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5章

    到了那个烟酒店,我也买了二十条中华烟的烟票。

    要么不送,要送就送多点。

    搞完这七七八八,回到监狱,已经天黑了。

    晚上无事可做,除了看书只能看书。房间门响了。

    谁?我问。

    是我。

    是小朱,她来干嘛?都牛逼了好些天不理我了,难道是耐不住寂寞想我了。

    想到小朱那有料的胸,我内心有点激动,表面装着冷冷的样子给她开了门。

    我开门后,她问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我说。

    她习惯的坐在了我床上,然后可能觉得有些不妥,又站起来坐在凳子上。

    她和我好上的时候,是习惯坐在床上的。

    估计她心里有些挣扎。

    我给我自己倒杯水,问她喝吗,她摇头,我喝着水,问她什么事。

    她看了看我的床,然后表情有些失望的低头,看着地板说:“我们不能再那样下去了。”

    “怎么样下去?”我明知故问。

    “我前天出去,找了洋洋,送给她一套她一直很喜欢的我的裙子。”小朱貌似平静的说道。

    我哦了一声。

    奇怪,今天出去李洋洋没有和我说起小朱找她的事啊。

    “她好像,知道我和你的事。”

    我闭上眼睛:“你怎么知道。”

    “她说,让我在这里好好照顾你。”

    “这又能代表什么呢?也许她真的只是让你和我在这里互相照顾。”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鼓鼓的跳。

    我和小朱大多时间虽然是等洋洋睡着了才搞,可都是在这两个小小的宿舍,偶尔要是发出什么声音的,难保洋洋不会听到,而且也难说她没察觉。再加上我平时和小朱碰面啊一起走啊吃饭的什么的也有动歪心思和甩眼神的时候,女孩子心那么细,如果她真的看得出来,那真的完了。

    “洋洋也许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小朱低着头,愧疚的轻轻说道。

    我叹气道:“别乱说,你没有证据。”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小朱用手指捏着衣角,仿佛下了很大决心。

    我哦了一声,心里却明显的失望着,这就代表,小朱要和我一刀两断了,以后我就再也不能和她乱来,再也不能折腾她的身体了。

    “看来你已经决定好了,是吧?”我在试探着,试图着看到她摇头。

    小朱抬起头,眼泪却冒了出来:“我好对不起洋洋,她对我那么好,我还背着她做这样的事情。”

    看到她哭我就心烦:“别哭了,有什么好哭,决定就决定了吧,以后咱就扯断这关系不就行了。”

    我真的是个败类,既觉得对洋洋没有多少的愧疚,又对小朱没有多少的感情,说白了,我对小朱也好,李洋洋也好,大多时候也只有想在她身上发泄**而已。包括我对康指导员,薛明媚,丁灵,不过我相信大多男人的想法,莫过于此。

    小朱在抽泣。

    我挥挥手:“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她站了起来,转身要走的那一刻,却又不舍得的看看我。

    我摆摆手示意她赶紧走别在这里碍眼。

    她咬咬嘴唇,问:“你难道一点也不难受吗?”

    “我没感觉哦。”我说。这女的还真就是贱,我越装成这样她才越爱是吧。

    “你怎么可以做到的?”她还在哭着。

    我烦了,说:“因为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你回去,我睡了。”

    她幽幽怨的瞥了我一眼,跑了。是的,跑回去了,我听到她很大声音的哭声。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逼。

    第二天,我在办公室里看着书,口袋里揣着那张二十条中华价值一万五的烟票。

    一个电话打过来,正是康指导员。

    我就知道,我不去找她,她也会找我的。她的火估计烧起来了,等着我去灭。

    不过话说回来,我在这监狱,这个部门,心理咨询的也只有我一个,没有手下没有部门同事只有一个上司康指导员,也只有她会经常找我了。

    去了她办公室,她每次找我,基本上都很会挑时候,专门挑别人都在忙的时候,因为那样子,就没有人来打扰我和她的好事了。

    到了她办公室,我关上门,向她问好,她悠悠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小张啊,这两天挺听话,表现不错。”

    “您找我,是为了夸奖我这事吗?”我问她。

    她并不回答我的问题,站起来走到我旁边,伸手就摸我:“这几天忙什么呢,憔悴了不少。”

