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7.第207章 水鬼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直等到上午八点多,姥姥才回来,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看见姥姥回来了直接就哭上了,可能是觉得吓到了委屈吧。

    姥姥这一进屋就看见妈妈哭了,还觉得挺莫名其妙的,看着爸爸“咋得了,你们两口子吵架了啊。”

    爸爸摇摇头,看着姥姥“是隔壁的大叔回来了。”

    姥姥愣了一下“他们老两口不是回老家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大叔自己回来了,他好像是在老家出什么意外了,回来还愿的……”爸爸小声的回应着。

    姥姥皱着眉“回来的不是人?”

    “恩。”爸爸刚应完,妈妈哭的声音就更大了,“这昨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先是丹丹,那脸上都是血啊,吓得我都不行了,紧接着,大叔还回来了,然后,那头,那头……”妈妈说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姥姥看着妈妈的样子满眼的无奈的,只能望向我“丹啊,你没事儿吧。”

    我摇头“我没事儿,我不是特别的害怕。”

    姥姥点点头“那你给姥姥讲讲昨晚发生啥事儿了,讲细致点。”

    我点头,一五一十的把昨晚遇见的事情讲了一遍,顺便道出了自己的疑惑“姥姥,你不是把这屋子给封上了吗,为什么还有东西能进来啊。”

    姥姥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向厨房那边走去,我跟在姥姥的身后,看着姥姥扯过一个凳子站上去,然后在一个暖气管子挡着的墙角后面摸着什么,摸了两下没有摸到,她从凳子上下来,又在地上找,这一下,我看见了“姥姥,那有个符。”

    姥姥点点头,捡起地上的符“昨个下雨风大吧,把这符吹下来了。”说着,她皱紧眉头,扯着我的手又走进屋,看着妈妈“昨下午雷子跟那帮人打架的时候你那个菜刀没被人拎出去吧。”

    妈妈吸着鼻子愣了一下,看着姥姥“本来菜刀我拎着的,后来雷子的手一下子撞上了,当时我害怕那菜刀伤了他,顺着他的劲儿就撇门外了,连上我就又捡回来了。”

    姥姥点点头“菜刀煞气很重,在沾上点血被扔出门外,以硬碰硬,把我封好的屋子硬是给破了,自己家往生的人是可以进来的,但是,丹,你是说,你还碰上那个水鬼了?”

    我嗯了一声,指了指棚顶“昨晚它就在那上面,头发上一直往下滴着东西,滴到我脸上,就是一团头发,后来妈妈一开灯,发现是血。”

    “昨晚谁又出去了没。”姥姥接着出声道“那东西不属于这里,没人给它开门它进不来。”

    爸爸的脸僵了一下,看着姥姥“没有啊,昨晚,我……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出去了,晚上的时候电路坏了,我出去修电闸来的,跟那有关系吗。”

    姥姥点点头“那就对了,那东西就是那时候进来的,这楼虽然送走了很多人,但凡是房子它都是有门神的,水鬼它离这这么远,无缘无故的根本不可能进来,唯一能进来的方法,就是谁把它带进来,我想,那个停电也是它搞得鬼啊。”

    “那它想干什么啊!”妈妈有些着急的看着姥姥“不会是想对丹丹怎么样吧,妈,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下午我在去趟那个公园吧。”姥姥说着,看见爸爸转身去拿金姥爷送过来的房证,不禁叹口气“真是世事无常啊,说走就走了。”

    爸爸拿着房照也是一脸的难受“大叔多好个人,就喜欢喝点酒,脾气耿直,有一说一的,唯一不争气的就是他的儿子啊。”

    “他儿子呢。”姥姥直接出声问道。

    爸爸摇摇头“不知道,刚才跑出去了。”

    姥姥长叹一声“他们老两口是得不到这儿子的济了。”

    我一直乖乖的站在旁边没有说话,我的目的就是搞清楚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搞清楚了,自然也就没什么疑问了,但是还是不懂,那个水鬼找我干嘛,我又没得罪它,难不成是因为我姥姥看见它要拉替身的时候帮忙人家的忙了,所以它有怨了?

    正想着,姥姥看着妈妈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不禁皱眉“你看看你,至于吗,都不抵你姑娘呢。”

    妈妈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开口“反正我是不在这租房子住了,等金姨回来,我们做好叔交代的事情,我们就搬家。”

    爸爸坐在她旁边安抚她“哎呀没事儿,大叔那也是没办法,你看看雷子那让人来气的样,咱们刚搬过来,还往哪搬家啊。”

    妈妈闷呼呼的坐着也不再吱声了,等她情绪稳定了之后,爸爸好不容易辗转的找到了金姥爷他们老家的电话,打过去之后,才算是彻底清楚,原来金姥爷跟着金姥姥下了火车正准备去客运站转车回农村呢,就被车撞死了。

    具体情况是金姥爷在火车上没事儿就一直喝酒来的,下车的时候正好喝完一瓶白的,农村道远,金姥爷就说转车也得一段时间,他就再去买一瓶,金姥姥这边喊着让他快点去,结果,正好被道上过来的一个大货撞死了。

    我大概要回哈尔滨的时候,金姥姥回来了,一看见我妈妈就哭了,她说,她最后的就是同意他去买酒,不然金姥爷也就不会死了,唯一能稍微欣慰点的就是,他们回老家穿的是新衣服,金姥爷被撞死的时候,管怎么是穿的新衣服走的,不是破破烂烂的工作服。

    不过这事儿给妈妈落下了相当长的病根,后来洗脸的时候就说旁边有人站的,得有人陪着她洗脸,要是她自己洗的话就扑落两下,不停的往旁边看,疑神疑鬼的,当然,她后来跟爸爸在金姥姥卖房子期间还是搬走了,听说后来金姥姥卖完房子还跟着她跟爸爸吃了一顿饭,算是告别宴,期间金姥姥免不了又是一顿伤神。

    但是不管怎么说,金姥爷这个都是别人家的事情,他冲也是冲雷子回来的,而雷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那时候也找不到。

    姥姥在那天下午也带我去了南湖,一路上我都在郁闷,我觉得不来妈妈这就好了,也就不会遇见这些伤心的糟心的事情,也不会牵扯上这个水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