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54章

    还都穿了狱警的制服。

    我还看见了,他们手中拿着刀。

    长刀,在夜里闪着寒光。

    徐男不知何时到了我身边的,她警惕性也很强,尽管睡得很死,她拿着钢管,紧张问我:“你那些朋友呢!”

    “喊吧!”

    不喊就完了!

    刚要开口,突见他们身后几个人出来,打成了乱成一块。

    “他们出来了!”我说。

    我和徐男马上开门冲出去帮忙:“打死他们!”

    地上。

    姚图图和光头男还有金链子,已经被制服了,全都被特警们押着躺在地上。

    就这样?

    是的就这样。

    姚图图带来了两个人而已,光头男金链子都带着砍刀,砍刀都在地上,已经被制服。

    王达睡眼惺忪看着我:“不是说人家二三十个吗?这也太不够看了,才不到几秒钟。”

    “你讲什么话呢,来二三十个把我们打死才好是吧,万一伤着铁虎和特警哥哥们,那是大罪过了。”

    铁虎问我:“现在怎么处理?”

    “绑起来,报警,这事情闹大了才好。”我心想,这事情如果给指导员她们知道,第一个反应肯定是要压下去,不要出事。

    她们追求的是她们女犯人们每天给她们‘供奉’的黑钱,她们不会去想伸张正义替女犯伸冤,有事就先压下去,不能传出去,保住她们的地位。

    发生这种事情,如果捅出去,我估计,监狱里应该有人该扫出去了。

    如果捅出去,她们有的人被处分,被抓,我可能就成了她们的靶子,不管了,老子还有贺兰婷撑腰,如果我真的压下去不管,难保骆春芳哪天也找人弄死我,还有薛明媚。

    骑到了老虎身上,下来就很难了。

    特警三下五除二,用他们的鞋带绑着他们,蹲着,把他们的皮带松了,裤子褪到地上,跑也难跑了。

    果然是专业。

    我看着姚图图,我捏着她下巴看我,她却不敢,一直低着头,还哭了。

    我说:“姚图图,你这干嘛呢?你不好好的在监狱里面呆着,跟人家流氓凑什么热闹?”

    姚图图慌着哭着说:“我是被逼的,被逼的。”

    徐男蹲下去问姚图图:“图图,这怎么回事呢?”

    我对徐男说:“男哥你不知道吧,她和章冉联合起来,收了骆春芳的好处,和骆春芳一起,在监狱里搞粉。”

    “啊!图图,是真的吗?”徐男马上抱着姚图图双肩问。

    姚图图哇的慌着哭出来:“我,我我,被她们逼的。”

    姚图图看来很不经吓,这下子阵脚全乱了,她身后的金链子骂道:“你住嘴!闭嘴!”

    我问金链子:“怎么了金链,是不是怕你们做的事被供出来,我不怕你不供,我有证据。把他们一人一间病房关着,绑好!”

    铁虎让手下把他们三一人一间房关进去绑好了。

    金链子被拖进去的时候对姚图图威胁道:“别乱讲话,老子杀了你!”

    我一巴掌扇过去:“闭嘴!”

    王达问铁虎:“虎爷,你是怎么听到人家走路的声音的?千里耳啊?”

    我说:“我也听到了。”

    王达说:“我也听到了,不过是在他们走到了门口的时候,铁虎拍醒我的。铁虎在他们在楼下上第一层楼梯的时候,就听得出来他们三个人了。”

    我惊愕:“真的假的?”

    “我们的听力是训练出来的。”

    “这也能练?怎么练?”王达也问。

    “这是军事机密。”

    “靠,跟你聊天真没劲,什么都是机密。”

    我让徐男先报警再说,徐男报警了。

    徐男问我究竟怎么回事,我说:“你去问姚图图吧,我可能知道的有三分之二,姚图图估计全知道。”

    我拉着王达到一边说:“两下警察来了,你让铁虎他们帮下,说一说,说有人进来砍杀犯人,他们来帮忙的。”

    “这必须的啊。可我想知道,我有没有奖励?”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样子吧,这事情结束了啊,你帮我买两条烟送给铁虎,请他们一起吃个饭,帮我感谢感谢。”

    “他们可未必会愿意出来,但是烟,应该是会收的。什么烟?”

    “当然是中华,不然是软白啊?五十块钱一条?”

    “好,中华,两条,一千五,给钱。”

    “那么贵?”

    “妈的你让我帮忙,我不抽你一点我还怎么安心,他还有中华呢。”

    我说:“我靠你不是我兄弟,就这么点忙你还跟我要钱。”

    “钱才实际,其他的都是虚的。”

    “行,给就给,你先垫着,买两条烟送铁虎,然后下次我带卡出来还钱你。”

    “记着别耍赖啊!”

    “好了好了。”

    我走近关着姚图图的病房里,她还在抽泣,恐惧着。

    徐男问她:“怎么了图图?”

