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7章 外交场合

作者:零点浪漫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夫君,今夜谁伺寝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夺舍之停不下来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续南明夜天子抗日之雄霸南洋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关于海汉近一两年在东北亚地区的作为,郑廷其实所知不多。虽然安南国也派了军事观察员随海汉军前往远在辽东的战场,但其所能活动的区域仅仅只是战地附近,对辽东半岛及朝鲜半岛的国际形势却很难像海汉一样有比较清晰的认识,传回国内的消息往往只是海汉军于某月某日击溃辽东蛮军,占领某地,杀敌若干,这样比较粗略的信息。

    因此关于朝鲜国与海汉之间的外交状况,郑廷也只知道两国于去年才刚建交,却并不知道这两方在建交之前还有过一些波折,甚至可以说是海汉逼着朝鲜人在盟约上签了字。这两国结盟的最大原因还是迫于外部形势,要联手对付辽东地区最主要的敌人后金国,与当初安南在内战期间跟海汉结盟的状况有所不同。

    许裕拙因为与海汉海军的关系比较密切,甚至还亲自去过辽东战场,所以他倒是对辽东局势了解得多一点。不过能在三亚见到朝鲜国的王室成员,这也还是让他稍稍有些吃惊,因为在过去所知的历史中,朝鲜国只臣服于中国的正统王朝,并不会对其他国家表现得太过亲近。而试图驯服朝鲜的日本和后金,迄今也都还从未成功过。

    但朝鲜竟然派了一名王室成员千里迢迢到三亚参加海汉的国家庆典活动,这事要是传到京城去,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怕不是要立刻撰文斥责朝鲜王室不懂规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