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9章

    下午,开会。

    监狱犯人的会议。

    我们这些管教,出去搭台子,搬凳子,搬桌子,在b监区的放风场上布置好会场。

    在布置的时候,我看到谢丹阳,怎么狱政科的人也来?那不是上面的领导也来,不知道贺兰婷有没有来。

    还有紧急处理中队的朱丽花,和她们中队的人威风凛凛的笔直的排成一行跨立在场边。

    远远的,我对朱丽花打招呼:“花姐!朱丽花,好久不见!”

    她一回头看是我,面色露出不悦之色,但是她没说什么。

    我明白了,她们中队的人前面那个看上去很凶的女的应该是她们的领导,也是一脸凶相,和马玲,和眼镜蛇监狱长这帮人有的一拼。

    那个女的狠狠剐了我一眼:“你!叫什么叫!”

    我急忙做个抱歉不好意思的手势,小跑去继续搬凳子。

    布置好了会场,负责安保的狱警,紧急处理的中队,管教,一大排一大排的各自站好各自的位置。

    因为d监区刚刚发生过暴乱,所以,不能不防备。

    台上的领导徐徐的陆续出席,高层管理的有政治处的,有狱政科的,我们监区的分监区长,指导员康雪,上座。

    康雪是最边边的位置。

    而马队长啊这些人就负责在下面安保了。

    一会儿后,把犯人们带出来了会场,虽然分六批,可每批还是有不少人。

    第一批带了两百多人。

    大批的女预警女管教押送犯人上来,然后让她们排队好,席地而坐。

    然后就是开会。

    开会的时候,我们监区长先讲话,有请政治处的领导先讲话,大家鼓掌。

    就像我们在读书的时候,那些什么教务处主任啊什么的先有请校长讲话,这个领导嘛,都是要请出来才行,然后下面的学生们啪啪啪鼓掌,为什么要鼓掌,不知道。

    反正就是要热烈欢迎。

    领导说,下面我简单讲两句。

    大家看着她。

    然后唾沫横飞的讲了一堆废话,接着说要注意监区的安全,最后,说完后,我们又一起鼓掌。

    接着到我们分监区长讲话。

    分监区长先对没来的监狱长等领导一阵子拍马屁,然后对刚才领导发言总结了一下,其实还是拍马屁。

    什么贯彻领导方针,落实领导政策到位,什么什么的。

    接着领导讲完话后,就先离场了,然后监区的指导员等人送走了来走个过场的鉴于高层,政治处,狱政科等部门的人。

    我们分监区长接着说重点,就是监狱关于有个省电视剧组进驻我们监狱拍摄鉴于题材的一部电视剧,选拔群众演员的事情。

    下面的女囚们一听,全都高兴的欢呼了起来。

    大家开开心心的交头接耳,对犯人们来说,上面一旦有个小小的对她们好点的事情,她们都能像过年一样的高兴。

    监区长说:“因为d监区那边有些情况,所以d监区那边的名额摊分到了abc监区上,我们监区,有十三个名额。”

    犯人们窃窃私语:“d监区暴乱,被取消了名额,很多人死了。”

    “听谁说的,我怎么只听有人受伤,谁说死人了?”

    “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就算真的死人,哪会报出来,以前我们监区死人,有的根本就不报,怕监狱里都乱了。”

    “别管这些了,我们还是看看这个名额怎么分配的。”

    “能怎么分配,还不是要钱。”

    监区长在上面说道:“安静!安静!”

    下面的犯人们安静下来了。

    监区长继续说道:“名额是有限的,监狱长,政治处的领导已经下了命令,要我们监区进行公正公平的选拔,平时表现好的,有戏,表现差的,自己反省了!”

    下面又开始窃窃私语:“反省个鬼,还不是想要钱。”

    “是啊,哪次这种事不都要搜刮钱。那些有钱的就好了,我们没钱的,能怎么样呢。”

    监区长看着下面闹哄哄的一片怒道:“安静安静!是不是想要和d监区一样,连名额也不要了!”

    人群中传来一个故意扯着嗓子喊的尖细声音:“名额要不要都轮不到我们这些穷人!”

    “谁!谁讲的!”监区长发火了。

    下面的安静了。

    “站出来!是谁?”监区长怒问。

    犯人很团结,大家你看我看你,但没人站出来。

    “敢说这话,怎么不敢站出来!”监区长问。

    下面的女犯们都看着监区长,这个时候的她们,是非常的团结。

    我听刚才那个声音,挺像薛明媚监室的那个骆春芳的声音,但我不敢确定。

    我看着人群中,寻找骆春芳薛明媚,没看到,都清一色的衣服清一色的头发,人多难以看出,或许根本不在里面,也许这一批没轮到她们。

    监区长沉默了一会儿,和两百多个女犯们对着眼。

    一会儿后,说:“开会,就要有开会的样子,你们很多人表现得都很好,但也有些不好好表现的,自暴自弃的顽固分子。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改造,如果想要和监狱方作对,我很欢迎!”

