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14章

    去了自己办公室一下后,我去了b监区,带上那几本柳智慧借我看得我们专业学的那几本心理学课本。

    监区办公室里,徐男和几个女管教在,和她打了招呼后,我跟她说我要拿几本书去给柳智慧。

    按照规定,必须要经过检查,徐男象征性的检查了一下,说:“我送去吧。监狱里明文规定男的不能和女犯接触,现在领导都不在场,领导不带去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像你上次那次一样,我们几个可都要受到牵连。”

    “好。”

    柳智慧虽然漂亮的无以伦比,但我实在不喜欢这种能看穿人心的人,在她面前,总感觉自己鲜红的血淋淋的心脏就放在她眼前,她能轻易的把我弄死。

    想起来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妈的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人,监狱里,还是那句话,卧虎藏龙。

    古代,人们对两个地方最感到好奇,一个是皇宫大院,一个是牢狱,而这两个地方,也是人才辈出相对集中的地方。

    柳智慧是什么罪名进来的呢?就连那个李姗娜康指导员都和我说,而且资料明明白白,而这个柳智慧,却连指导员和监狱长高管们都不知道她怎么进来的,厉害啊。

    徐男出来后,告诉我办妥了,已经把书给了柳智慧,我问她:“她说什么没?”

    “她让我跟你转告说谢。哥们,她跟你要那些书看,是不是对这个什么心理学很好奇啊?”

    我说:“应该是吧。”

    柳智慧何止是好奇,在心理学方面的造诣,她已经突破到了一个境界。

    “走吧,和我去带女犯去亲情室。”徐男拉我走。

    “去哪?什么亲情室?”我问。

    “监狱有为改造积极分子设置亲情室,表现好的女犯可以申请,和家属亲密接触见面。”徐男说着,然后有点尴尬的继续说,“就是和老公或者和男朋友见面独处。”

    “靠,我看m剧越狱见犯人可以和女朋友或者老婆在监狱私密房间约会,我以为这些事情,只有m国有,没想到我们这里也这么先进啊。”我确实是没想到。

    “都是要申请的。”徐男说。

    “怎么申请?表现好的就可以吗?还是跟劳动的分有关?”我忙问。

    “等会儿结束了告诉你。”

    徐男拿着狱政科批准通过的上面的名单,带着我到了劳改车间,然后拿着名单给马玲马队长,马队长把名单上的两个女犯叫来,两个女犯知道是什么事,屁颠颠的急忙过来,昂首挺胸立正,很多女犯们都羡慕的看着她们两个。

    马玲让马爽和徐男对两个女犯搜身检查,检查后对马爽和徐男说:“带走吧。记住,一个小时!”

    “是,队长。”

    徐男和马爽,还有我,三个人带着两个女犯经过n道铁门,出了b监区,然后去a监区礼堂排练厅旁边的一栋小楼,小楼楼道口锁着铁门,铁门边有个小办公室,里面有狱政科的两个管教等着我们。

    一看,有个挺眼熟的,走近看,原来是徐男的老相好长得很像李s丹妮的谢丹阳,她是狱政科的吗?

    打过招呼后,狱政科的人检查核对了一下手续和犯人,然后让我们把两个女犯人带上了小楼上,小楼上有像是大学宿舍一样的一间一间的小房间。

    各自带到了小房间门前,两个女犯掩饰不住激动兴奋,紧张的屡屡拨弄额前头发,整理衣服。

    马爽和徐男各自对自己押送的女犯再次搜身检查,确定什么也没带。

    “进去吧。”马爽和徐男各自守住一个房间门,让两个女犯各自进各自房间,她们的男朋友还是老公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接着,里面传出来那种声音。

    我不好意思的走远了一些,徐男也过来了。

    “这是女犯们在监狱里最开心的日子之一。”徐男说。

    “呵呵,监狱还挺人性化。”

    我说这话时,徐男轻蔑的笑笑说:“对这些穷凶极恶的女犯,人性管什么用?”

    “呵呵。”我报之一笑。

    我和她的观念向来不同。

    “哎哎,你说,里面的这两个,是她们男朋友还是老公啊?”我问。

    “这我怎么知道,你那么有兴趣,你问她们去啊!”徐男绷着脸说。

    “好吧。对了我今早回来,给你买了一些什么参茶啊什么的。”

    “不用那么客气。”

    “我看你火气那么大,让你下下火。”我开玩笑道。

    “滚!”

    一个小时时间到了,马爽看守的房间早已偃旗息鼓,而徐男看守的房间,还在。

    徐男可不管什么风情浪漫三七二十八,看看手表,走过去直接拍门:“时间到了!喂!时间到了!”