    我站着,任她摸。

    “是不是你女朋友走了,不高兴啊。”康雪从前面到后面,手却不停的,“没事,她走了,还有我在啊,以后你找我就是了啊。”

    让她这么一折腾,看着她丰腴的身体,我也有了些感觉,索性不和她废话,抱起她扔在办公桌上,就开始了机械般的运动。

    结束后,她很满足的看着我:“想开了嘛。这样配合多好。大家都有利的事情。”

    我穿好裤子,从口袋里掏出烟票,递给她。

    “这是什么?”她接过去一看,就明白了,“你这什么意思。”

    “希望指导员多多栽培。”

    “等下!你不说明白我不收。”她塞回来给我,“你是不是想让我办什么事?”

    果然是久经沙场的老狐狸啊,收礼都有原则的,办不成事不收礼,我说,“我在这里,让领导们,尤其是康指导员你费心了不少,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希望指导员笑纳。关于我乱问的那件事,还赖指导员关爱,我才能继续留在这里。不懂事的地方,还望指导员多多包涵。”

    “就这样?”

    “是的就这样。”

    “那就谢谢你了,这个我就收下了。只是我还是要多嘴一句,在这里,对很多事情,你要学会揣着明白装糊涂,有些人啊,就是因为太聪明,什么事都想知道,所以啊,很让别人讨厌。”她把烟票放进口袋,眼睛里闪着光芒。

    是钱谁不喜欢?

    我说道,“恩,希望指导员多多批评教育。谢谢。”

    “你说你要是一开始就这么懂事多好,我的身体和心里都舒服。好了你回去工作吧。”

    真是钱花在哪地方哪地方舒服,送她礼的第二天,她就把我叫去她办公室,吩咐我一个好事。

    她刚来电话的时候我还郁闷了一下,还以为是又叫我去给她降火,心想这女人这火也太旺了吧。

    没想到去了那里以后,她跟我说,自从李洋洋调走后,有两个管教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组织上觉得我这心理咨询辅导的工作挺轻松,想让我兼任一份管教的工作,至于工资嘛,当然是兼有的。

    什么组织上,这里所谓的组织上还不是你们几个说了算。但获得了兼任的工作,而且还加工资,我可在那个郁闷的办公室闷出病来了,再闷下去我自己都要去找心理医生。当然我是不会推辞的,可我没想到我的投入回报来得那么快,心里虽然高兴,按照z国千年文化的影响,假装推辞一番掩人之口是必不可少的:“指导员,我是新来的,很多规矩都不懂,自己也没什么本事,我怕以我的能力无法胜任。这个职位还是希望留给别人吧。”

    “怎么,你不想做?”指导员肯定感到奇怪。

    “是我怕自己无法胜任。”我继续演戏。就那么个工作,难道我还真不能胜任了?看不出来老子在假装推辞吗。

    老奸巨猾的狐狸从我这句话就看出来我的真实意思了,她也演戏一样顺口而出:“这是组织上的意思,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我再三推辞她就再三要求,我总算谢过指导员:“谢谢组织上不嫌弃我愚蠢能力低微,让我在充数管教职位。谢谢指导员,我一定尽心尽力,不辜负组织和指导员对我的期盼。”

    “行了行了,前段时间像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现在突然那么懂事,转变还真挺大的。不过我可要再三警告你,不该知道的事就别多嘴多眼多疑,别到时候惹出一大堆麻烦事,可别怪我没先提醒,有些事你犯了不是让你走了就算的。”指导员警告我道。

    “是!”

    “不用那么严肃,小张,以后呢你乖乖听话就好,康姐这里有的是好处给你。”她凑近过来。

    那双眼睛春意盎然。

    我把门带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套,她惊讶的看着,我说:“保险还是好点。”

    衣服都懒得脱了,把她转身过去扒下裤子就直接开始。

    没想到短短的时间,我也历练得跟她一样,床上一个人床下一个人,上一秒我们可以是严肃的上下级关系,下一秒就可以变成xx关系,然后穿上裤子,我们又如同路人。

    心照不宣吧。

    我还没结束,她就不行了,喘着气趴下去了。

    那就结束吧,我穿好裤子,说指导员,如果没什么吩咐,我先走了。

    “对了,等下。”她有些有气无力,叫住我。

    她也穿好裤子,然后打开小柜子,从里面拿出两个盒子,塞进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然后拿给我:“这个你拿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