    监区长威胁着她们。

    “这次选拔,由我们监区的,张帆,张管教负责,张帆上来发言。”监区长看着我。

    大家伙一下子都看着我。

    靠,刚才没说让我上去发言啊!这下子倒好,我连讲话稿都没准备,让我上去说什么?

    “张帆,上来!”指导员送走领导后,回来了,在台上看着我对着麦克风说。

    徐男推了推我,我走了上去。

    女犯们都看着我,b监区的女犯早已对我熟悉,不再像以前一样的感到好奇看到就发疯。

    我走到了台上,然后坐在了指导员示意给我坐的边上。

    我问指导员,“要我讲什么。”

    “随便说两句。”

    “随便,随便?”我呢喃道。

    指导员把麦克风推过来,我咳了一下,然后说:“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各位监狱的同志们,大家好,我是张帆,请多多指教。”

    下面稀稀疏疏的发出掌声。

    然后我继续说:“关于选拔的事情,刚才监区长也说了,我就不多重复了,首先呢,要在平时表现好的同志们选出来,大家可以推荐也可以自荐,我呢会按照公正,公平的原则选择。”

    我说着说着,妈的越觉得可怕,我这次选人,就算是有钱拿,但是一定得罪不少人,不要她们钱是不可能了,但是要了她们其中一些人的钱,她们不高兴,那些平时表现好的没钱而不能入选的,更不高兴。

    总之,无论我怎么做,我都会得罪很多女犯人。

    废话说完后,下面稀稀拉拉的出来了掌声,然后指导员接过我的话,也是说了几句废话,然后让管教们带走,带下一批。

    当这两百多个女犯们都站起来后,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从犯人队伍里面传吹来:“草泥马薛明媚,你踩我脚了!”

    “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是薛明媚的声音。

    “你故意的是吧,艹你还踩我!”接着听到一个巴掌声。

    是骆春芳的声音,好像打了薛明媚。

    一下子,这两百多个人马上乱了起来。

    “打死她!”唯恐天下不乱的女犯们闹腾了起来。

    然后里面的犯人分成了两帮互相厮打了起来。

    是骆春芳的一帮和薛明媚的一帮混战了。

    她们平时就有仇恨,没想到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只是因为薛明媚不小心踩了一下骆春芳的脚,这样都成了导火索。

    在监狱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地方,的确是,再小的事件都会成为导火索。

    我们最害怕的事情,尽管我们很小心,但还是这样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上百个女犯们乱战,混战在了一起。

    那种场面,比看m剧越狱还要乱还要火爆。

    电影上古惑仔打架,看起来只是乱,而这个,是看起来火爆野蛮暴力十足。

    扯头发的,扇巴掌的,撕咬的,抓脸的。

    管教狱警们马上拿着警棍上去暴打制止。

    监区长和指导员忙对着麦克风喊:“住手!不想关禁闭的都给我住手!”

    我跳下了台,看着骆春芳和薛明媚,拿着警棍冲了过去。

    骆春芳比薛明媚强壮,一下子就把薛明媚掀翻在地上,骑在了薛明媚的身上,然后狂打狂扇薛明媚耳光,我疾跑过去,抡起警棍就对着骆春芳狂打。

    骆春芳被打翻在地,嗷嗷直叫。

    我可不客气,抡起棍子不停的抽。

    警棍打在头上脸上身上,这个滋味,可真不是好受的,骆春芳被打得蜷缩成了一团,刚开始还嗷嗷叫,后面就声音弱了下去。

    我停了手,她已经半死不活,再打下去估计要把她打死。

    我气喘吁吁的回头过来,看见薛明媚坐了起来,明媚的看着我笑。

    “笑什么!给我蹲下来!双手抱头!不然连你也打!”我用警棍指着她的脸假装骂她。

    “是,警官。”她双手抱头蹲下来。

    突然一个强装的人影压在她身上,那个女人从裤子里掏出一把黑色的细长的什么东西,是螺丝钉,削尖了的螺丝钉,就要往她身上捅。

    我喊道:“你后面!”

