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7章

    “我们去买瓶水。我们去医院。”

    “别去了,我估计他们真的会找到医院再,打我们。”我说。

    我们走到了旁边一家便利店买了几瓶纯净水,谢丹阳倒给我洗脸,漱口,擦拭身上的泥污。

    我动了动身体,到处都疼。

    “去医院吧。”谢丹阳劝我。

    便利店的老板娘问我们:“你们怎么得罪了那些人哟。”

    我问老板娘那些是什么人。

    “都是那条街的,那条街请来的,小伙子我看你还是赶紧走吧,这些人在这里的警察都不管的。”老板娘好心的说。

    “谢谢你老板娘。”

    我的脑子嗡嗡嗡的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我说:“我们走吧。”

    “不去医院吗?”

    我说不去了。

    谢丹阳和我道歉,说如果不是她和徐男让我出来帮忙,就不会被人这样打了我。

    我说这不关你和徐男的事,是我不小心撞到他们的。

    可是我转念想,我就是撞到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不可能受了伤什么,也就是一点小事,可他们既不愿意听我道歉,也不愿拿钱,上来就打,下手还那么重,至于吗。

    我咽不下这口气,可是我又真的是拿他们没办法。

    看着谢丹阳愧疚的样子,我说:“你别乱想了,是我自己撞到了别人。我不应该嘴贱和你开那种玩笑。”

    她看看我。

    我指着路边的一家包子店说:“你别内疚了,我又没什么事,要不你请我吃点东西吧。”

    我走过去,买了十个包子,她帮我给了钱,我说谢谢。

    其实谢丹阳挺好的,也够义气,刚才那种时刻,她没有被吓到,而且还帮着我道歉,掏出钱帮我解决问题,虽然最后我被打,可是她还是冲上来帮我,也没想过要一个人逃了。

    我说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谢丹阳问为什么。

    我说你在那种时候都陪着我,我心里挺感动的,你很讲义气。

    去那家豪华家纺店拿了买的东西,然后打的离开了这个镇。

    我问出租车司机,关于这些打手的事。

    出租车司机说这里那么多那种店,小的店可能不请打手,至于大的店,或者是有钱的老板,就难说了。

    谢丹阳一碰到我的眼角,我啊的惨叫一声,她说:“肿起来了。”

    我抚摸眼角,谢丹阳从她包包中给我一面镜子,我看了看,果然是眼角肿起来了。

    妈的真痛,又丑。

    “去药店买点药。”谢丹阳说。

    我说好吧。

    让司机带去了一家药店,买了一些跌打肿痛类的药,然后上车回去。

    回到监狱后,我们先拿着这些被子被单什么的回去放我宿舍,然后再去上班。

    当进了我的宿舍后,放下被子,我给谢丹阳倒了一杯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这是你住的宿舍?”谢丹阳看了一眼我的宿舍说。

    我说是,有什么问题吗。

    “男同事的宿舍很简洁,什么也没有。”

    我拉一个凳子给她坐下来:“又不是自己家,还能怎么整。”

    谢丹阳坐下来:“我们同事一些姐妹,把宿舍装得好漂亮,贴满了贴花,有的还自己写墙画。”

    “哦,我是不喜欢那样的,简单的就好。”

    我一抬手想把水杯放好,肩膀处一阵钻心的疼让我喊出声音来。

    “我给你擦药吧。”谢丹阳说。

    “这?”我看着她,说,“我自己擦就行了,你先回去吧,等下下班了我再把这些送到徐男宿舍。”

    “是我要你陪着出去,你才被人打的,对不起。”她再三道歉。

    “行了不说这个了,是我自己倒霉。”我一挥手,肩膀又是钻心的疼让我嗷了一声。

    她站了起来,打开从药店买药回来的袋子,说:“我先给你擦药。你把上衣脱了。”

    实在拗不过,我同意了。

    这样子是不是不好,如果让别的同事看见,会以为我们两个什么关系,让徐男知道的话,徐男会不会吃醋和我翻脸?

    我脱了衣服后想到徐男可能知道了会和我翻脸,急忙在她要给我擦药的时候抓住她的手:“算了,我自己来吧。”

    她挣脱开:“你是怕别人说是吗?”

