杯:“表姐,你平时这种消费水平,工资顶得住吗?”

    “靠监狱一个月工资吃这里两顿饭还差不多。放心,我吃喝住行没一分钱是挪用贪污受贿,全是自己挣来的,不用你操心我。”

    “我艹你心干嘛,我艹人就行了。”我低声嘀咕道。

    “你刚才说什么?”她问我。

    我马上举起杯子:“好吧!表姐,来,咱两干一杯,我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越来越漂亮。”

    她看都不看我,自己喝了一杯。

    我悻悻然自己喝了,果然一千八,果然好喝。

    吃到差不多了,我把啤酒也开了,喝了一瓶后,我问起了正事:“表姐啊,我那拜托你的事,怎么样了?”

    “她们要挟你,对吗?”

    “是,今天还特地来找我,说如果我不给她们手机,就整死我。”

    “不算死,坐几年牢而已。”

    “哎表姐你不能这样见死不救啊,你不答应我救我吗?”

    她冷冷看了我一眼。

    我又说:“表姐那些人真是太猖狂了,她们这么整我,可想而知平时她们有多猖狂了。表姐,你到底如何帮我,用的什么办法啊?”

    贺兰婷看着我手中的烟,说:“把烟灭了,屋里味道很难受,你知不知道?”

    “是是是。”我还狠狠吸了一口然后灭了烟。

    “你先出去,我打一个电话。”

    “什么!你就没着急是吗?现在才打电话!”我急道。

    “已经在帮你了,现在是打电话核实,然后给你回复。你出去好吗,你在这里我不方便打电话。”

    许是给哪个大人物打电话不方便我知道,我出了外面,带上了门,靠在门上,却听不到里边任何的声音。

    有些急尿,就上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时,有个家伙在我旁边,我当时看他,其实他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就一个过场的,但是长得挺像和金链子姚图图一起被抓的光头男。

    我就多看了他两眼,谁知他骂我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然后还要作势向我射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急忙出了卫生间,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b监区有个女犯,她和男朋友去ktv唱歌,上卫生间时,她男朋友被人多看了两眼,她男朋友不爽,责备那个人,然后双方从争执演变成打斗。酒吧工作人员扯开双方后,此事还未消停。被打的年轻人一方在酒吧门口拦住了她男朋友等人。她男朋友随即叫她去买水果刀,很快众人打群架,当她把水果刀拿来给她男朋友,她男朋友趁年轻男子倒地时,朝其腰部捅去,然后,抢救无效死了。她和她男朋友等人应接受刑事追究。随后,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卖老房子赔偿了受害人经济损失人民币九十三万元,获得受害人原谅,她男朋友被判十五年,她被判五年。

    我不能做这种傻子啊。

    我回到包厢前,打开门看了看,贺兰婷已经打完了电话。

    我进去坐下后问她:“表姐,怎么样?”

    “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叹气了一声,说:“这打不听话的女犯人嘛,谁都打过,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打,她们不听话我就动手。很多管教狱警都打过啊是吧,那她们拿这个事来要挟我,我也很无语啊。”

    “还有。”

    “这强奸就说得有点过不去了,我和女犯人,双方是自愿的!我们两情投意合恩恩爱爱你侬我侬,她说要逼着女犯说我是强奸的。这也太。恬不知耻,太狠毒了。”我谴责道。

    “你侬我侬?恩恩爱爱?两厢情愿?情投意合?”她看着我,问。

    她喝了一口酒,一口气喝完了一杯酒。

    我坐好,说:“嗯,是吧。”

    “是吧。”

    “呵呵,是啊,有什么问题吗表姐?”

    “看来强奸犯就是强奸犯,狗到了哪里都改不了吃屎。”

    我有些不爽,说:“我跟你那的确是我强奸,可你逼我打我。而我和女犯,的确是自愿的,别说那么难听好吗。”

    “狗改不了吃屎。”她又骂了。

    我闭上眼睛,好吧你骂吧,只要你帮我,随你怎么骂。

    “去买单啊,你愣着做什么!”她催促我道。

    “你还没告诉我怎么解决这事啊?”

