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章

作者:总经理秘书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72章

    当我如同野兽般将这个本该圣洁的送行仪式糟蹋得一塌糊涂后,李洋洋红扑扑着脸微微喘息:“我该走了吧。”

    我像个得到了满足的无耻嫖客般,从口袋中掏出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上,悠悠的抽了一口:“对,是该走了。”

    李洋洋要离开这里,我又是庆幸又是无奈又是不舍。

    因为她的性格软弱可欺,小白兔离开这里,我是该庆幸,而且她离开了这里去更好的地方,实际上以她父母的背景,哪怕是被开除了也能找到更好的地方,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单位可以去,她父母偏偏把她送进这里来。

    无奈的是,让我看到这个监狱里编织的一张巨大的看不见底不见边界的。

    李洋洋的离开,是我意料之内,我已经知道她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只是我没想到她以这么个方式离开,而且是那么的快。

    这也只能怪我自己。

    怪自己让她去查屈大姐死因。

    很快就收拾好了李洋洋的行李,女孩子的东西就是杂七杂八的多,小袋大袋的好多。提起来后,开了门,小朱竟然站在走廊不远处。

    难道,莫非,刚才我和洋洋做那事的时候,她已经就在门口了?然后听到我和李洋洋做那事,才离开远远的?

    管她呢,反正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我和李洋洋做事了。

    小朱向李洋洋走来,李洋洋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面对小朱,脸上还带着红晕,更不好意思的是小朱,我想,她两心里都各自想着不同的东西。

    小朱伸手过来帮李洋洋提东西,李洋洋也不说话。

    三个人就这么默默的走下楼,走向监狱大门口。

    得势人聚,失势人散,尤其是李洋洋犯错被调走,很多她以前的所谓朋友,连送她都不送。洋洋对此有些不明白,还自言自语的嘟囔:“菜菜,芒果,晨晨她们都不来送送我。”

    小朱抿着嘴不说话。

    我说:“洋洋,你不管进了哪个单位,你都要明白,当你得势时,你的身边围着很多人,当你失势时,你身边就不会剩下几个人了。”

    洋洋显然听不懂,摇摇头。

    我耐心的跟她解释道:“这就好比市场的情形,早晨大家要拼命拥挤着去买东西,可是到日暮后,谁也不会往那儿看一眼。为什么呢?因为早上可买的东西多,到晚上时就没货了。同样的道理,您有权有势有钱时,大家都争着前来,因为您这里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可是你失势了,大家就离开了,因为从您这里得不到东西。而且跟你靠的太近还怕被领导误会。这就是人之常情。所以您也不要因为埋怨而断绝和她们的友情。或许过几天,她们会给你打电话。”

    洋洋还是摇着头:“什么是得势,什么是失势?”

    “好吧,听不懂就算了。”

    “她们是怕我连累到她们吗?”洋洋问我。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我只能这么回答。

    她这么一听,急忙从小朱手上把行李抢过来:“小朱那你快回去吧。”

    小朱说不行,我要送你。

    洋洋站住了,对我们两说:“你们都回去吧,不要你们送了,也送不到哪里,那里就是大门了。”

    三个人都站着了。

    我说没事,洋洋执意不肯。

    洋洋对我单独说:“你要按时吃饭睡觉,好好照顾自己,别抽那么多烟了。”

    我点头说好。

    洋洋又对小朱说:“小朱,你有空就找我好不好。”

    小朱不说话。

    “你们两在这里,住那么近,可以相互照应。”

    洋洋话没说话,小朱咳了一声,咳嗽声略带浑浊,明显的压抑呼吸,她既恐惧又愧疚。

    洋洋上前一步,“那你出去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找你好不好?”

    小朱哭了。

    洋洋看着小朱哭,她也跟着哭了,上去抱了抱小朱。

    小朱哭得更大声了,哭声中慢慢地忏悔与愧疚,然后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对不起。

    洋洋走了。

    当我和小朱送别洋洋后,才发现,康指导员和马队长远远的站在办公楼上不显眼的位置看着。

    小朱拿着钥匙去帮洋洋交给那个后勤的大妈。

    我则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刚到办公室没几分钟,康指导员一个电话过来,叫我去她那里一趟。

    我过去后,康指导员看到我,眼睛都明亮起来,然后帮我倒水,在她倒水的时候,我察觉她弯腰的一丝狡猾的冷笑。

    转身过来给我递水时,她说:“舍不得女朋友吗?”

