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0章

    知道薛明媚被关禁闭,我就想去看看她。就算是做做心理辅导也好,薛明媚悲观透顶,开导开导,别到时候自杀了什么的,我可少了一个乱搞的对象。

    而且薛明媚真的漂亮,想到她我有些心痒难耐。

    便找了徐男,又开始磨徐男。

    “男哥,让我去看看她嘛,我对那个女的,你知道的,有点意思的。”

    “不行!上次让你进去那个阁楼那里,差点就被马爽知道,以后我不能乱来,你不要烦我了!”徐男一口回绝。

    “男哥,没事的,你看,我们两就走进去,说去巡视,然后我就进去和她聊聊几句就走,怎么样?”我求着她。

    “真的不行,我求你不要求我,求你不要为难我了哥们,这样子会整死咱两的!队长说,谁也不许进去,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徐男反过来求我。

    “男哥真的没事的,我们就进去巡视然后我冲进去跟她聊几句然后马上就走,可以吗?”

    “不行。”

    不行?我就继续缠。

    缠了足足半个钟,徐男无奈的拿了钥匙。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哥们!”我开心的拍拍她的肩膀。

    “你早晚死在女人身上!”徐男骂我道。

    “去你大爷!你***能不能正经点,真不知道你找她干嘛?就算是漂亮,外面大把多的好女人!”她骂骂咧咧的。

    “好了好了,你知道吗男哥,我现在已经办了外宿手续,哪天我们出去外面喝酒,我请客!请你吃好的,吃香的喝辣的,爽死你啊!”我说。

    “你怎么办的?”她马上问。

    对于管教们来说,能办外宿手续,开心程度不亚于多发一份工资。

    “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那副监狱长罩着你。”徐楠猜测着说。

    “你就猜吧,我不告诉你。”

    “我能不能多嘴问一句啊,我真的是好奇啊,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啊?好多人都在说,说你背景很深啊!”徐男又问我这个问题。

    我想到贺兰婷和我说的那些,我就说道:“今晚你帮我再做一件小事,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徐男马上拒绝:“不干!我宁愿不知道。”

    我又央求她:“哎呀就是个小事了,真的,举手之劳,不会违规犯罪,更不怕被处罚。”

    “什么什么事?你先说!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小事?”

    我说:“你看在开会会场上,她们打架的时候,那个大个子不是要拿着那根什么东西捅我吗,然后那个中队的朱丽花出手相助,我对她很是感激,麻烦你今晚帮我找找她来我宿舍一下。”

    “我去你大爷,人家救了你你不上门去致谢,还叫人家上你那里!你想干什么?”徐男骂我道。

    “我才去你大爷!你不知道我不方便到处乱闯吗?难道让我一个大老爷们呢今晚到处过去女的宿舍里晃晃荡荡找她啊!”我反骂她。

    “是是,我忘了这点。行,这个小忙我可以帮,不过,你找她干啥?上你宿舍?然后你说谢谢?”徐男怀疑的看着我问。

    “你这什么眼神?好像老子要干什么坏事一样!放心吧,我不会肉偿她的,像我这么高尚纯洁的男人,最多。”

    她打断我的话:“滚去死吧!快点进去,快点出来,十分钟,我看着表,一秒都不许多!她在第三间。等下我敲锁的时候,你马上出来!”

    她把禁闭室外面的门打开了。

    “好好好。”我冲进去了。

    到了第三间,我开了禁闭室的门。

    薛明媚双手被锁着吊起来,我看着有些心疼:“这么狠心。”

    她本是痛苦的举着手垂着头,表情扭曲,看到我进来,她微微扬起脸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大美女,你把我吸引来了。”我说。

    她说:“贫嘴。你还是走吧。”

    “我好心来看你,你还赶我走啊。”我拿了水给她喝。

    她喝了几大口,说:“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样,很丑。”

    “不会啊,很漂亮,你看,身材那么好,不让我看真是可惜了啊。”我笑着说。

    “快走吧你,真不要你看我这样,难看。”

    我想到了柳智慧对我说的,用暗示法暗示让她想到以后的未来会更好,增强她的自信心和勇气。

    “哎,这样子吊着,要是要大小便怎么办?”我问她。

    “能怎么办,忍,忍不了只能,只能。”她支支吾吾。

    “唉,骆春芳那娘们呢,老子去抽她几巴掌替你出气。”我说。

    “你能进来多久?”薛明媚问我。

    “十五分钟,怎么了?”我笑嘻嘻的问。

    我抱住了她,让她放松,这样子半吊着折腾得她够呛。

    她软软的倒在我的怀中:“好舒服啊。”

    我说:“你说你那么漂亮,在外面要迷死多少男人啊。”

    我暗示她让她增强勇气自信。

    “外面?是啊,外面多好啊,可惜啊,我出去的时候已经人老珠黄了。人已老,事皆非。花间不饮泪沾衣。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作雪飞。今古事,英雄泪,老相催。长恨夕阳西去,晚潮回。”她轻轻念着,诗意十足。

    我说:“你会作诗,还会作词,厉害啊。”

    “这是宋代朱敦儒的词。”她轻轻叹道。

    我说:“不会老的,我跟你说啊,要是你长那个粗壮的排球队要杀我们大个子那样,或者长骆春芳那样,就算再年轻,也没男人看得上,你看你这样,就是过十年,二十年,也一样大把的男人追,那些小年轻小青年,到时候你四十了,四十多了,最喜欢你这样的风韵十足了。”

    “你呢,会喜欢吗?”她听着开心了,问我。

    我说:“你可别到时候出去了,有了帅哥追就不理我啊!”

