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3.第623章 挥挥手不是永别 (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同志们,让我们举起友谊的酒杯热烈祝贺王丹阳王设计师步入领导行列!!”

    酒店的包厢里,我举着酒杯含笑着跟大家碰杯,喝了一口才发现在座的少了个人,“张丽呢,她去哪了。”

    “哦,她啊,她刚才进来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医院的,说她家里人的情况有些不好,走的急,让我告诉你一声不要等她了。“

    我哦了一声,平了平心绪,看着同事们仍旧让自己是笑着的模样,“其实我今天请大家吃饭还有个特别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说。”

    “我们知道了啊,现在咱们都知道你等完认命就要回总公司学习去了,丹阳,记得要学点好的,千万别把资本主义压榨劳动人民那套学回来啊!”

    大家还在说笑,我牵着嘴角看着他们,“我倒是想资本主义了,但是没机会了啊,我辞职报告总监给我批完了,我马上就要走了,但是挥挥手绝对不是永别啊,有机会咱们还是要在一起聚,咱们绝对是有革命情谊的啊!”

    包房里瞬间安静下来,“你要走?”

    正议论着,个别反应快的直接出声,“丹阳,是跳槽吧,去谁家啊,给你多少钱挖你啊!”

    “不对啊,就算是跳槽也不能这个节骨眼跳啊,丹阳,别犯傻啊,你就算是跳也升完职再跳知道吗,不然你这样跳完不是还去当个小设计师吗。”

    “你懂啥,丹阳,是不是小公司挖你,让你去直接当总监什么的……”

    我摆摆手看着他们,“越说越没边儿了,我脸上有花儿啊谁都抢着用我,就是辞职了,回老家,工作年后再重新找,就跟以前求职一样,一切都重新开始。”

    大家愕然,“你疯了啊你,你现在这前途无量的你回什么老家!”

    “是啊,就算是辞职也得年终奖拿到手的吧,一万多不要了啊!”

    我垂下眼,“我姥姥生病了,我想回去看看……”

    “那简单啊,请个小假就回去看啊,看完回来在上班么,丹阳,咱们现在可正是奋斗的时候啊!”

    我长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但我从小是姥姥姥爷给我带大的,他们也怕耽误我工作,住院都不敢告诉我,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我是要留在这里,还是回去陪他们,后来决定了,一定要回去,反正在哪里奋斗都一样,我想让老人每天都能看到我,来,大家今晚多喝点,尽兴,以后记着,我在哈尔滨,你们去哈尔滨了一定要找我,我请吃饭!”

    自从跟黄小强通完电话,我就陷入了挣扎,当然,我没有跟任何人商量,甚至没跟姥姥姥爷说,就是自己考虑的,我要回去,尽快回去,哪怕回去在重新从个小设计师做起,工作么,有需要我可以做一辈子,但是家人,我想我不可能陪伴一辈子。

    “不对啊丹阳,你就算是交了辞职申请也不能说走就走吧,审批下来至少得一个月啊!”

    大家纷纷点头,“是啊,都有程序的啊!”

    我莞尔一笑,“总监给我开了个后门,我跟他说清楚家里的事儿了,所以,他放我先走,等报告彻底批下来,他会找人给我寄回老家的。”

    其实总监一接到我的辞职申请也有些惊讶,谁能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辞职,一开始,他也以为我是要跳槽,那天我说了很多,不管他信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不是跳槽,也不是要留在这个城市,更不是回沈阳,我是要去哈尔滨,回老家,后来,总监答应了,他还说要过年去看看我姥姥,也许他们也信这个吧,知道我姥姥是个半仙儿,也想找我姥姥去看看。

    我虽然吃不准总监的想法,但是这个后门的确是他给我开的,不然正常我就算是辞职也得在公司干到月底,或者是在多干一个月,但是我等不了,我还着急去医院呢。

    离开这个想法,我其实一直有,从姥姥来看我,到张丽跟我聊她奶奶的事儿,但我一直自我压制,我觉得现在回去那么之前付出的辛苦就不值当了。

    直到我听到黄小强说我姥姥生病了,我才彻底的着急,我觉得,其实放弃这些也没什么,我本身也没成功啊,重新开始,没啥大不了,不然,继续这么干下去,肯定越来越难放手,我肯定不会再有回老家的可能了。

    我要离开的决定的像个炸弹一般在包厢内炸起,大家开始对我轮番轰炸,最后又去KTV唱歌,不知道谁点了一首萍聚,情难自已时大家都有些红了眼眶,毕竟当初太难了,设计师都变成业务员出去跑盘,风里来雨里去,累的跟王八犊子一样,可终于有些眉目了,我却要走了,难受是真的,不过还是那句话,挥挥手不是永别,人生很长,我们终会再聚。

    第二天我起了一个早就去看陈姐了,又聊了两个多小时后,拽着箱子给张丽打电话,她赶来时我抱了抱她,“放心吧,你奶奶不会这么快离开你的。”

    张丽吸了吸鼻子,“第四次了,再签那个病危通知单我就要把那个医生宰了。”

    我掏出钥匙递给她,“这是我租的那个房子,先交给你了,过段时间等我姥姥出院了,稳定稳定我再回来收拾收拾别的东西……”

    她点了一下头,“好,你先办老家的事儿,等老人没事儿了再给我来电话,走吧,先去车站。”

    对于我的事儿张丽是知道的,算起来,她是公司同事里第一个知道我要回老家的,当然,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多事情没有对错,只是看你自己心里的权衡,我个人只是没想到,最后的最后,在同事间,我会跟张丽不错,甚至还很投缘。

    方彤要上班我也没让她来送我,只是在电话里聊好了以后有机会再见,不过说来也挺巧的,去车站的路上我居然看见了方阳,还没到三九寒天呢,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貂揽着一个女人的肩正在马路上走,我淡淡的扫了一眼,张丽在旁边嗤之以鼻。“傻叉,现在就穿貂,真是有病。”

    我笑笑没言语,他要是不装那也就是不是他了,人渣,这个世上永远不缺。

    临上车的时候我看着张丽还是笑,“走了,有事记得打电话……”

    张丽吐出一口气点头,“我是不是应该哭啊。“

    “哭个屁,我过段时间不是还得回来一趟吗,反正你记着咱们多打电话就好了!”

    张丽嗯了一声,“你回去也是好事儿,最起码不是能见到那谁了吗。”

    “得了吧,那榆木疙瘩,没戏,走了,打电话!!”

    “唉!记得替我给你姥姥姥爷带声好!!路上注意点,到地方了给我来电话!!!”

    “好!!”

    我上了车,隔着玻璃看着张丽,轻轻的摆手,对着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直到车子启动,我蛮有感慨的看着这个城市的街道建筑,我就这么走了,在我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去哈尔滨了,也许会有不舍,但是,我也会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