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6章

    我急忙去抢,那厮抢了过去,坐在旁边看,当他看清楚后,他又说:“不可能婷婷,你合伙起来骗我是不是!”

    “骗你,我为什么要骗你?你看清楚了那名字。”

    他看清楚了,然后愤怒的对我咆哮:“小子你还要骗我吗!”

    “哥哥,你有没有听说过,无能的丈夫在外面受到挫折回家就对老实的老婆撒气,你和你女朋友吵架,别连累我的,你有什么事你冲你女朋友去啊。”我急忙说。

    他不相信的看着贺兰婷:“婷婷,是假的是吗?你们联合起来骗我。”

    我说:“对对对,是假的。”

    贺兰婷一点也不怕死,说:“什么假的,你看清楚嘛,是多少月份的,是和你分手了之后,我找的他。”

    我走到贺兰婷面前:“你们情侣之间什么恩怨我不管,我只要向你汇报完一件大事我就走。”

    贺兰婷这才着急:“什么大事?”

    “天大的事情。”

    “到里面去说。”

    她扯着我进了书房,然后反锁上了门。

    外面那厮竟然没了声音,生气的走了?

    我说:“唉,他也挺可怜的,你要不要那么激怒他。”

    “是他先对我不住的!他是活该!”

    “就算这样你不能把我拉下水啊,你知道监狱里多少个犯人情杀进去的吗?”

    “情杀?我倒是希望他有那个种,放心吧他不会。”贺兰婷肯定的说。

    “好吧,说正事,说完我就走了。”

    我掏出手机,把关于骆春芳薛明媚的这个案子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都跟贺兰婷说了。

    没想到她却没什么反应,说:“知道了。”

    我急忙说:“你看起来这么这样?”

    “什么这样?”

    “那么波澜不惊荣辱不惊的?”

    “这不过是一件小事,骆春芳,姚图图,章冉,都会被抓,但是你说的想要扳倒监狱里那些人,难。”

    “行行行,那就先扳倒骆春芳这些啊,你会不会骗我的?”

    “我骗你?你以为我和她们一起的吗?”贺兰婷反问我。

    “那,这个手机,你会不会跟那个雷处长一起合作,铲除这几个贩毒的。”

    “不用你来教我。”她冷冷说。

    “哎你不能这样啊,我也是担心啊,这是薛明媚豁出命弄来的手机,我要是昨晚不叫人,也豁出命了。”

    “我要怎么说你才对我放心,怎么相信我?既然你不信,那你拿走手机,交给你相信的人。”她把手机塞回来给我。

    我急忙塞回去给她:“不是不是,表姐,我跟你开玩笑的。交给你我放心,那我走了啊,你一定要帮忙啊,不然我会死的啊。”

    “走吧。”

    我开了门,那厮原来没走,竟然趴在门上听我们对话,我对贺兰婷说:“表姐我先走了啊!表姐再见!”

    “表姐?你是他表弟?”那厮问我。

    “是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慢慢吵,我先走你们随意。”我急忙出了门。

    贺兰婷,漂亮啊。

    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薛明媚也漂亮,但薛明媚如果在外面,怎么喜欢我呢?

    贺兰婷比薛明媚还漂亮,身份地位那么高,条件那么好,喜欢我?那不可能,我骗骗小洋洋小朱那样的还行,骗贺兰婷到手,实在太难。

    但是女人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据说是谁动了她们,她的心就有了这个男人的一个位置。

    何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被称之为斯德哥尔摩效应,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于他人。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janerikolsson与clark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of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料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

    这就历史最著名的一个事件,斯德哥尔摩银行抢劫案。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对这起案件进行了长期的研究发现,受害人和罪犯之间有着一种情结,并且这是一种普遍的心理情结。研究者发现到这种症候群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的囚犯、战俘、受虐妇女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体验。

    呵呵,这种也应该算心理学范畴之内,问柳智慧才清楚。

    不过,就算怎么样,我也觉得贺兰婷不可能对我产生什么斯德哥尔摩恋上我的心理。她是一个很理智的女人。

    等电梯的时候,听到吵架声,我有点担心,担心贺兰婷万一被妒火中烧的这家伙弄死。

    回到了门口。

    我出来的时候门没关,但是那个外面那道不锈钢栅栏自动门关上了,只能听着了,怕他们出什么事,我就在外面听着。

    “你哪来的表弟?”那厮问了好几遍贺兰婷。

    贺兰婷悠悠的说:“我叫你来是让你来拿走你东西,不是让你来责问我,你现在有什么资格问我?你又是用什么身份来责问我?”

    男的被问的有点无言以对,换了个话题说:“你没想过和好吗?你不觉得我们很可惜吗?”

    “你知道可惜这个词?笑话。我是你什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婷婷,我是对不起你,可我不认错了吗?”

    “一次不知百次不容。你拿你东西,赶紧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婷婷,给我个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男的扑上去求着。

    “你离我远点,大家都不是小孩子,理智点好吧?”

    “婷婷,我求你了,我舍不得你,我,我真的舍不得你。”

    “舍不得?你身边好女孩多的是,你还曾经说过,找谁不行?”

    “那我不是喝醉随口和那些人乱讲的嘛,你别这样好吧,我们和好好吗婷婷,我爱你,我舍不得你,我天天都梦到你。”

    “滚!”贺兰婷骂道。

    “婷婷,难道你真的。”

    “滚!”贺兰婷打断他的话,“我说了要你来拿你东西,别再烦我!我还有事。”

    他一把拉住贺兰婷的手,恼羞成怒:“刚才那个根本不是你表弟是吧!”

