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6章

    “我跟你将这些,是不是对你来说,有些过分。”他问我。

    “不过分,洋洋是你的女儿,就像我家有两个姐姐一样,我也希望她们嫁的好一点。叔叔你在我们家危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你想要我怎么做,你就直接吩咐吧。”我把话说开了,看在我父亲生病他送来十万块钱的恩德上,我想,这个事无论如何,欠了的恩还是要还的。

    王达要我拿这个事情来要挟拿他父亲十万二十万,我下不了手,对不起良心,而且,这是出卖了自己的爱情,以后如果回想起来,会想到我曾经被洋洋父母所逼而出卖了自己的爱情,我和李洋洋的这份感情,值多少钱多少钱。

    叔叔笑眯眯的说:“小伙子很懂事啊,你自己说说看,你有什么想法,没事,你说。”

    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一切罪责归揽到自己身上说:“我也有想过,她跟了别人,会更好的,而且你们也能介绍更好的男孩子给她,我只是个平凡的没本事的男人,不能给她很好的物质生活。我们既不门当户对,可能连生活精神方面都无法满足了洋洋。叔叔,麻烦你劝劝她吧。”

    他可能没想到那么容易搞定我,无语了一小会儿,但我明白的看出,他的脸上露出喜色。

    “谢谢你为我们家洋洋着想啊小伙子,洋洋呢我们以后会好好劝劝她,毕竟我们嘛也只想让她过个好点的安稳点的日子嘛。”他说完,盯着我看,似乎要我表示说些什么。

    妈的你们劝她还少啊,真是虚伪啊。

    我无奈的说道:“我以后换手机号码,不再找她。”

    我低着头,心里涌起一阵酸苦,被拆散爱情是一回事,而被人看不起又是一方面。

    算了,想开点吧,我本来就是个农村的穷孩子,配不起金枝玉叶。

    “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那我就不多说了,我今天也就是为了这个事而来,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不用送,记得我们的约定啊。”他站了起来。

    我也站了起来:“叔叔慢走。”

    我也没打算送他。

    他看到我这副失魂落魄伤心的样子,也许懂了恻隐之心,安慰我说:“小伙子,别难过,是我们家对洋洋的要求太急了,你以后会有作为的,会有更好的女孩陪你过日子。叔叔感到很抱歉,桌上礼物你一定要收下,礼物虽然弥补不了什么,但也是一点心意。抱歉!”

    这样的身份,能对我一个普通的小民道歉,对他来说,已经是很难很难了。

    “叔叔再见。”

    他走了,我无奈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来。

    我的第一份感情,是被戴绿帽,以一种撕心裂肺的悲剧收场,而我承认的这第二份感情,竟然以这种所谓门当户对的悲剧结局收尾,这***发生在电视上的东西,真真切切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抽了三根烟,一想起来心里就涌起酸苦。

    家里穷就活该被人看不起吗?

    而李洋洋,她愿意和我分手吗?平时里虽然觉得没什么,可这真的说要和她分手,我心里还是感到了好难过,这么个听话可爱的温柔小姑娘,以后要成为别人的女人了,到时候就要小鸟依人的依偎在那个叫开云哥的男人的怀抱里,靠,我一想到我就难受。

    不去想了。

    我把礼盒拆出来看,外表是各种饼干的礼盒,纸盒里面却不是装有饼干的盒子,而是一个小铁盒子。

    那么大的提着的纸袋,里面却装了这么小的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什么?

    我好奇的打开。

    有一张纸。

    是那种发票一样类型的,我仔细看看,上面写着:x国xx银行现金支票。

    支票!是支票,我还是头一次见。

    收款人:张帆。

    是我的名字。

    付款方名称没有写。

    数额是:贰拾万元整。

    二十万!

    靠,是二十万!

    是我和王达想太多了,还想去要挟洋洋父母要钱,这没去要挟,没想到他们主动给了钱。

    估计是做洋洋太多的工作做不通,干脆出此绝招,他们知道我缺钱。为了拆散我和李洋洋,他们可谓用心良苦啊,不仅发动群众,发动李洋洋的朋友亲戚,还要收买我让我消失,高手啊。

    他们这种做法虽然不好,但这个手段确实是非常的好,姜还是老的辣啊。

    我把东西放好。

    这支票,不知道真的是不是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去提现金出来。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一接,还是康指导员。

    去了她办公室。

    进了她办公室后,我觉得有些口渴,就问她我能不能倒杯水喝。

    康雪做了个随意的手势。

    我倒了一杯水,喝了一杯,又倒了一杯,连喝了三杯。

    和李洋洋父亲扯了那么多,扯得我都口干舌燥了。

    我的爱情没了,换来了二十万,是对我的一点弥补。

    这么想,是觉得没什么心疼的,至少有二十万。

    但如果这么想,李洋洋没了,换来了二十万。

    二十万,能换李洋洋吗?

