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9章

    “之前我不知道,后来我知道了。骆春芳的毒品货源,竟然是骆春芳联系卖家,而帮忙跑腿的是吕蕾的哥,亲哥帮忙。骆春芳一直有货源,可是她需要和卖货的人的联系,就通过章冉,让章冉带进来的手机和外面卖货的联系,可这时候还需要跑腿买货送货的,于是,她就商量吕蕾,吕蕾和她哥哥都是瘾君子,骆春芳答应给他们好处,吕蕾也就通过这部手机联系上了她哥哥,让她哥哥去买货,拿到小卖部给小卖部送货的小哥带进来给章冉,章冉给了骆春芳,骆春芳部分自己吸,大部分卖。骆春芳骗吕蕾说,那个叫张帆的男管教,已经和薛明媚勾上,以后不敢再做这种事,也就是说没有货吸了,吕蕾毒瘾很大,听到这些更是恨你和我。骆春芳又说,这事情查出来,连吕蕾的哥哥一起也被查,吕蕾家里两兄妹,母亲早年瘫痪在家,吕蕾进来了,哥哥不务正业,但至少还能在家照顾母亲,如果吕蕾哥哥被弄进监狱,这个家子就全完了。骆春芳又威逼吕蕾自杀,她对吕蕾说,‘那个叫张帆的男管教如果不整出去,那以后我们全完。现在是薛明媚和张帆知道我们做这事,但她们还没有证据而已,如果有证据我们全都死。吕蕾你不听我的话,我就把我们一起贩毒吸毒的事儿上报,大家一起死!’”

    我说:“吕蕾这样都被逼着上吊?”

    “没了毒品,她想到这个就万念俱灰,而且骆春芳狠毒,她十分害怕骆春芳把这些事捅出去,也相信如果让你和我这么对付她们,迟早有一天这些事被查,她的哥哥会被我们整死。犯毒瘾后,写了你名字,自杀了。”

    我沉默了。

    低着头,想着骆春芳的狠毒,险恶。

    最毒妇人心,这话形容女人是不恰当的,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坏人,但用来形容骆春芳,世上最难听恶毒的话都难以形容。

    我问:“好吧,正如她们所说,万一有证据她们就完了,我们现在也没证据,就算我去跟雷处长说,又有什么用呢?”

    薛明媚说:“你知道我怎么知道骆春芳让吕蕾哥哥进货,小卖部小哥和章冉带货,骆春芳卖货的事情吗?”

    “我不知道,你难道是听了她们对话?”

    “在禁闭室她们要栽赃你,我听到。可是她们卖粉的事情,是我通过她们拿的手机知道的。”

    “手机?”我疑惑。

    薛明媚伸手到自己胸口里。

    女犯们是没有胸罩那玩意的,生怕拿来做对自己和对别人伤害的事,所以女犯们的胸衣,就一块不结实的布料。

    她从胸中掏出一部黑色的手机。

    “手机,这个,这个难道是她们用的手机?”

    薛明媚眼里噙着泪,咬咬牙说:“就是这个手机,已经破解了监狱的屏蔽信号。就是为了抢它,才让章冉和骆春芳起了杀心。”

    “怎么一回事?”我拿着手机上下翻看。

    手机是国外产的,看起来就跟山寨机一样的,不是很大,也是触摸屏。

    薛明媚伸手擦掉自己眼角渗出的眼泪,我伸手拿过纸巾帮她擦掉了:“话说那个章冉也***是够狠的,她怎么也会心甘情愿的受骆春芳摆布。”

    “龟兔赛跑,乌龟要追上兔子最快的方式就是借力,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除去竞争对手,乌龟没有这个能量,但是乌龟知道狼是兔子的天敌,乌龟知道狼有除去兔子的能量。乌龟想要狼听它的话,那么就投其所好,可以想办法给它肉,让它帮忙除去兔子。没有一个人是没有**的,找出她的**就有了突破口,找出一个人的**,就是她的弱点,投其所好,拉拢后再一起拉上贼船,这时候就是要跑也跑不了了。就比如你张帆,如果我是监狱那些人,那些专门做坏事的人,把你一起拉进伙,你也拿了钱,拿了几百也是钱,几万也是钱,你上了这条贼船,就下不来了。你真的没有被她们拉上贼船?”薛明媚又再次问。

    “都说了没有,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我说。

    “不是我不信,是我担心,我害怕,你知道监狱里那么多人都是为一个钱字,家破人亡,如果让我选择,就是给我多少钱我也不要在这里耗费我的青春。”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误会你了,我真的没有。”

    “还会哄我了啊?”薛明媚轻轻说。

    “没办法,你这么担心疼我,我怎么不能待你好。”我说。

    “少来,不知道你还待多少女人好。”她开心的眯起来了眼睛,看来啊,多厉害多有本事的人,还真的都有弱点,女孩子共同的弱点都是喜欢听好听的甜蜜的话,哪怕是假的,她们都开心,至少在她们眼中看来,觉得你至少去做了,哪怕明知是假的,也要说服自己是真的。

    “刚才你说的龟兔赛跑的事情,我以前在学校看过一本书,清朝的官场的书,里面很多当官除掉自己竞争对手就用这招,找到能干掉竞争对手的人,拉拢靠近,最后一起联手干掉对手。这个骆春芳也真是个人物,如果不进来,在外面还能祸害多少人呢。这手机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是不是她们的秘密,都在里面?”