    “你就逗我!”薛明媚乐道。

    “所以啊,你要好好改造啊,早点出去,早点为男人们造福啊。可我还不想你那么快出去,你要是出去了,我可能就失去你了。”

    “我要是出去了,先甩了你这个滥情的混蛋!”她愤愤的看着我说。

    “我怎么滥情了?”

    “你不滥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丁灵妹子是不是也和你有什么,我们监室的这样子了,更不知道别的监室的会不会有多漂亮的缠着你,还有,这么多的女警官。”她说。

    “哈哈你吃醋啊!”

    “少来!”她假装推开我的手。

    “你推开我,那我走了!”

    “走啊,不送。”她赌气一样说。

    “但愿这时间过的慢一点。”

    “慢个屁啊,我希望你早点出去,真的,好好过上好日子。”

    我这么一说,她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急忙说:“唉唉哎,别哭别哭,哭了就真的丑了。”

    “丑就丑。”她的眼泪停不住。

    “不丑不丑,你哭吧,哇,这梨花带雨的,漂亮极了。那个,那个宋代女词人很出名的叫啥来着,可以形容你的,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什么什么。然后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后面的不知道了。”我哄着她。

    “记不住就别乱扯,不懂也别乱形容。”

    我说:“我就想哄哄你嘛,别哭了。”

    她收住了眼泪,说:“我让家人那么失望,我出去了,还能怎么样好好过日子,有时候,真想死了算了,可是想到家人,又舍不得。”

    我气道:“你这个傻x,你怎么能那么想!我问你!如果我是你家人,我进去坐牢了,你对我失望吗?是不是要放弃我?或者觉得我丢了你面子,甚至想着干脆我死在监狱里算了?”

    她看着我。

    我继续说:“当然不会这么想,煞笔,如果你是我家人,我就想着你早点出来陪着家人,无论你在哪里,都是家人最幸福的牵挂。”

    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为了家人,你要振作,为了祸害外面的小鲜肉们,你更要努力表现,争取早日出去,然后甩了我吧。”

    她握紧我的手:“谢谢你。”

    这么好的女孩,却被关在这个地方,耗费光阴,可惜啊。

    做好人很难很难,要想过好一辈子,要努力一生,做坏人,要毁了自己,短短的几秒钟就已经够多了。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她轻轻念着。

    我说:“哦我记得起来了,是李清照。”

    她推开我说:“你先回去吧。”

    “怎么了?还不到十五分钟啊。”我奇怪她怎么了。

    “你能不能,改天还来?我想一个人静静,想点事。”

    我心里咯噔一下,糟了,她是不是被我开导过度,想到家人,然后心里沉重,想自杀啊!

    妈的,心理辅导师都是救人的,尼玛我这是要害死人啊。

    我紧张道:“你该不会,该不会想不开了?”

    “没有,我想静静。”

    我看着这个幽闭的禁闭室,说:“你在这里呆还不够你静静的?你还想怎么静?”

    “你是不是怕我自杀啊?”她问我。

    我默认。

    “没事的,刚才你的话,让我重新有了对外面生活的向往,我要出去,早点出去。”她神情坚决的说。

    吓死老子了。

    “真的吗?”

    “嗯。我会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去。”她说。

    我握着她的手:“会的,到时候别甩我!”

    她抱着我,手伸进我口袋里来:“我刚才就怀疑是不是,原来真的是!还说你不滥情,你说你准备这些是要干什么!”

    她质问我。

    “我,我,我怕你会怀了。”我解释着。

    “我只是其中一个吧。”女人的直觉真的是厉害,“算了,我又能有什么资格要求你什么呢。”

    “不是的,薛明媚,我是有苦衷的。”

    我用最快的速度添油加醋的说康雪指导员威逼我和她发生的事,然后一再表明我自己是无辜的,是怕自己染上什么不想给自己添了烦恼。

    说完后我问她:“你相信吗?唉,我没想到那么黑暗啊。”

    她笑了笑说:“这里想要男人的,又何止是她一个。你是个好人,你不应该来这里。听我的,你还是离开这里吧,你接触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为什么要离开?”

    “你会被人害的。”她担心的看着我。

    “好了好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了。”

    外面响起了敲锁头的声音,我有点不舍得离去,抱着她的头轻轻吻了她一下:“我该走了。改天我再来。”

    “嗯。”

    我要离去时,她疯劲又来了:“大爷下次来玩啊!”

    “我去你大爷了。”我把门锁上了。

    徐男和我并排走出来:“十五分钟是不是有点短?”

    “是有点短。”我做了个动作说。

    “我去你大爷的我和你讲正经的你扯到什么地方去了!下次别想让你帮你忙。”徐男踢了我一脚。

    我也威胁她:“好啊,那我以后也不帮你忙。”

    “不帮就不帮!”

    嘴上开骂,但该做的,她还是会去做,晚上,徐男帮我找来了朱丽花。

    徐男敲开我的宿舍门,指着朱丽花说:“张贱人,人给你带来了,我有事先走了。”

    我把上次买的参茶还没来得及给她的塞给了她:“谢啦,给你下火的,不要火气那么大啊!”

    她拿过去后,一边骂一边走了:“老娘不要下火,你就得瑟吧,死吧早点死。”

    “花姐大驾光临,令在下陋室蓬荜生辉,热烈欢迎。”我把朱丽花请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