    麻辣隔壁的,我不觉的感到对李洋洋父母痛恨起来,诚如王达所说,妈的他们可是要拆散你们的感情,把李洋洋从身边夺走,拿这点钱还是委屈我了。

    李洋洋没了,我的心的确不好受啊。

    指导员看我愣愣的傻在饮水机旁边,说道:“刚才那个找你的,是什么人?”

    “哦,是一个朋友亲戚,找我有点事。”看来李洋洋父亲没有把自己的身份透露给康指导员,只不过我不知道他是靠什么关系进来的。

    “亲戚?你家的亲戚很了不起啊,狱政科科长的朋友?”

    我明白了,李洋洋父亲和狱政科的科长是朋友,难怪那么容易安排李洋洋进来这里工作。

    只是小羊羔李洋洋实在不合适这险恶的人间地狱,就算不为了我调查屈大姐死因的事被整出去,也难保有一天她被人弄出去。李洋洋父亲虽然知道监狱里很危险,但估计连他都想不到的是,监狱是那么的危险。

    我自己身在其中,都不知道哪天被某个人某件事某危险吞噬了。

    “我不知道,他是我朋友的爸爸,我朋友出了点麻烦事,找我谈谈我朋友的事。”我继续撒谎说。

    “那你和狱政科科长也很熟?”指导员马上接着问。

    我没说话。

    “看不出来啊你,我发现你真是很有能耐啊。”不知道她是夸我还是损我。

    但看得出,自从她知道贺兰婷和我认识后,不论贺兰婷和我什么关系,指导员已经不像以前一样对我吆喝呼唤。

    “这样,找你呢,是要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呢,就是你那个外宿手续已经办好了,以后你可以下班后晚上回家。”

    “太好了!谢谢指导员!”我高兴了起来。

    是啊我的确吃不了苦啊,妈的整天守在监狱里,守的我想死啊。

    “这第二件事嘛,就是。”

    她还没说完,办公楼的警铃突然刺耳的响了起来。

    指导员脸色为之一变:“出去看看!”

    刺耳的铃声闹着。

    这说明监狱里出事了。

    我两出了办公楼,在栏杆上往监区里看,指导员说:“希望不是我们监区的!走,去监区!”

    我急忙跟着指导员往下面走。

    办公楼里的喇叭里这时传来了声音:“d监区的犯人暴动,武警狱警已经过去增援镇压,请各个岗位各个监区的人不要擅离岗位,守好自己的职责工作!”

    重复说了三遍。

    指导员舒了一口气,回到了办公室:“好在不是我们监区。”

    “d监区?是那个重刑犯最多的监区的吗?”我问指导员。

    “是的,那个监区,都是重刑犯,今天是她们放风的日子,她们那些人聚在一起就不行。”

    过了一会儿,马队长来了,告诉指导员说,d监区两伙人打架,大家是蓄谋已久了,本地人和外地人打了起来。

    最棘手的是,她们平时在工作车间等地方,藏起了不少的锋利铁片,尖刺钢筋,尖玻璃,剪刀头等利器,叫了增援,武警已经镇压了混乱,但是不少女囚都伤了,送去了医院,有两个有生命危险的,其中一个被捅得肠子都流出来了,d监区望风场一大片血。

    我听得毛骨悚然:“外地人本地人打架?这在监狱里还分这个的?这也太狠了,一定要对方死啊。”

    指导员说:“当然,就我们监区,还分老的,少的,有钱的没钱的,漂亮的不漂亮的,全都是拉帮结派。不闹事还好,闹事就麻烦。但我们监区闹事也没d监区重刑犯那么闹,d监区重刑犯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而且很多重刑犯是无期徒刑,见刑期遥遥无期,自暴自弃,在她们看来,活着跟死了差不多。有的甚至还想,不如死了算了,死之前把那些看不顺眼的一起杀了垫背。”

    “太恶毒了,那为什么不把她们分开来,比如外地的自己可以放风,本地的就另外放风,也不要关押在一块。”我出主意说。

    “你真是单纯啊张管教。”指导员不无讽刺的说。

    “我,我怎么单纯啊,难道这样违反规矩了吗?”

