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1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1章

    看着里面的吕蕾呆的那个禁闭室门开着,里面黝黑黝黑的,看清楚后,是的,有个人挂在上面,应该是吕蕾了。

    “张帆来了!”有个同事给领导们报告。

    指导员马上过来,监区长也过来,都围着我,指导员问我:“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打了她!”

    “我没有。”我强作镇定。

    “没有吗!没有的话为什么禁闭室墙上写着你名字!”监区长大声吼道。

    “我不知道。”我摇头,手心出汗,脚在发颤,我还是要强装镇定。

    “不知道?我们调过录像,还有多人证实,你进过禁闭室,不止一次,是徐男带你来的!你是不是打了她!”指导员对我说。

    这***指导员,平时就那么欢乐,现在这个时刻,就跟审大逆不道的犯人似的怒问我。

    我还是要镇静:“我是来过禁闭室,但是我没有进过这个禁闭室,我是来找薛明媚的,我怕薛明媚想不开,给薛明媚做心理辅导。”

    监区长又说:“做心理辅导?你有没有请示过,请示过谁了?”

    我看看康雪,康雪也怕惹祸上自己身上,明知道我看着她,她什么也不表态,就这么看着我。

    我日你个康雪,帮忙说句话,说她给我这个特权不行吗!

    康雪只是看着我,冷冷的,什么表示也没有,我冷汗直冒。

    人性本就是自私,况且我和她只是被她利用的**关系,谈不上任何感情交往,就算有感情交往,在这种闹不好就惹祸上自己身上的关键时刻,又有多少忠义之人愿意跳出来?

    “你是张帆是吧?”那个带着严重金属质感的难听声音响起。

    是监狱长。

    我走到她面前说:“是,监狱长。”

    “康指导,你让她看看。看看里边。”

    禁闭室里,法医正在忙碌,一个高壮的人影挂了上边,吊死的吕蕾。背对着我,我不想看到她的脸,我怕以后都会做噩梦。

    是用锁链上吊的,这锁链是专门用来在禁闭室里锁着她们这些被关的不听话的囚犯所用,不知道是吕蕾偷偷藏了起来,还是有人弄来给她。

    墙上触目惊心两个字用血写的两个大字,丑的要死却让我看着心里面甚是难受的两个字,我的名字,张帆。

    我腿都软了。

    脑子里更是嗡嗡嗡的,我木然的走出了外面。

    金属感声音监狱长,眼镜蛇政z处主任,监区长,指导员轮番向我发问。

    我强迫自己镇静,还是按之前说的,我只是来给薛明媚做心理辅导,其他的我都不知道,没进过其他女囚的禁闭室,更不可能打她们。

    还好我今天没来禁闭室,如果刚好是碰到她自杀的这时间段,我现在多半被当成嫌疑犯逮捕。

    她们又轮番问徐男,徐男也按我们之前说的这么回应了。

    我很奇怪,奇怪平时监狱出了事,例如屈大姐死了,或者是d监区严重混乱重伤两人,我们b监区混乱的这种情况下,监狱里大多时候都是要把事情给压下去,大事化了。

    这一次,却搞得那么沸沸扬扬。

    很快我就明白了,省s法厅来人了。有人已经把这事捅出去捅到上面去了,我所说的上面,就是管监狱的监狱管理局上面的省s法厅。

    平时有事监狱都是狠了劲的往下压死,自己内部消化内部解决。

    这件事,整一个就是要栽赃陷害我,弄死我。

    我大汗淋漓,我早知道在监狱里迟早有一天我会出事,可想不到竟然是一个不起眼的女犯,而且有那么大的能量整我。

    不对,骆春芳不可能拥有那么大的能量,那么就是:有人站在她背后帮她!

    这么一想,我心里更是凉了半截。

    监狱里谁跟我有那么深仇大恨,一定要弄死我?

    一大群人熙熙攘攘的从外面进来了。

    是s法厅的人,一个看起来甚是严肃不苟言笑的中年男的,目光深邃凌厉,穿着警服,身后跟了一帮人。

    “雷处长好。”监狱长上去打了招呼。

    雷处长嗯了一声,然后问什么情况,监狱长带他看了一下,并向他介绍了简单情况,看完后,雷处长凌厉道:“监狱长,主任,这个监区的监区长,还有你说的那个张帆,徐男,开个会。”

    我看到这人,我腿都在软。

    在监狱长的带领下,一帮人到了会议室。

    一直到会议室,我双腿都是打颤的,我悄悄问脸色如猪肝的徐男:“很怕?”

