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8章

    王达开面包车过来了,我上了车。

    王达一边开车,一边递给我一支烟:“小妞呢?”

    “走了。”我说。

    “这小妞不错,是不是家里条件挺好的吧?”

    我叹了口气。

    王达问:“叹气干嘛。”

    我把我和李洋洋的父亲借给我的钱然后又还了的事情仔仔细细都说了一遍。

    王达也跟着叹气了:“那你自己看着办咯。”

    我问他:“如果是你,该怎么做?”

    “能怎么做?我又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我怎么知道你要怎么做?”

    “我是说万一是你的话,你怎么做?”

    他奸笑两声说:“能怎么做,那么听话的小姑娘,就不要分手,你该怎么玩怎么玩,该干什么干什么,反正有现成这么个小妞在这里,周末你出来找她搞一搞,这么好都不知道享受,老子就没你那么好的命。我还劝你出来呢,看起来你在监狱也挺好,女人多啊,随便换。”

    “你少扯这些,我问的是正经事。”

    王达嘻嘻笑着:“我说的也是正经事。”

    “那这样子是不是很对不起她家人,她爸爸。”

    “草,哪门子对不起她爸爸,她爸爸骂你了吗?找你了吗?当面跟你说不要你们在一起了吗?他找了再说。如果他找来,跟他谈个条件,跟他要个二三十万的,或者你先谈着,他爸爸妈妈都是有头有脸有群里的当官的,你到时候让他把你调去什么建设局什么的当个小官,每年你就搞点外快,发财了草!”王达喋喋不休的做着梦。

    我夸他:“果然是做销售的,头脑灵光,口若悬河。”

    “要是我就这样干,难道真要分手?”他问我。

    “不分觉得对不起人家,对不起她爸爸,我这个身份。”

    “哎哟我的爷,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你现在是混的不怎么样,可是如果过个三四年的翻身了呢?你放心,老子翻身了你就跟着翻身了!什么农村贫苦出身,都是暂时的,到时候,让他瞧瞧看,咱。”

    我打断了他的话:“少扯不现实的,翻不翻身谁看得见。不过你说得也对,那就等她爸爸找上门再说。”

    “对,就是这样,谁知道她爸爸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就别想这个想那个的了,没用我告诉你!好好赚钱才有用。”他劝着我说。

    “好好开你车,别一边说一边挥着手的。”

    “哈哈,习惯了。”他边说边挥手,然后点了一支烟。

    过了汽车西站,再往前开几个很短的路口,拐弯到了啤酒厂。

    到了啤酒厂门口,我就惊呆了。

    在我印象中,啤酒厂,酒厂这样的,不都是看起来有点破烂还是那些比较落后然后一个个大水池装着酒水然后工厂产线一瓶瓶啤酒流过来那种吗?

    可这个厂区,看进去,现代化,豪华,干净,气派,王达登记后,保安让车子进去。

    清江啤酒厂,好大。

    里面一条条大路直直的,两边种着笔直大树,花草成荫。

    靠,这是啤酒厂,确定吗?

    “怎么了看傻了啊?”他说。

    “妈的啤酒厂竟然看起来比人住的豪华小区还要气派啊。”我感慨说。

    “嘿嘿,你真是见识短,那些有钱的厂,当然是搞得好些,那些穷的厂,就烂一些,很正常。”

    开进去了里面,到了一个办公楼前,王达说:“上去交钱,然后直接去仓库拿货就行。其实让他们送也是可以,只是要一些运费,我自己拉,就不要那么多运费。看到那些长长的大车吗?都是拉去外省的,我只是搞了两个镇区的代理,要是到时候搞大了,我们公司也搞这样大车来拉啤酒,哈哈,到时候想开奔驰开奔驰,想扔宝马扔宝马。”

    我拍拍他:“别做白日梦了,赶紧去干活吧。”

    “你等着我。”

    他下车,跑上办公楼。

    我叼着烟,玩着手机。

    一辆车子从车子外面过去,然后我不经意的抬头,咿,这个车,好眼熟,是贺兰婷的车吧,白色的奥迪。

    不过,白色的奥迪车多了去。

    白色奥迪车停在了办公大楼的门口,然后,然后出来的,真的是贺兰婷。

    一件白色的小西装外套,牛仔裤,双腿笔直修长,还戴着墨镜,长发飘飘,风姿绰约。

    真是冤家路窄,我想到了那个著名的墨菲定律,你越是不想见到的人,就越是容易见到。尽管她那么漂亮。

    她来这里干什么?我好奇了。

    她也来卖啤酒吗?