    “呵呵,违反规矩倒是没有,但是你以为把她们本地的外地的分开就有用了吗?到时候本地的在一块,她们又会拉帮结派,像刚才一样的,在本地里又要分年轻的和老的一帮,或者是有钱的没钱的一帮,而外地的,可能又要分为本市的和外市的,总之,她们都会拉帮结派。”

    对啊,就是连薛明媚那个小小的监室,才那么一点人,都分成了三个帮派,何况是那么大的监区。

    无论是女犯还是监狱方,都是暗流涌动啊。

    “她们分帮派,这样也好。”指导员说。

    “为什么好?”我问。

    “你想想看,她们要是拧成一股绳,团结一致,那我们就危险了。当她们分成帮派,才会有人打小报告,她们当中藏了什么危险物品,做了什么事,打算做什么事,能让我们尽量的防备于未然。”指导员无时无刻不想着我所无法想到的权谋一面。

    我对她真是深为佩服,她说得对,如果女犯们,整个监区的女犯们拧成一股绳,想要对管教们不利,制造麻烦,那的确是我们有危险。

    “我们明天下午,也要开会,每次开会,都是如临大敌啊,明天的会议看来不能那么多人一起进行,要分开批次了。”指导员对马玲说。

    “分三批吧。”马玲建议。

    “不行,人还是很多,分六批。”

    “好。”

    “小张,刚才要和你说的第二件事,就是选拔女演员的事,改天再说吧这件事。你拿好你的外宿手续单。”指导员递给我一张单子。

    我忙说谢谢接了下来。

    事后我详细了解道d监区乱的始末,果然是因为本地人和外地人拉帮结派引起的,事前都已经准备好了各种各样的战斗工具,无论狱警和管教进行多少次搜地毯般的检查,她们总有办法能藏得住。

    这帮人打架,跟m剧越狱里一样的,是要置人于死地的。

    真狠啊,有个女的被一刀捅进肚子里,然后她们用锋利铁片残忍的像是剖腹一样的割开了她的肚子,她当即肠子流了一地,生命垂危,还好救了过来。

    另外一个,据说是外地帮的头目,则是被本地帮用玻璃捅穿胸口,差一厘米就插进心脏里。

    还好,也是救了过来,不然监狱里可是有麻烦了,死人是最麻烦的事。

    当晚,监狱就组织对各个监室进行详细突击检查,结果搜出来一大堆的利器。

    所有搜出利器的,全都关禁闭一个星期。

    我听着徐男说的那些女的割开活人的肚子,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一场刚刚发生在我们隔壁监区的事件,不敢相信这会是现代人类行为,不敢相信人类中某些人的兽性和残忍会表现得如此猖狂和淋漓尽致,不敢相信人世间的一切竟是如此脆弱与虚幻,不敢相信人竟然会如此冷静和周密的设计了这场善良人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突发事件。我不禁要自问:人类的存在是什么?人类的未来就会是什么?

    记得有份外国报纸上提问:人可以杀动物人可以毁灭植物人为什么不可杀人?

    有很多人回答了问题的答案法律上,道德上,宗教上,可是有个回答是一小女孩的很短很幼稚。但是不失为最好的答案:“有人会伤心。”

    人死去就会有人伤心家人恋人,朋友可是又怎么还有那么多死亡呢国人相信轮回因缘西方相信天堂地狱,都有制约的思想那为什么还有战争死亡。

    如果说有某种神秘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毁灭人类是可以无奈的话,那么人类相互残杀、毁灭的方式消灭自我和所谓敌人,那一定是犯了某些连神都绝不可饶恕的罪行。是什么原因引导到人类要如此疯狂愚蠢的毁灭自己?“金钱利益”这个推动社会进步的根本,战争的催化剂。

    猎人杀死动物。需要它的肉需要兽皮可是现在呢,杀死人类是为了什么?只为了快乐。

    一个长达几千年的文明历史进程中,如果说因为物资的匮乏使得人类为了自我生存而不得不进行某些弱肉强食的战争来淘汰某些弱势力是可以理解的话,如果说由于进化的原因留存于人身上的兽性还不能得到有效铲除而必然表现为某些残酷是不得不被接收的话,那么,当今天科学技术和人类文明已相当发达进步,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空前提高,物资和精神享受都能通过努力得到相对满足,教育的普及日见其功,人的进化已达到能和神与上帝媲美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残忍事情发生。

    我是学心理学的,我突然感到自己陷入了混沌中,人类的心理为何如此残忍,我打算,去找那个厉害的柳智慧聊聊。

    第二天早上,我就和徐男说想找柳智慧,问一点问题。

    “你是不是对那个漂亮的女人有什么想法?我警告你很多次,会死的。”她警告我说。

    “我就是问点问题,她不是借我书吗,我和她探讨一下心理学方面的问题。好了啊,我知道的,这里面的人能碰不能碰我都知道的,你看我不也一直按规矩办事,我***怎么那么蠢去害自己呢?”

    她当然不愿意,但是我磨啊,死缠烂打啊,她没辙了,说给我进去二十分钟,愈快愈好。徐男在我们监区,就等于一个小队长一样的角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