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章

    她转过来吻向我的唇,我感觉她的舌头灵巧得很,一股热火涌上心头,将她转身过去趴在桌上,两人很快交合。

    两人只不过都是身体上的满足需要,当然,这也是有快感的。

    整好我这段时间没了女人可用,我一边弄一边邪恶的想。

    做完后,感觉全身都疼,整理好衣服后,我问她现在可以过去了吧。

    满足过后的康雪转头对我媚笑:“行啊小伙子,越来越厉害了。我给你的酒,有没有喝?”

    “喝喝喝,天天喝,当水喝。”

    她又是一个妩媚的笑,摸了摸我的脸:“很乖啊。”

    我避开她的手:“可以走了吗?”

    “走吧。”

    跟着康指导员身后,到了b监区,好多同事都好奇的看着我两,看到我的脸,她们都很好奇的样子。

    康指导员让一个同事带着,我跟着康雪,低着头,忍着身上的疼痛,走到了监室角落的最里边,然后开了一扇铁门,上了楼。

    我惊讶的看着这扇铁门上面的楼梯,真是别有洞天,这个铁门后面竟然是通向上面的楼梯。虽然b监区的很多监室我都见识过,但我还没到过这里,也没有同事和我说过b监区这里会有这么一个地方。

    真是别有洞天。

    上了楼,一直走到三楼,在一个朝阳的房间门口,女同事很恭敬的样子,敲了敲门。

    门开了,对,是那个韩国美女一样的高挑性感女神开的门:“请进。”

    她波澜不惊的样子,像是这里就是她的家。

    进门后,我就被震惊了,这是在坐牢吗?

    就是一个独立的精美装修的小单间啊!虽然比不上像贺兰婷,谢丹阳家里房间的装修,但这可是在监狱,墙画,镜子,电视机,精致的木床,干净的墙面,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朝阳,窗帘,靠,我毕业的时候和前女友租的房子可是比这个差太多了。

    柳智慧站在靠窗边,也不招呼我们,就看着我们几个,似乎是我们闯进了她的禁地。

    康指导员给我使眼色,我上前一步问柳智慧:“您好,请问你找我什么事。”

    她却伸出她的芊芊玉手,手指晶莹白嫩透彻,如同精雕象牙:“别太靠近我。”

    我只好退后一步:“那请问你找我有事吗?”

    柳智慧看着我身后的康指导员和另一个女同事说:“你们可以出去一下吗,我找的是他。”

    说完她指了指我。

    康雪拿着手握着拳头故意咳嗽了一下,然后说:“监狱里有规定,男女不能同在一个监室里。”

    “可我就想让你出去呢?”柳智慧毫不示弱,盯着康雪。

    “你不要太放肆了。”康雪低头低声威胁柳智慧。

    柳智慧轻轻笑了一下说:“指导员,别说我不把你放在眼里,就是你们监狱长,我都不放在眼里。”

    康雪一听这话,联想到柳智慧深厚的背景,头上冒出冷汗,一声不吭的出去了。

    那个女同事也跟着出去了。

    我心想,既然你那么厉害,连监狱长都不怕,那为什么还被弄进这里来。

    “让我猜一下,你是不是在想,我既然连监狱长都不怕,怎么还被关进来,对吗?”柳智慧在康指导员和女同事出去后,突然问我。

    我讪笑一下说:“呵呵,你怎么知道的?”

    “抿嘴往左下角撇嘴,鼻头微扬起,透露着不屑,眼神又看着我,不屑的原因,要么是自信要么是自卑,刚才说的话基本没有让你自卑的理由,那么就应该是看不起我。”她分析着说道。

    我额头冒出汗,擦了擦,说:“好吧,可以说正事了吗,你有什么事找我。”

    柳智慧走近我,观察了我的样子足足有两分钟,转了两圈, 然后肯定的说:“你被几个人打了后,刚刚和女性发生了关系。”

    我大吃一惊,***连这个也看得出来吗。

    我刚开始还想骗她,但是后来觉得,能骗得她吗,于是我也不正面回答,就问:“你怎么看的?”