    “是的。”我毫不掩饰。

    “走的已经走了,留下来的还是要好好工作。”她加重语气道,“小张,你可要全身心一心一意的投入在工作上,别再想其他做其他和工作不着边的事了。我这可是为你好。”

    “谢谢康指导员。”

    “明白就好。

    她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不经意的捏了我的胸一下说:“你再这样不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工作上,连我也留不住你了,我可不想连你也被调走了。”

    我明白她叫我过来的意思了,第一层意思是警告我不要再查屈大姐死因下去了,不仅是徒劳无功而且很可能被弄走,第二层意思是她保住了我,第三层意思,就是她还想和我保持那种关系下去,第四层,就是现在想和我搞,她又想了。

    果真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我轻轻推开她的手:“知道了指导员,谢谢指导员。”

    “知道啊,知道就好。”她蹲下来,手放在我大腿上,往里边蹭,“年轻小女孩就是好,你不会推开她的手的吧。”

    我知道她说的李洋洋,但假装不知道的说,“她是谁。”

    “哟,还能有谁啊,你女朋友啊。”她带着嫉妒的语气。

    看来她是有点吃李洋洋的醋了。

    “改天再说吧,今天心情不好,我会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指导员。谢谢。”我站起来就走。

    “年轻人,还是要懂点事的好。”她的语气怪里怪气的。

    傍晚下班后,也没人来办公室叫我吃饭了,李洋洋已经走了。

    我也没什么心情吃饭,抽了几支烟在办公室里想事。

    如今,屈大姐的死因我查不了,李洋洋走了我拦不住,我能做的,也就是好好在这里待下去,干好自己分内的事,若真的想替屈大姐李洋洋出头,我自己也要爬到了一定的高度,也才能有那个权力。

    可目前的情况是,我身边一个和我好的同事都没有,还是要和同事领导做好关系啊,不然的话,别说是升官升职,就是她们平时做点什么都把我排斥得远远的。看来除了徐男,还要和马爽马玲康指导员监区长走得近些才是。

    拉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除了送礼,就是打感情牌了,想想那几个可恶的黄脸婆的嘴脸,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好吧,男人嘛,受点小羞辱又算什么,能屈能伸方成大器。

    主意打定,就这么办。

    晚上徐男来找了我,在我的宿舍,这个女人还真不把自己当女人,拿了一条芙蓉王,送我的。

    大大咧咧的进来就坐在我床上,掏出烟就发给我。

    看着这条芙蓉王,我想,连徐男这样大大咧咧的人都比我懂得做人啊。

    我接过烟,跟她道谢,徐男说谢啥谢,自家人不客气。

    我问她吃饭了吗?

    她说吃了。

    我说可惜这里也没个吃饭喝酒的地方,否则我就请她吃饭喝酒,喝白酒。

    徐男说,有是有,只是我们两人去,又破费又影响不好。

    我说也是,监狱里就这么一个开小灶的地方,万一给领导看见我和徐男去那里喝酒吃肉,影响不好。只是我们自家人,不要说什么破不破费。

    徐男笑了:“自家人。”

    我说这词儿有意思,搞得我们像梁山聚义一样的。

    徐男笑完后说道:“张帆,那个女犯人死了就死了,别再多事了。你应该知道李洋洋为什么会走。”

    “是马爽马玲指导员她们一起栽赃的对吧?”我小声问徐男。

    “那我可不知道,你觉得是就是,你觉得不是就不是,只不过我就叫你别再多事了。”徐男回答我。

    看来在这里混的下来的基本都是老油条,哪怕是徐男这么个大大咧咧的人,说话都滴水不漏的,既模棱两可又回答了问题。

    我沉默不语。

    徐男又说,“原本你也是要调走的,因为你工作表现突出。”徐男重点加重语气‘工作表现突出’几个字。

    “调走?也调我到管理局吗?”我问。

    “我靠你是傻子吗?李洋洋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她那是调走,你啊,说的调走估计就是被开了。”

    “是不是有人保我?”我想到康指导员的话。

    “是。我也是听来的,小道消息。是指导员不愿意。”

    一般来说,小道消息大多是真实消息。

    “男哥,你是在哪里买烟带进来的?”我拿起她送我的那条芙蓉王看着。

    “你要抽烟吗?我那里还有的是。”她倒是大方得很。

    “不是,我想,送人。”

    “送人?”

    我解释道:“例如我带进来送你抽啊,送上司领导的什么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