    我下了车,偷偷的跟着下了车,然后跟着她屁股身后上了楼。

    我静静的偷偷的跟着她身后,她上了三楼,然后转到了右边,接着走进去一个办公室。

    是挂着一个总经理办公室牌子旁边的一个办公室。

    她是用指纹和密码开门的,那个门很高端的样子。

    她进去后,并没有关上门,我偷偷跟过去,想要往里面看。

    “张帆,哎张帆!你别乱跑啊,你跑这里干什么!”不知道王达是怎么时候跟过来的在我后面大声大喊。

    我急忙回头竖起食指:“嘘!你他妈别出声音!”

    他看样子并不懂我的意思,拍到我肩膀上:“别乱走啊草,我好歹是个代理商,你这么乱跑,让人家公司怎么看我,到时候别连年终奖励都不给我!”

    “我有个熟人来这里,我跟过来了,你小声点行不。”我急忙要推走他。

    推着王达要走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动听的女声:“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转头过来,正是贺兰婷。

    我站直,笑着说:“副,副,您好。”

    我要是喊出副监狱长,她会不会在王达面前骂我说我泄露她身份?

    “你过来,到我这里来一下!”她看起来很不高兴。

    “谁,谁啊?”王达问我。

    我说:“一个,一个不是很熟的,熟人。”

    “哦,哦哦哦哦我知道了!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喝酒,我们去ktv要我的啤酒钱点我们出台的,这个。”

    贺兰婷冷冷的看着王达,然后又看向我:“你,过来!”

    她转身回去办公室。

    我推着王达:“你先下去,我和她聊聊。”

    王达还依依不舍看着:“好漂亮啊,我草你真是走了桃花运,这样的漂亮大美女都被你搞了,哎你后来还和她联系的啊。”

    “草,你滚下去啊!”我把他推下了楼梯。

    我进去了那个办公室,看着贺兰婷,讪笑着说:“好,好巧啊呵呵。”

    “你为什么在这?”她看着我。

    “哦,我这朋友,他代理这个清江啤酒的两个镇的代理权,他过来拿货,我就,就没事干来陪他走走。”我说。

    “哪个镇区?”她问。

    “我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他叫什么名字?”

    “王达。”

    “哦,一个小代理公司。”贺兰婷有些不屑的说。

    “你,为什么在这?”我好奇着问。

    “关你事?”她问我。

    “呵呵,不关,不关。”我心想,难道,她同时在这里上班?

    上次我找她的时候,见她到处往什么工商局啊税所啊这些地方跑。唉,不是说,公职人员不得经商或者参与任何企业的入股吗。

    “我警告你,别把我来这里的事出去到处说!”她又开始威胁我。

    我叹气说:“姐姐,我怎么敢说啊,你那么厉害,随随便便想要开除我就能开除我。想要我坐牢就要我坐牢。就连你什么身份我都不可能和我好朋友说啊。”

    “知道就好。我问你,今天为什么不去我家做卫生?”她用她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我。

    “我打算晚点再去。”我想到她上次对我的羞辱,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是不是我上次骂了你,很不想去?”她问。

    “哦,没没没,我像那种心胸狭窄的男人吗?”我马上否认。

    “不像就好。你可以走了。”

    “哦。”我转身就走。

    “站住!”我出到门边的时候她叫住我,“回来,我还有个事要问你!”

    “什么事?”我退回来。

    “把门关上。”

    把门关上?会不会,就跟我在监狱里一样,和康指导员每次要搞在一起,就,把门关上。

    我把门关上,喜滋滋回来:“什么事呀副监狱长。”

    “在外面别叫我副监狱长。这点还要我教你!”她冷着脸斥骂。

    “有什么事啊表姐!”我大声叫道。

    她走过来怒目冷对:“很不服气是不是!”

    “服气!”

    她盯着我,然后围着我走了一圈,然后返回来又走了一圈。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请问,表姐,有什么事?”我开口问。

    她回到办公桌,坐下,终于缓缓的开口说:“监狱里有一些很不公平的事,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她问这个什么意思,是要说监狱经常有坏人干坏事,还是经常有人干不好的事?包括分钱啊,开饭店啊,打人啊,搞钱啊,超市卖高价烂东西啊什么的。

    我说:“我不知道。”

    她说:“你不老实。”

    我抿着嘴,低下头来,说:“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她笑了笑,我奇怪的看着她,不知道她严肃严厉的看了我一会儿后为什么突然发出笑声,她说:“放轻松张表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