    “徐徐徐男,我我我不想这样,我妈妈知道了,会打死我。怎么办徐男。”哭的稀里哗啦的。

    我说:“姚图图,你也见了那么多的女囚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是坦白些,不然啊,我们监区很可能多了一个叫姚图图的女囚。”

    徐男踢了我一脚:“好歹大家都是同事一场,你这什么态度,审犯人吗!”

    “是,我是审犯人!你问姚图图她是不是犯人?”

    “图图,到底怎么回事?”徐男又问。

    “我,我是被他们逼着的,他们说,他们说如果我不愿意,就,就。”姚图图吞吞吐吐。

    我问:“他们是什么人?”

    姚图图估计是想到了刚才被金链子威逼,低下了头不敢说:“我,不敢说。”

    “呵呵,你不说,罪加一等。他们是骆春芳的人是吧,骆春芳贩毒是吧,你和章冉帮她带毒是吧,你拿了她的钱是吧!还有你和章冉骆春芳联合起来杀薛明媚,是不是!是,还是不是!”我大声问着她。

    姚图图哇的被吓的大声哭出来。

    徐男推倒我:“你滚远点!我来问!你那么凶干什么!”

    我说:“徐男,不是我凶,你问问她都做了什么,她贩毒,她杀人啊。”

    徐男手也有点颤抖,她估计想不到姚图图和杀人贩毒这种事有关系:“图图,真的吗?”

    姚图图哭着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贩毒,他们做的,我没有,我没有做。你冤枉我。”

    我说:“你这话说得好,你是冤枉的,你知道全监狱的女犯都说自己被冤枉,你可以不说,在证据面前,你越是抵抗,你越是被罚得重。”

    姚图图急忙说:“我没有,我没有杀人。章冉跟我拿钥匙,我知道她去找骆春芳,可是我不知道她们要杀薛明媚。”

    “哦,这么说来,她们明确就是为了杀薛明媚,你不知道你还拿钥匙?你知道的对不对!还有骆春芳一直用手机和外面联系,一直贩毒,你收了她的钱是不是!”我逼问。

    “我收,我收了钱,可是我不知道她们贩毒,后来我才知道,她们要做什么事,都不和我说,只是让我帮忙,可是我没有帮她们贩毒。”

    “但是你还是知道她们在贩毒是不是?”

    “我后面才知道,我后面很害怕,可是我收了钱,我不敢说,可我没有帮她们贩毒。”

    我又说道:“是,你没有直接贩毒,但是你是帮凶,你还是老老实实把事情都弄出来吧,罪加一等抗拒从严啊。行了我不用问你了,到时候警察,检察院,法院会有人找你的。”

    姚图图哇哇哭起来:“我求你了不抓我好吗?好吗我给你们钱。”

    徐男摇着头不可思议的说:“图图,你胆子怎么那么大。”

    我说:“姚图图,你犯了法,你做错了事,就要承担,我和徐男我们敢拿你的钱吗?开什么玩笑,这种钱我们敢要吗?要是贩毒达到一定数量,你不用坐牢,直接枪毙。”

    姚图图哭的稀里哗啦的。

    然后就跟徐男全都招了她的罪行。

    她说她确实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想买一款新款的lv包,三万多,她没那么多钱,章冉知道后就说送她,但是天上哪里掉陷阱,后来又送了一款其他牌子的包包,装逼吧,装吧。

    再后来,章冉就说其实钱是犯人骆春芳给的,骆春芳很想结识她,说她人不错,然后刚开始就帮忙送手机,传递手机等一些小物件,再后来,就是帮忙做联络人,我怀疑她所说的传递手机等物件里面可能就有毒品。之后,章冉经常和她拿钥匙,去和骆春芳单独见面,还有骆春芳出来和情人会面,姚图图都帮过忙,我就想不可能章冉一个人做得到,这姚图图进来的时间久,她有一些权利。

    骆春芳那么聪明狡猾的人,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猪一样的队友,一下就吓得什么话都套出来全招了。

    我想,许是姚图图贪图虚荣,容易诱上钩,就像薛明媚说的,人都有**,**就是弱点,有了弱点就容易被人利用。

    唉,人啊。

    警察来了,我都省事了,直接让他们问姚图图就是,结果一听是跟毒品和杀人有关,立马加派警员,连派出所所长都来了,来了两车子,那所长认出铁虎,和铁虎打了寒暄,所长是厉害,但年轻的特警队更厉害,看铁虎这样人就是前途无量那种人。

    把事情简单了解后,所长对我说:“小张同志,人我们就带走了,这案子涉及人员较多,也比较大,我们要经过审问,还需要和你们监狱合作配合,希望你能多多配合。”

    “一定一定,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伸手和我们一一握手,然后把哭得眼泪都没了的姚图图几个全带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