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6章

    出了监狱外面,走到环城大道,刚好来了一步出租车,上了车后,谢丹阳说:“xx镇。”

    我急忙和谢丹阳说:“xx镇我不能去。”

    谢丹阳奇怪问:“为什么你不能去。

    我说我上次去了,被分监区长和指导员看到,她们说那里的xx服务行业太出名,我身为监狱的工作人员去那里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谢丹阳看了看她自己身上的制服,又看看我身上的制服,说:“要是不穿这身衣服出来,也不会那么显眼了。只是,如果要去别的地方,那两个小时不够用。”

    “那怎么办?”我说。

    谢丹阳双手放下,豁出去一样的说:“放心吧就去买了就走,谁会看到你在这里,我不信就那么巧又被指导员和分监区长看到。”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我还是不太愿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人家的圈子里觅食生存,只能按人家的规矩来办事。

    虽然我也搞不通,为什么我去个xx镇那么要紧,就算那里xx服务业发达,我只是去干其他的又不是专程去享受特殊服务,要不要那么要紧。

    就算有民众拍照传上,我当时如果是在买被子,或者是在逛街,而不是进去那种不良的店也不是干坏事的时候被抓,这又有什么要紧,指导员真是过分啊。我看她是存心怕我去搞三搞四惹了一身病传染给她,所以才这么威胁我。

    这么一想,我对谢丹阳说:“那就去吧,反正去买了被子就走。”

    我顺便去书店买点书。

    到了镇上,我拿出手机给李洋洋打电话,倘若打通了说还钱她给我账号,在镇上顺便就把钱打给了她。

    电话通了,洋洋有些惊讶,“张哥哥,你请假了?”

    “今天出来有点事。”我说。

    “可是,我今天也要上班,晚上呢,晚上回去了吗?”她有些无奈的说。

    “我就请两个小时,出来买被子。对了洋洋,你的银行卡账号是多少啊?”我问道。

    “我的银行卡账号,张哥哥你要我银行卡账号做什么呀?”

    我编谎言说:“之前你爸爸不是在我爸爸病了做手术的时候送去给我十万吗,前几天我大姐和大姐夫拿到了以前卖也卖不出去的后来有开发商来投资成了宝的一块地的钱,有八十万呢,以前的钱啊,我们都能还了。”

    洋洋一下子就相信了我的鬼话,开心道 :“真的呀,张哥哥那你们家欠的钱就有办法还上了,真替你高兴。”

    “呵呵,所以呀,把你账号给我吧洋洋,我把钱那十万打给你。”

    “不要了,张哥哥,那钱就是要帮你的,我不能要回来。”她倒是拒绝。

    我说:“洋洋,这钱你要是不拿回去还给你爸爸,我们心里不好过啊,本来吧,应该是我们一家人呢请你爸爸你妈妈请你家人一起吃个饭,然后再把钱还给你爸爸才是,可是我爸爸身体也还没全部恢复,也只能由我自己代劳了,我先把钱还给你,等我有了时间,亲自请你爸爸吃饭再道谢啊。”

    “张哥哥,这钱原本就是帮你们的,我不要。”她很是倔强。

    我说:“我爸会骂死我啊洋洋。”

    我的声音有点颤抖,因为我心里想着,如果她给了我账号,我给她打了钱,以后我就不可能再去找她了。

    她突然小声道:“我领导来了等下给你打。”

    马上就挂了电话。

    “哎,这里!张帆!”远远的,谢丹阳在一家豪华的家纺店门口对我招手。

    “哦,来了!”我走过去。

    这是一家看起来挺豪华的家纺店,我翻看了一张床上四件套的价格牌,三千九,四件套要三千九,日。

    那么贵。

    谢丹阳挑着被子,我也是随手翻看着。

    最便宜的就是一个床单,也要五百多。

    正看着,见一辆轿车从店门前过去,很眼熟,像是上次分监区长和康指导员开的车,而且,坐在里面开车的人,很像分监区长。

    于是我就出门口看那个车,那个车已经开远了,但是看外表,还是很相似,不过,分监区长她们来这里买东西啊什么的也都很正常,就连谢丹阳都经常来不是吗。

    “你在看什么张帆?”谢丹阳问我。

    我说:“我过去那边看看,你挑着,我等会儿回来找你。”

    “去吧。”