    徐男不回话,就是默认了。

    我压着声音说:“记住,死也不要说那事。”

    “知道了。”

    监狱领导还有s法厅来的人,都坐下了,我和徐男两人站着。

    雷处长介绍了自己,就简单几句话:“我是s法厅,雷处长,我们s法厅接到电话,你们女子监狱出了事,死了人。”

    我在想,不可能是犯人打的电话啊,犯人手中没手机,那到底会有谁配合着打出去电话的。

    接着,就像双g一样的,把我们给分开,让我们在会议室,然后雷处长出去外面,叫我们一个一个的出去接受审问。

    当轮到徐男时,我只能远远看了她一眼,上帝保佑她不要过不了这关,说出我打了骆春芳的事。

    当徐男回来后,我看了看她,她脸色惨白,被吓的。

    我走出去后,雷处长他们看着我,看了一会儿后,问:“你就是张帆。”

    “是的首长。”

    “自杀的犯人禁闭室,那墙上为什么有你的名字?犯人上吊前写了你的名字,你和她有什么过节?”他直截的问。

    我说:“报告首长,我也不知道。”

    “你认识吕蕾吗?”他又问,声音极度的严厉。

    我说:“认识,那是在会场上。”

    我把监区里发生的小混乱说了,然后说是吕蕾当时想要杀另外一个女囚,我制止了她并且在防暴中队朱丽花同志的帮助下,制服了她。

    “除了朱丽花,还有谁知道?”他又问。

    “哦,吕蕾要杀的叫薛明媚的女囚,也是知道这件事。因为当时她要杀的是叫薛明媚女囚,我当时就是制止的吕蕾。”

    “薛明媚?朱丽花?还有吗?”

    “当时有点乱,我不知道还有谁看到了。”

    “会场都有谁?”他记录着。

    “监区长,指导员,我们b监区的狱警管教,还有防暴中队的。”我说。

    他对身边的人说:“让她们把这个薛明媚,朱丽花,都找来。”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心出汗手发抖。

    “别怕,人不是你杀的。”雷处长竟然安慰我。

    “谢谢首长,可是。”我还是不再往下说了。

    他让身边的人都进去,吩咐身边的人把里面的刚才我提到的会场混乱那件事的监区长指导员马队长徐男等人都分开问,问完再来向他反馈。

    我不得不佩服他做事的水平和效率。

    雷处长和我面对面站着,他掏出一包烟,我看清楚,是六块钱的红河,他点了后,问我说:“你是心理辅导师是吧。”

    “是的首长。”

    “这个监狱只有一个心理辅导师,辛苦你了。”

    “为,为人民服务。”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声音小了下去。

    为人民服务?

    “有人说你治好了一些女犯人的心病,有没有这回事?”他盯着我。

    我只好女犯人的心病,他怎么也知道的?

    我说:“报告首长,这是我工作指责,分内之事。”

    “雷处长,人都带来了。”他的手下对他报告。

    我看见,朱丽花,d监区的小凌。

    还有,被管教押着的骆春芳,薛明媚。

    骆春芳先被带过来的,雷处长让我回到会议室,骆春芳恶狠狠看了我一眼。

    我冷静,冷静自己,回到了会议室。

    想抽烟,可不敢抽。

    大家都被分开了,监狱长政z处主任,无一例外。

    一会儿后,雷处长手下的人分别问完了监狱长徐男等人,都出去了,留了两人看着我们,必须分开,不能交头接耳。

    时间过的很慢,一直过了半个钟头后,雷处长派人进来让我们可以散了,犯人押回去,其他各自回到工作岗位。

    散了?就这样?鸟事没了?

    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结束啊。

    我们出去后,雷处长他们已经走了。

    没人说话,监狱长,政z处主任,监区长,康雪,徐男等人,各自默默的下楼。

    我问指导员:“指导员我可以回去了吗?”

    一时后,她看了看监狱长等人,然后说:“哦。”

    我回到了心理辅导办公室,已经是下班时间,天也黑了,肚子饿了,但不想去食堂,就吃了一点外面买的一点饼干。

    心里烦着,生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被开除?开除还算是好的,怕就怕他们的调查结果是我打了女犯人,结果女犯人心里不平衡一死了之,那我的麻烦就大了。

    如果调查的结果是因为我的殴打羞辱女犯人导致女犯人上吊自杀,那么我要面对的不仅是民事赔偿责任,而且还有可能犯了故意伤害罪。

    至于故意伤害,很难说清楚这个,像吕蕾这种打手囚犯,身上难保没有一些伤,万一到时候全归到我头上,说是我打的,那这个故意伤害罪我必须要扛了。

    死者的家人一定不会那么轻易放了我,死者可以在墙上写了我的名字,让我如何能那么轻松脱身。

    所以就说到这个民事赔偿责任,就算是死者身上没有伤,我没有犯故意伤害罪,而如果调查结果是因为我羞辱了吕蕾,吕蕾自杀,那么,我是必须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因为我羞辱了死者导致死者想不开而自杀,我有侵权的民事赔偿责任,最低起码要承担侮辱罪的刑事责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