    薛明媚回头过去,本能的抓住了那个拿着凶器的女人的手。

    薛明媚倒在地上,那个凶悍的女人骑着她,地上身后躺着的骆春芳挣扎着喊道:“大个!弄死她。”

    这个是骆春芳的人,眼看那把螺丝钉要插进薛明媚身上,我急中生智将手上的警棍扔过去,啪的一声砸在了那个凶悍的女人脸上。

    她啊的一声一下子翻倒了在地上,薛明媚急忙逃过来。

    那个女人跟着冲了过来,我急忙冲上去抓住她拿着凶器的手,她个子有一米八以上,很粗壮,一下子就把我甩翻在地上,我急忙又站起来从后面抓住她的头发往回扯,薛明媚看我有难,也忙转身过来帮我,我喊道:“你跑啊你回来干什么!跑!跑啊!”

    薛明媚抓住了大个子女人拿着凶器的手,那个女人一用劲一甩,我和薛明媚全都被甩飞。

    她气急败坏,头发被我拽掉了一把,拿起凶器就冲过来往我身上扎,一个身材挺直的女管教轻盈疾走到我面前挡住她,抓住大个子拿着凶器的手一个潇洒的反身过肩摔,把大个子轻松摔在地上,然后压在她身上,双手把大个子的手臂一弯,大个子女犯嗷的大叫一声,松开了手,凶器掉在了地上。

    我过去狠狠地踢了她两下:“妈的想弄死我!”

    把大个子女人制服的,是朱丽花。

    “花姐。是你啊,谢谢啊。你真的是武警出来吧,身手了得啊。”

    她说道:“嘴巴油滑,本事没有,有空多学点东西。”

    她掏出手铐,熟练的铐住了大个子女人的双手。

    她们紧急处理中队的,有着简单的防暴队一样的装备。

    我扶着薛明媚让她蹲下来:“你没事吧。”

    她却打了我一下骂我说:“你有病吧!”

    “我怎么有病了我?”

    “你不要命了!”她骂道。

    “我靠我救你你还骂我打我?”我气道。

    “干嘛要你救,我死了就死了!反正活着也没用!”

    我扇了她一巴掌:“***那你就去死好了!”

    薛明媚回过脸来,脸上巴掌印很红,我这一巴掌打得我的手都疼了。

    她伸手来摸了摸我的脸,关心的说:“以后不要这样了,啊。”

    “神经病!”我骂道。

    看看四周,这时候,暴乱很快的被镇下来,还好早就有所准备,我们人多,不然的话,可有得麻烦了。

    监区长和指导员康雪马玲马队长等人围过来。

    马队长叫管教们把骆春芳和薛明媚捉起来:“又是你们两!带头闹事,看来不关你们一阵子是不老实了!”

    指导员狠狠说道:“带她们去,我好好问问,闹事,我让你们闹!”

    “这把尖尖的东西是谁的?”指导员问。

    我说:“是那个高个子女人的。”

    “把她也带去,不老实!”马玲上去拿起警棍啪啪的甩在那个高个子女人的身上。

    高个子女犯嗷嗷的杀猪一样的喊叫。

    这个会议,差点引起严重暴乱的会议,就这样结束了。

    骆春芳和薛明媚还有那个拿着武器的高个子女人还有参与打架的都被带走了,经过审问,得知,本来是一个无意的事件,开会后散会的时候薛明媚不小心踩了骆春芳的脚,骆春芳觉得薛明媚是故意的,直接就开打。

    还好我们之前突击检查了宿舍,搜查出了一些凶器,但这个大个子女人还是偷偷的藏好了一把削尖了的长螺丝钉,大个子女人以前是排球队的,因为和队友抢主力位置闹不和把队友从楼上推下去,犯故意伤害罪进了监狱,她是骆春芳的人,骆春芳因为和薛明媚不和,本已经调离了之前的监室,但两人在监区里,渐渐的发展成了两个帮派,一个是以骆春芳为首的专门欺压弱小从弱小者身上得到好处的帮派,一个就是以薛明媚为带头的专门帮助弱小反抗的帮派。

    这两个派别互有摩擦,打架是经常的了。

    只是监区里可不管你们谁对谁错,只要开打,两边都有责任,马上全部拉去关了禁闭。

    薛明媚,骆春芳,大个子女人,还有不少的参与斗殴的骨干全关了禁闭。

    这件事影响并不是很大,毕竟没有什么受到严重伤的人。

    报上了高层后,也是冷处理掉了,但是对于拿着凶器的大个子女犯人,则是受到了重罚。

    只不过,经过这次斗殴后,监区长特地嘱咐我,骆春芳,薛明媚这些在会场上参与打架的人,一个都不许选拔成群众演员。

    我觉得这样子也好,都给她们一个教训。

    以前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管教们打女犯,我还心疼,觉得暴力,觉得于心不忍,而现在,我只能说,对于不听话的恶劣份子,只能说武力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武力制止是不行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