    “雷处长会全权负责处理,你放心吧。”

    “你跟雷处长很熟吗?”我有些欣喜的问。

    “记住,别问那么多,人的嘴巴生来就是先用来吃饭的而不是用来多嘴的。我和他熟不熟,关你什么事?你记住了,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什么雷处长,他更不可能认识我。”

    “是,我知道了。”

    叫服务员过来买单,当她说:“一共是三千六百三十八元,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

    “什什么!多少钱,你再说一次!”

    “一共是三千六百三十八元。先生我给你详细报一次你们点的菜单和酒水。”

    我看着茅台,说:“不用了不用了刷卡吧。怎么那么贵。”

    心疼的按了密码。

    出包厢门的时候,我问:“表姐,雷处长处理,我就不用配合怎么做了吗?”

    “不用,你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你上司问你,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她问我要手机呢?”

    “你说交给了警察。”

    “哪个警察?”我拉住她胳膊问。

    “随便。”她甩开我的手。

    “随便?”

    “好吧。”

    “哟,小子,女朋友长得不错嘛。”过道拐弯的时候,有个家伙远远的打电话就看着我和贺兰婷,我们过去的时候,他突然站在我们面前,拦住我们。

    是他,就在卫生间里我觉得他长得像光头男的那厮。

    古人都说面相面相,果然相由心生,长这副样子的,真不是什么好人。

    “你朋友?”贺兰婷问我。

    “刚才在卫生间,多看了他两眼。他就发火了呗。”我说。

    “留个号码呗妞。”他不鸟我,问贺兰婷要号码。

    我在想,贺兰婷会不会用对付我和她前任一样的功夫对付他。

    “刀哥,怎么了?”有个从里面包厢开门出来问这厮。

    “叫龅牙他们出来,吓唬吓唬这小子,刚才在卫生间,这小子想尿你刀哥身上。”这厮竟然如此颠倒是非。

    那小弟朝里面叫一声,许多小混混出来了。

    我沉住气,上前一步说:“刀哥,是吧。”

    “谁是你哥?”他问我。

    “对不起,我给你道歉,是我的错,小人有眼不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请放过我们吧。”

    刀哥指着他身后的小弟道:“哟呵呵,这小子还挺识相的,又会说话。没事了,我接受你的道歉,放你们走,那是必须要放的,我们也是讲道理的,不能拦住人家不让走是不是?不过呢,刀哥觉得你女朋友挺漂亮的,你这狗屎配不上你女朋友,这样,留个号码怎么样?要不。”

    他后面的小弟叫起来:“要不进来喝两杯,和刀哥喝两杯!”

    然后一群人瞎起哄。

    我靠近贺兰婷耳边:“你去报警,我在这里拦住他们。”

    贺兰婷看都不看我,对他们说:“喝呗。进去啊。”

    我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刀哥胜利般的笑起来,然后一群人前呼后拥的进去了包厢,他还堵住我:“小子你别进来了!滚滚滚。”

    他从钱包里拿出两百块塞给我:“走吧走吧,去买两包烟抽,刀哥跟你说,这女人,她爱跟谁跟谁,对不对?我也没逼他,是我请她她自愿进来的。人啊,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回家去吧啊。”

    他关上了包厢门。

    我急忙拧着包厢门,反锁了。

    我愣了一会儿,不对啊,为什么脾气那么暴躁的贺兰婷,今天如此的柔顺?莫不是喝多了飞天茅台傻了吧。

    我急忙拍门,但没开门的。

    然后我打电话进去,她不接。

    我急忙下楼去找服务员,叫服务员来帮忙开包厢门:“我女朋友被里面的人给带进去了,大家都不认识,我女朋友喝多了,我怕她出事,我和她吵了一架,我很担心,帮我开一下门可以吗?”

    “抱歉先生,我做不了主,你可以跟我们大堂经理反应。”

    我急忙去找了她们的大堂经理,说了一下。

    大堂经理一听,感觉可能也要出事,急忙找钥匙,跟我上去包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