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37章

    下班后,我就出去了。

    拿了手机,开机,再也没有了洋洋给我打的电话提示信息,只有王达的。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啊。

    有些东西,你拥有的时候,觉得没什么,但是失去了,心里像是缺了一块。

    我走向公交站台,很巧的是,刚好来了一部公交车,好不容易挤上去了,周末就是周末,人特别多。

    在郊外的厂区的,周五下班了都往城里拥,平日上班的在城里住的就不用说,而平日在郊外的学校啊工厂的,周五都会往城里挤。

    我手机响了,我好不容易抽出了手机:“喂。”

    “你出来了吗?”是贺兰婷。

    “出来了,在公交车上。”

    “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好。”

    转了两趟车,到了她家小区楼下,还是要买点什么吧。

    除了一点水果,也不知道买什么好,干脆再买点菜,她不吃的话,我自己煮给自己吃。

    贺兰婷的车开了进停车场,我下了停车场找到了她。

    她长发大波浪,黝黑发亮,性感漂亮,她潇洒的按了一下锁车键,然后走过来:“走啊上去。”

    “哦。”我随着她身后上去。

    在电梯里,我站在她身后,闻着她身上的香味,她回头看我手中拿着的东西:“不用那么客气。”

    “哦,应该的。对了,我想问你的是,我要是在这里住,晚上哦,会不会让你男朋友误会什么的?”

    “走吧。”她出了电梯,没有回应我的话。

    进了她家后,她第一句话就是:“给小狗洗个澡。”

    “你叫我来不是有什么话要说,而是要我来干卫生是吧?”我气岔道。

    “不愿意就算呗。”她说。

    “看在你让我借宿的份上,看在你平日对我那么好的份上,好吧。”

    把小狗洗澡了,然后我把家里打扫一下,开始做菜。

    找了一下,却找不到开煤气的位置。

    我大声喊:“那开煤气的在哪里啊?”

    没声音。

    我就去敲敲她房间门:“开煤气的在哪?”

    那门没关好的,就被推开了,她正在换衣服,那惊人的“美景”让人目不转睛。

    她急忙套上衣服:“给我滚出去!”

    我急忙滚了出来,想着她的好身材,妈的看一眼,我就联想到曾经那一次,我马上就有反应了。

    一会儿后,她换好了衣服,出来开了厨房一个靠地上的壁橱:“这里!”

    她很生气的样子,我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干嘛那么生气呢?你要是心里不平衡,我脱我自己的给你看好啦!”

    “你还说是吧?”她威胁我道。

    我闭了嘴,做菜。

    做好饭菜,我把三菜一汤上桌,叫她出来吃饭,她手上拿着一叠合同单。

    我看清楚了几个大字:清江啤酒公司。

    是啤酒公司的合同。

    我问道:“你真厉害,能做监狱长,还能做啤酒厂厂长。”

    “谁是厂长啊?别多管闲事!”

    “哦。那我能问一个关我的闲事吗?”我问她。

    “说!”

    “我住你这里,会不会让你男朋友打断我狗腿?”

    “放心,他已经和我分手了,没人打断你的腿。”

    “分手了啊,真可惜。”

    “有什么可惜的!”她瞪着我。

    “不可惜不可惜。”我吃饭。

    “有没有酒啊?”我假装问。

    其实有酒,在冰箱旁的壁橱上,一瓶一瓶的放得很好,像摆设一样。

    “那里,自己去拿。”她指了指,“这煮的什么菜?”

    她一边嫌弃一样的一边说。

    我拿了一瓶白葡萄酒过来,说:“芥菜,是不是很难吃。”

    “哦,味道还行。”

    我倒了一碗葡萄酒,我问她要不要,她没回话,我拿了个碗也给她倒了一碗。

    她说:“谁让你用这个装酒的!你还挺识货,知道这瓶是最贵的!”

    我拿起碗:“找不到杯子嘛。”

    她指了指装酒的壁橱旁边,倒挂着一个一个高脚杯,这装修的还真有品位,高脚杯可以放在壁橱里倒挂起来的。

    我拿起酒瓶子问:“这瓶酒多少钱啊?”

    “八千八。”

    我大吃一惊:“八千八!”

    我已经喝了半碗了,那我喝了一千了!

    我开玩笑说:“那么贵,被我糟蹋了,我抠喉咙吐回去好了。”

    “少恶心!对了,这周有什么情况,汇报汇报。”

    我说:“没什么情况,本来想着选拔女演员捞点油水的事情,但这周停滞了,听说剧组那边忙着电视台迎新年晚会,暂时没空来我们监狱。”

    “你们监区的所有人是不是都有分钱?分犯人的钱?”贺兰婷拿起碗,喝了一口酒。

    “我不清楚,但是我那天上去,看到的监区的很多同事都有份。”

    “你和她们说你也要加入了吗?”