    我朝那辆车转弯的方向走过去,那辆车还是在上次那个地方停下了,然后一个人下了车远远的,看轮廓,似乎就是分监区长。

    我绕了几部车走过去,不能让她看到我正面,看看指导员来不来。

    我想我也是挺无聊的。

    当我走到那辆车身边,分监区长已经不见人了,而这部车,跟上次分监区长康雪指导员开的一个样,我没有记下车牌,很可能就是她们。

    回到了家纺店,谢丹阳已经付账了。

    她买了两床被子,还有一些床上用品,她让收银员把这些都拿好,等下过来拿。

    “还不回去吗?”我问谢丹阳。

    “等下,我还有东西要买,我带你去一家好吃的甜品店吃甜品。”

    一听有吃的,我开心了:“好啊。”

    去甜品店要路过那条红灯街街口,谢丹阳指着红灯街笑着问我:“你知道这条是什么街吗?”

    我说我知道,上次来了误闯进去一家,还以为是平时剪头发的,结果是那个打扮得很暴露的女人出来接待我,我急忙就逃了。

    谢丹阳笑着说:“你们男人不都对这些感兴趣吗,干嘛要逃啊。”

    我看着谢丹阳走路时一翘一翘的胸,这女的会不会对男人感兴趣呢?

    我开她玩笑:“我当然要逃啊那么丑,我要是去嫖,也要嫖你这样的。”

    她一听,愣了,然后马上要打我:“你敢拿我开玩笑!”

    我哈哈的笑着跑向前面。

    当我一边和她玩一边跑时,没看前面,撞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很高大,我撞到他时自己反弹回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定睛一看,前面一个有一米九这样的男人,很壮很实,短寸,一身黑衣,黑靴子,看样子就是打手的打扮。

    我急忙道歉说对不起。

    那家伙拍了拍自己的胸:“敢撞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摇着头,然后说对不起。

    他生气的抓住我衣领:“老子***是你寸爷!这个镇上的人全都认识 我!”

    “哦,哦,寸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还是道歉。

    他的身后又走出来五六个一身黑打手打扮的男子。

    看他们的架势,是非要打老子不可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伟大的m爷爷教我们,打得过才打,打不过就跑。

    可是看这身边被吓到的谢丹阳,我靠我怎么跑啊。

    谢丹阳一看情况不对,也帮着我道歉,她知道这个小镇的红灯街,红灯街就有人罩,那一定会有三教九流,也会养着各种各样的打手看门保安什么德。

    谢丹阳掏出钱包,拿出一千块钱:“一点小钱,希望哥哥们放过我们。”

    我害怕谢丹阳这么个大美女在他们面前,吃了亏,万一他们对谢丹阳动手动脚,我可是保不住她啊:“丹阳你走吧,走啊!”

    我对她使眼色,靠,你走了我就能逃了,就算被打,也不想在她面前被打,我那点可怜的尊严啊。

    谢丹阳又掏出一千块,对寸头说:“可以吗?如果不行,我再加。”

    这群家伙可能真的是在红灯街做打手的,对大美女谢丹阳却是看也不看,而且也不要钱,径直就推开了谢丹阳的手:“打发谁啊你!谁是你哥哥!老子今天就要找这小子晦气!”

    他说完一拳就打在我小腹,我啊的一声疼得我蹲了下来。

    我对谢丹阳抬头说:“你走啊不关你事!”

    谢丹阳摇头,脸上并没有怕的表情,掏出手机,寸头抢过手机,抓住谢丹阳的后面头发,把谢丹阳拉住,然后指挥他身后的小弟:“打!”

    这群家伙上来围住我就殴打。

    顿时,拳脚像下雨一样噼里啪啦砸在我身上,直到把我打得踢得蜷缩着躺在在了路上。

    “你们不要再打了!”我听到谢丹阳的喊声。

    “走!”“走了!”

    寸头把手机扔给谢丹阳:“你报警又有什么用?”

    这帮人停止了殴打,我把今早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寸头说:“小子,不要再进来这里,不要让我在这里看到你,下一次,就不止是拳脚了。”

    “张帆,张帆,起来。疼吗?我们去医院。”谢丹阳蹲下来扶着我。

    然后掏出纸巾,给我擦脸,擦口水,擦疼得掉出来的眼泪。

    “哦对了,这里的医院,也不能去,赶紧给我从这里滚蛋!”寸头甩了最后一句话走了。

    因为这里基本是这条街的中心点,好多人都围着看着。

    当这几个打手走了之后,围着的人也就散了,也没人上来帮我。

    我艰难的站了起来,扶着膝盖,干呕了两下,谢丹阳拍打着我的背,然后又用纸巾拍打我身上的泥,我说:“没事,我没事,走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