    她的手在我肩膀上揉着,又痛又舒服,我一边哼哼唧唧一边说:“是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别人都会说了,更何况是脱了衣服。”

    “没事,这个时候有谁会来宿舍,就算看见了,说什么我也不怕。”

    “谢谢。”我享受着她的揉搓。

    “肩膀这里,青紫了好大一块。”她把药打上去,我疼得哼哼唧唧起来。

    “镇定!一点不像个男人,看你刚才被打的时候,一句话都没坑。”

    我说:“被打的时候只有觉得恐惧,真没感觉到疼了。”

    她用两只手在脱光上身的我身后揉搓,好舒服,而且她那对有时候会顶在我后脑勺,我故意的假装不经意的动了动手,用头在她两个上触碰了几下。

    “你干嘛?”她问。

    不好,被她察觉了!

    我急忙撒谎说:“我头痒。”

    她给我擦拭完了,然后去洗手,我穿上了衣服。

    “那我先回去上班了。”

    “好。”

    谢丹阳走后,我换了一身衣服。

    弓着腰猫步疼得捂着走到了办公室,就这样,不敢去b监区得瑟了。

    刚到办公室,一个电话打来,大概又是康指导员。

    一接电话,果然是她,叫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越是不想出去见鬼越是要见鬼。

    我这猪头样去见了她,她又要问东问西,肯定说今早请假还没事,这一转眼出去回来就成了这样,她不让我去那个小镇,我还偏偏去了,这下子怎么和她说。

    我想了一会儿,打定主意,就说去市里路上不小心从摩的上掉下来了。

    电话又来了,催着我过去。

    我慢慢走到康指导员的办公室门口,敲了两下,她让我进去。

    我进去后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我眼角的伤:“哟,怎么了这是?”

    “刚才出去的时候,不小心从摩托车上掉下来了。”

    康雪冷笑一声说:“看起来不像是摔的吧。”

    “是,是摔的。”我说。

    她站起来走到我身边,说:“让我看看,还有哪儿有伤的。”

    她动手摸着我的身,一下子重的,我纳闷她要干嘛,她一下子就捏到我肩膀那里,我啊呀惨叫一声:“疼!”

    “疼啊?这里也摔到了吧。有没有擦药?”她貌似关心的问。

    “擦了药,还好。”

    “嗯,是闻到了药味,看样子摔得不轻呀。下次要小心点。”她拍拍我的胸。

    她让我坐下。

    我坐了。

    她走回到办公桌那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问我:“对了,你们b监区的柳智慧找你了。她对你挺感兴趣嘛。”

    “柳智慧是谁?”我纳闷道。

    “上次来找你的大美女。”康指导员脸色一变。

    “那,那个女的?”我也脸色变了,她找我干什么。

    我开口问:“她找我干什么?”

    同时间康指导员也开口问我:“她找你什么事?”

    我说我不知道。

    康指导员想了想,然后说,“她说如果你回来了,可以让你去找她吗?”

    这个问题,我只能请示指导员:“可以吗?”

    “怎么?想到那个女人,心里痒痒了?”

    “不不是,我只是好奇她有什么事找我。”我摇头说。

    康雪的脸依旧妩媚,眼神有了些变化,靠近我伸手碰了碰我的身子,然后说:“那个女人连我都不能随便见,她在这里,我们都只能供奉着她,你小心你自己玩火**。”

    我说:“我又不干什么坏事,什么玩火**。”

    康雪想了想,说:“走吧,我带你去见她。”

    我说好啊。

    她马上说:“但是,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皱起眉头:“答应你什么条件。”

    “别跟她发生关系,以后也别打她的主意。”康雪像是警告,又像是吃醋。

    我想到那个女人可怕的读心术,妈的我是想打她的主意,但是那样的女人你靠近她就像被她看穿了一样的可怕。

    “我没那个本事。”我说。“你是不是在吃醋?”

    康雪一本正经道:“张帆,你有你的女朋友们,你有你花花绿绿的生活,我自己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们在这里,只不过是各取所需。我不想干涉你任何方面的自由,但一些越界的规则,我们不能碰,你当然也不能碰,就比如柳智慧,她来这里的原因谁也不知道,但是监狱长警告过我们要好好对待她,你想想看能让监狱长都听话的背景是什么背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点头说:“我明白了。”

    她摸到我下面,说:“只是,吃醋也是有一点。”

    我推开她的手,说:“我们现在可以去了吧。”

    “怎么?很急?”她又下手重了几下。

    看着她那副妩媚的笑容带着成熟魅力,唇红齿白,我竟然无耻的一柱惊天。

    “哦,我还以为你对我没有了那个意思呢。”她笑了笑说。

    其实,不去想康雪背后什么阴谋什么身份,不去想她笑容之后的阴冷和危险,咋看一下,她走在大街上,也算是风韵犹存,雍容美妇那种类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