    “退潮一样的眼神,没有了火。而且,你身上的药味中混有某个女人的香水味,特别是脖子和脸上特别明显,至于是谁的,不要我明说了吧。”我更是大吃一惊,这个气味自己的确不会闻到,但我记得,以前王达出去和女朋友约会后回来,身上也是带着点香水味,但是要仔细闻才闻得出来。不过,那个康雪身上的香水味本来就很重。

    我后退一步,感觉这个女人的可怕。

    “你很害怕我。”她诡异的笑了一下说。

    “是的,之前不害怕,现在有点。”

    “对,之前见到的时候,你的目光如火,咽口水,手放进口袋手指触碰大腿,这些动作都说明,你对我产生**,可现在,你看都不敢看我,甚至不太想看,是真的害怕了啊。”她回去坐在床上。

    我老实的说:“说你的样貌身材,不想和你有点什么事那都不是正常男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总像个x光机器一样轻易洞穿人心,我才不怕你不管你什么背景。”

    “挺老实啊。”

    “在你面前,我没办法不老实。好吧,你可以说什么事,说完让我走吧。你看我,紧握拳头,手指摩擦,知道我的紧张了吧。”我自己发觉,自己的确是很紧张。

    “你怕什么,我这里没有刀,没有棍,我也打不过你,怎么,怕我变成鬼吃了你?”她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怕什么。”我紧张的说。

    “你是刚别业不久的,那,你在学校里,有没有见过我这样漂亮的女同学?”她凑近一步,问。

    又来勾引人这招。

    我又后退一步,只想逃之夭夭:“姐姐你就别玩我了。”

    “我是在很认真的问你。”她逼近我。

    我闭上眼睛:“唉,麻烦你直接说你要我帮你做什么吧。”

    “你在学校里,读的心理学课本还有吗?”她退后了,坐回了床上。

    “啊?什么?”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会问那些。

    她却不说话,看着我。

    我说:“其实我刚看见你的时候,觉得你特别的漂亮,在学校里就是跟校花一样的漂亮的女孩,然后,我,特别觉得像那种韩国的美女,我以前,在学校里见过校花,真的,好漂亮了。”我看着她,竟然开始语无伦次。

    “你以前在校花面前感到很自卑是吗?”她一眼就洞穿了我的内心。

    我垂下头:“唉。”

    柳智慧看看窗外,然后看了我一眼,说道:“读心理学的连这点自卑心都无法消除,你不感到自己很可笑吗?”

    我尴尬着。

    她又说:“那还指望你在这监狱里帮到这些心理极端的女囚吗?”

    我的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更不知道如何反驳她的话,听着她这些嘲笑我的话,我只能听着,接收着,接受着,愧疚着。

    “你也没那么无耻,还懂得愧疚。”她看着我说。

    我不再说话,让她说。

    “你回去吧,麻烦你给我带几本你在大学学过的心理学课本。”

    我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早就想逃了:“好好,什么时候想要。”

    “麻烦尽快,谢谢。帮我带上门。想要伤好的快点,最好去大医院检查,那些跌打止痛治疗作用不会很大的张管教。”她的语气轻柔,飘忽。

    “谢谢,我有空会去的。”我出门后给她带上了门,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妈的,总算出来了。

    康指导员和女同事就在楼下等我,康指导员还踱着步子,双手背在身后,看起来很是紧张。

    看到我,她的神情舒缓下来,我走下来,和她们两打了招呼。

    回去的路上,康指导员问我:“她和你说了什么。”

    “她让我拿几本我们大学时读过的心理学课本给她看,她也是读心理学的,只是在m国读的,所以很好奇。”我说。

    “就这事?”康指导员问。

    我说:“就这事。”

    她疑惑的看着我,貌似很不相信:“那她没说别的了。”

    “没有了。”

    “那你们,还做了什么?我警告你张帆,这个女的碰不得。”

    “我知道。”靠,我哪敢碰这个女的。

    我的心里,对她竟然有一丝的敬畏。大家都是学这个东西出来的,可人家学成了神,我却学成了鬼。

    她把学到的知识融会贯通并为己用,我早就把知识还给老师了。

    “指导员,她到底是犯的什么事进来的?还住隔开的那么好的监室。”我问指导员。

    “别说我不知道,连监狱长都不知道。别问那么多,这些事不是你该问的,你最好也别问柳智慧,惹恼了她我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康雪半威胁的说。

    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到底是什么背景?

    “分钱的事情,想好了没?”指导员问我。

    我啊的一声,知道了她说的是分犯人亲属给犯人送东西送钱的事情。

    我说:“指导员,我不会要的。你不觉得这样做,良心泯灭吗?”

    她冷笑两声说:“良心?你还懂得良心啊,真羡慕你啊。”

    我拉住她的手臂:“指导员,别这样了,这样不好,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

    她推开我的手走了:“你不要当你是救世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