    “等会!”里面冒出一个声音。

    “加钟!”里面传出女犯人的声音。

    马爽那边的没加钟,马爽把那女犯先带走了。

    男的留在里面,马爽从外面反锁上了门,等下会有狱政科的人过来带走然后签字带出监狱大门送出去。

    徐男数了一下,说:“半个钟。”

    我忙问:“这也可以加钟?队长不是说一个小时吗!”

    “我们的规则,可以加时间,不过要钱。”

    徐男数了一下,给我塞了几张,我急忙拒绝:“不要不要我不要!”

    “这是规矩,拿着!”她塞进了我口袋里。

    “这个,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这谁整的规矩?”我急忙把钱拿出来给她。

    徐男把我的手推回来:“你就拿着吧,放心吧没事!”

    我握着这个钱,心很不安:“这不是什么好事。”

    “放心吧没事,我们没有勒索,没有诈骗,没有抢劫他们,是他们乐意给,没人逼他们要!”徐男说。

    “不是勒索抢劫?可也不算光明正大吧。”这算不算受贿罪啊?

    徐男跟我说起了申请和丈夫或者男朋友独处亲情室的条件:“首先,是监狱里表现好的,分高的,可以和丈夫或者男朋友向监狱提出独处,但我们不会每个人都会报到狱政科那里,分高的甚至满分的女犯有很多很多,我们不能每个都要满足她们的要求,她们呢,每个季度都可以和自己的丈夫有一次独处的机会,如果监区里那么多高分的女犯们都要和丈夫见面,那我们这些管教要忙死。所以呢,一般来说,她们要上交钱。”

    想想这些如水一般的女人们,在外面想谈男朋友就谈男朋友,不想谈就分手,想和男朋友见面就见面,到了这里,见个面都是奢侈。

    坐牢有风险,干坏事要谨慎啊!

    “那这些钱,是怎么分的?”

    “队长拿钱,分钱。像我们带过来的,也可以分到钱,如果加钟,比如三千,我们分到一千,两千上交队长,她怎么安排我就不知道了。”

    我靠在墙上,黑暗啊。

    我想了一会,觉得我不该拿这个钱,妈的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那些进来坐牢的犯人,最常说的一句所谓的忏悔的话就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结果。

    是的,她们很多人在犯罪的时候都带着侥幸心理。尤其是倒在金钱上的犯罪者们。

    可是贺兰婷又要我拿这个钱,让我打入敌人内部,我是卧底?做奸细?

    拿吧,然后拿给贺兰婷。

    “怎么了,还没想通啊?拿着吧,没事的,我不会害你!”徐男像个男人一样拍着自己的胸。

    我叹气,说:“好吧。”

    她对我笑了笑,笑容极其诡异复杂,我的心里很不安。

    等了一小会儿,听着那间房子传来的叫声,有些尴尬,我说:“我到下面去。”

    到了楼下,谢丹阳刚好从小办公室出来,看到我,就问:“怎么那么久。”

    “加钟。”我说。

    “最近不常见你,很忙吗?”谢丹阳问我。

    “忙啊,忙得不得了,忙着吃饭睡觉等死。”

    “少贫!周末有时间吗?我想你陪我回家一趟。”她直勾勾看着我。

    看来谢丹阳现在和我熟悉了后,都不经过徐男这一关,直接开口叫我干事了。

    谢丹阳的身材真让人喷鼻血啊,我说:“陪睡是吧?”

    “想被打是不是!”她举起手。

    “别别别,到时候和我说。提醒我,不然我很容易忘记。”

    “好。先谢过你了。”

    “咱都是一条床上的蚂蚱,有好事一起享,有坏事一起担。不要那么客气。”

    她又举起手:“我真的抽你!”

    没想到上面的声音居然能传到这里来,我问谢丹阳:“阳姐,平时你们老是这样来守着外面,那岂不是很不好意思?”

    她说:“习惯就好。”

    “呵呵,这种事还能有习惯的。”我打趣着说。

    她突然问:“你对同性恋做这些事怎么看?”

    我没想到她突然这么问,挠着头说:“我能怎么看,偷偷在门口趴着看呗。”

    “你想死了!”她当即飞起一脚。

    一脚把我踢得差点没跪下。

    谢丹阳看自己下脚有些重,不好意思的扶着我:“没事吧没事吧,对不起啊,我没想到踢得那么重。”

    “靠,开个玩笑嘛,你至于吧!”我谴责她说。

    她撤回了手:“至于!”

    女人就是女人,再怎么女人终归还是个女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