    “对。”

    “你怎么得到的?”我忙问。

    “在禁闭室里,我看到章冉来找了骆春芳,给骆春芳开了门后,我很害怕她们会对我不利。我想,如果吕蕾和骆春芳冲进来,我就是拿着刀子也不是她们的对手,我就想着如果被她们逼杀,我要怎么逃脱。想要从关禁闭的地方跑出监室走道外面是不可能的了,那我只有逃出禁闭室,在关禁闭的地方栏杆对外面喊叫,有管教听见,救我,只有这个办法。我就研究那个门,从你来找我的第一次开始,我就在禁闭室的铁门底下撕下一块小小的裤子上的布垫在门底下,关了禁闭室的门,你看着是锁上了,因为底下的那块小布垫着,实际上没锁好。不管是你来找我的第二次,还是我出来一起接受吕蕾因死调查,我回去后那个门表面上都是关上了,但实际没关好过。这样做的原因还有一个,我知道骆春芳从进了禁闭室开始,一直用着手机,我要想办法把她们的手机拿过来,只有这部手机,我才能扳倒她们,只有这部手机作为证据,才能把她们绳之以法。”

    从犯人说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的这个话,听起来有点别扭啊。

    “今天章冉来看骆春芳,章冉这次钻进了禁闭室,然后把骆春芳带出去。”

    “哇,这章冉胆子真够大的,明明是关着禁闭,还能把骆春芳带出去,这也太大胆了。”

    “你以为如果不是还有别的狱警管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帮着章冉,凭她一个人敢这么做吗?我不知道章冉带骆春芳去哪里,她出去的时候还在关我的禁闭室外面骂了我几句,急匆匆出去了。等她们走后,我就出了我的禁闭室,骆春芳出去的时候,她的禁闭室的铁门并没有关好,也许她们想着,哪会有人进这禁闭室去。我知道她一直用着那部手机,就赌上运气在禁闭室里面翻找,找了好久什么也没有,禁闭室光秃秃的,找了好多次都没找到,我后来猜想她放在透气孔上,伸手进去一摸,在透气孔的侧边夹层,果然摸到了手机。拿了手机后我很激动,回到自己禁闭室打开手机看了一下,里面,果然就是骆春芳和章冉的秘密,关于吕蕾哥哥质问骆春芳吕蕾为什么自杀的事情,吕蕾哥哥说不帮她拿货的事情,骆春芳又逼迫吕蕾哥哥如果不把吕蕾死了的事情闹大,就断了这条进货的路的事情,和章冉的一些事情,还有骆春芳刚刚很激动的跟章冉出去,就是要和她所谓的男朋友‘聚一聚’的事情,聊天记录全在手机里了,她走得那么激动,就在里边喊叫着‘我犯病了’,叫人来。可我叫了半个多小时,精疲力尽,没人听到。”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偷偷看出去,却是骆春芳和章冉回来了,我赶紧把布条扯开,把禁闭室的门锁上,把手机藏起来。她们回来后,骆春芳一找,找不到手机,就慌了,然后和章冉一说,她们想十有**就在我身上。骆春芳让章冉去找钥匙来,章冉没一会儿就拿了钥匙来开我禁闭室的门,当时门开后,我先冲了出去,对外面叫。我也有准备,就是藏着的一段铁链,和骆春芳厮打起来,骆春芳力气比我大,但是我拿着铁链她明显占下风,章冉刚开始也不想出事,想把我制服搜出手机就好,结果她被我甩了几下,恼羞成怒,从身上拿出一把折叠刀,让骆春芳制服我后按住我,就割我的喉咙。再后来,管教们就冲了进来,章冉看到管教后,慌了,松开了我傻站在了旁边,而骆春芳,以为手机藏在禁闭室,跑进关我的禁闭室里找。再后来,就昏了过去。”

    她回忆起来,满脸都是惊恐的神色。

    这惊心动魄如同电影上的一幕,竟然是真真实实发生在薛明媚身上,想来是那么的可怕。

    人本是温和善良,为何到了一些时候,残忍得连禽兽都不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