    “我说了是我男朋友。”贺兰婷静静的站着冷若冰霜。

    “我呸你真不要脸!连个小警察你也。”

    “你没资格来说我。”

    “他是哪个分局的,我整死他。”他狠狠地说。

    我靠,我***莫名其妙的就卷进了这场斗争中,你***婷婷不跟你,你整死我又有什么用。

    “我以前没发觉,你真让我感到反感。”贺兰婷说。

    “他是你爸的人?别以为你爸的人我就不敢动!”

    我心里担心,他这么说,贺兰婷当的监狱里那么高的官,她爸爸一定更加高了,而他连贺兰婷父亲都不放在眼里,可想而知,两人的身份背景都是我望尘莫及。

    只是,你们***闹别扭别把我拉扯进去啊。

    “你走吧,我对你的感觉已经彻底毁了。从今之后,我不想再见到你。如果你的东西不拿走,那我走,这房子,你拿走就是。”

    “好啊贺兰婷,你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男的不甘心。

    他上去死抓住贺兰婷的手,贺兰婷警告他:“放手。”

    “你这个婊子,你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警察,甩我?”他用力了。

    博美犬对着那厮狂吠。

    我看情况果然不对劲,心里着急了,脱口而出对贺兰婷喊道:“给我开门,快!”

    就在这时,贺兰婷不客气的一手抓住男的领口一手抓住他头发,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就制服了那厮。

    监狱的女人,都好不惹啊。

    那厮灰头土脸的急忙爬起来,许是感到了羞愧丢人,嘴里骂骂咧咧的开门:“算你狠,敢动我,你记住,今天这事没完!”

    他出门的时候还恶狠狠剐了我一眼:“看什么看!”

    我低下了头。

    在他们面前,我只有低头的份。

    小博美犬一直跟着他出到门口对着他狂吠。

    我走进去,关心的问:“没事吧你。”

    “你不是走了吗?”

    “他,他是你男朋友是吧?”我小心翼翼的问。

    贺兰婷臂膀上,被那厮抓出的两道痕迹,血流了下来。

    我说:“你受伤了。”

    “没事。”

    “要不要,帮你擦点药水。止血什么的。”

    贺兰婷有些惘然:“好啊。”

    “我去买。”

    “不用,那里有。”

    她坐回沙发上,看起来心绪烦乱。

    我在电视机柜的抽屉里拿了小药箱,里面有简单的一些救治药具。

    “这个。”她指了指。

    “好。”

    我给她擦药,她疼了一下,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然后很快又恢复,我在她雪白的手臂上涂擦,问她:“表,表姐啊,刚才那厮是表姐夫吧。”

    “表姐夫?是你表姐夫,不是我的夫。有这样表姐夫,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贺兰婷有些讽刺说。

    “好吧。刚才表姐夫说要弄死我,会不会真的弄死我,听起来他好像很有权势啊。”

    “官二代。有架子。”

    “呵呵,你呢,也是吧?”我问。

    “我没有架子。”

    我咳了两下,你还没架子啊,我看你比谁都嚣张嘛。

    “你什么意思?你嘲笑我?”她察觉到了。

    我呵呵了一下说:“如果我是二世祖,我就天天换女朋友,天天泡吧,泡明星,开玛莎拉蒂,想撞谁就撞谁,撞完我就骂他我爸是李刚,有种你告我。”

    “没出息的东西。”她开口就骂我。

    “所以只能说没出息的话。”我顺着她的话。

    “行了你回去忙吧。”

    我又担心那个事,说:“表姐,那个骆春芳的事情,你会好好处理的对吧。”

    “你怎么那么罗嗦?你要我重复几次?”

    我急忙说:“不是啊表姐,你看这监狱,我刚进来我不懂,就没感觉什么。现在我见到派系那么多,水好像很深啊,我是替你着想啊表姐,万一处理不好,连你都要引火烧身啊。”

    “你担心我不好好处理就直说,别说什么替我着想,你放心好了,这监狱,虽然各个势力交织,就连你表姐夫家都有势力,但我们家清白。”

    “我靠,表姐夫家有势力在这里!”我大吃一惊,“那他什么时候弄死我?那岂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死我?”

    “你还不赶紧去跟你表姐夫套近乎?”她白眼我。

    我赶紧说:“呵呵表姐你瞧你说的,我既然是你的人,还怎么去跟表姐夫套近乎啊。要我这样我连小狗都不如啊,这小狗我好像记得是表姐夫的吧,表姐夫揍你的时候,小狗都反他。连小狗都懂得施恩图报,我要是去跟他套近乎,那岂不是连小狗都不如。”

    她轻轻一笑,眉目生辉,说:“嘴还挺甜的。那个骆春芳的事,别担心,很快就处理。我要去忙了,你回去吧。”

    “是,表姐。表姐再见。”

    走到门口我顿了一下,又走回来说:“表姐,我没带银行卡出来,不够打的钱回去,你看看你随便给我个一两千给我打的。”

    “你一两千?你当我开银行吗!”她骂道。

    “七八百的也勉勉强强接受啦。”

    她从外套里拿出一把零钱塞给我:“别再来烦我!”

    “谢谢表姐。”我一边走一边数,“这么一大把,才三十多块?”

    “把门关上别再烦我!不要的话就拿回来给我!”

    “好吧。谢表姐赏赐之恩,表姐千岁。”

    “滚!”

    我下了楼,买了一包便宜的烟,然后上了计程车,赶往监狱医院。

    到了监狱医院的楼下,我叼了一支烟往上走,到了薛明媚所在的那一楼层,却看到。

    薛明媚病房的门口黑压压的站了十几二十个监狱的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