    “没有说,我怕引起怀疑,还是顺其自然吧,康雪觉得我要是拿了那些钱,就上了贼船了。我感觉康雪是胸有成足啊,咱不要到时候扳不倒她,反而我自己拿起石头砸自己脚啊!”我担心着说道。

    “她胸有成足?”

    “对啊!你看,她们明明怀疑你的身份,可是她们也没什么怕啊,照样敛财,照样剥削。还说就算你是某些组织派来,她也不怕。”

    “虚张声势。”

    我心里有点虚:“话说回来,你到底什么身份背景啊,我怎么觉得你不行啊。而且我觉得康雪那头,连监狱长都是她们的人,我有些害怕。”

    贺兰婷端起碗,又喝了一口酒,碗里空了,她喝酒真够爽快,我给她倒满,她说:“五年前,为了打击d内**贪污份子,省里秘密成立了一个纪检组,组织没有明确的名称,没有明确的人事,但有隐秘复杂的行事办法和系统,成员隐藏于各个部门,从各个部门的各个渠道收集和整理情报,由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将情报分析,然后交给上头纪委书记,作纪检监察部门查处贪污的资料。近年来,女子监狱不断的传出各类丑闻,经过初步秘密调查,组织发现女子监狱的很多领导侵蚀到了省市各级高官,组织只有秘密的掌握足以摧垮监狱里这些不法分子的资料,才能把这帮人绳之以法。”

    我问:“这么说来,你是这个组织的人?可是话说回来,你说的这个什么组织,好像并不是属于纪检组,既然不属于检查部门,那属于哪个部门?”

    “不属于任何一个部门,不是正规机构。”

    我心一寒:“那这么说的话,国家并不是你们的后台?谁来做你们后台?”

    “几个大人物的认可,而且有大人物的领导。”

    “你说说其中一个,也让我安心点,不然我没法安心的帮你啊。”

    “秘密,我和你说的这些,也全是秘密。”

    妈的,秘密。贺兰婷说的,这个不是正规组织的机构,是什么背景,什么人撑腰,都是秘密,万一这几个所说的背景影响力不大后台也不深,反而让指导员监狱长她们那一派给吞了,那到时候,就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老子也要陪着贺兰婷一起去死。

    我说:“你可别到时候害死了我啊!”

    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并不回答我的话。

    “唉,算了。”我喝了一大口酒。

    “你叹气什么意思?”她问。

    “既然我拿了你那么多钱,你救我爸爸了,我为你做这些事也是应该的,最主要是康雪她们真的是犯了法,就算你被她们扳倒,我也只能认了。”

    “别那么悲哀,张表弟。”她举起碗。

    我碰了碰碗,喝了一大口,说:“我是说事实,这斗争,大都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几个能独善其身的,大不了陪你一起挂,只不过我们不能同一个监室啊。”

    她听了这话,破口大骂:“你说的什么!那你的意思说我们是要坐牢去了?”

    “息怒息怒,我开玩笑的,喝多了喝多了,我自罚啊。”

    笃笃笃,有人敲门。

    我吓一跳:“你男朋友来捉奸?”

    “说了没男朋友!”她说道。

    她去看了一下,是小区保安,送来了快递。

    “哦,那你男朋友呢?”我问。

    “能不能别提起他!”她气道。

    “说说你能死啊!”我不依不饶。

    “别再提了!”她过来抬脚给我来了一脚。

    “好好好不提。”

    看着她拿着快递走回卧室,我试图着说:“唉,看在我刚才干活那么累的份上,你能不能收拾一下洗一下碗?”

    “为什么?”她站好,问我。

    “我做菜做饭给你吃了啊。”我说。

    “我没有让你做饭做菜给我吃啊。”她说。

    “哇你这人怎么那么无耻!你吃了我做的饭菜你还说这样的话!人不能那么无耻!”

    她直接关上了门。

    我只好闷闷的喝着酒,八千八是吧,我就再去拿来一瓶开了。

    不一样的酒。

    管它多少钱,喝了再说。

    手机来电,我拿出来看,王大炮。

    “什么事!”

    “你出牢了?”他问我。

    “是啊。要找我喝酒吗,我今晚没空,喝多了,明天吧。”

    “哦,那就明天傍晚,我有事找你谈谈。”

    “什么事?”

    “明天再说。”他挂了电话。

    我一边看电视一边自己喝酒,贺兰婷去洗浴室洗澡,从这个角度看,那砂雾玻璃上,她的轮廓甚是迷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