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21.第621章 没法活了(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很诚恳的向她道谢,虽然是在公司门口,但现在早就过了下班时间了,她出来晚这是敢上了,不帮我是本分,帮我,就是情分了。“

    “小事儿,不用客气,你也是的,下次看见了就直接报警,哪那么多废话啊。”

    我笑笑,:“嗯,那个……晚上有事儿吗,要不,上我家坐坐?”

    张丽看着我,似乎是思考了几秒,随即点头,“行,正好我没事儿,走吧。”

    其实你就是打死我我都想不到我有一天会跟张丽在一起吃饭,聊着聊着别说还聊得挺有感觉的,她很直爽的表示以前对我有意见就是因为我总受到照顾,陈姐又是帮忙给我找房子,又是经常给我假的,她觉得不公平,都是一样为公司效力的,仅仅因为我是从沈阳来的就多得到偏袒了吗,她当然不爽了!

    那天晚上我俩说的兴起还喝了点酒,我是小口,张丽则是举杯就干,但我不敢那么干,要是一口闷的话一般一瓶就彻底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其实一开始大家业绩都不好就算了,结果你这天天有店约,有签单,你说我们怎么想,会不会觉得是领导特殊照顾偷偷地给你什么单子了!这心情能好吗,谁不缺钱啊,干什么就全让你一个人挣了啊!”

    我摆摆手,“你真说错了,除了你签的我那单后来陈姐给我找回来了一个以外,剩下的,都是我自己去跑盘签回来的,陈姐在我租房子上是挺照顾我的,但业务上,她可没有偏心。”

    张丽喝的脸色通红,:“我现在知道了,啊,反正,就那句话吧,既然咱们俩现在坐在一起喝酒吃饭了,那以后就是朋友了,我这个人就是脾气直,有什么看不上的就爱说,以前有什么不对的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就成,我先干了啊。”

    “哎,你别喝多了。”

    我伸手抢过她的酒杯,“明早好头疼了。”

    张丽呵呵的笑,“不瞒你说啊,姐们这脑袋天天就没有不疼的时候啊,缺钱啊,缺的我恨不得去偷去抢啊……”

    “为什么啊。”

    “还不是我奶啊。”

    张丽垂着眼闷闷的应了一声,“我奶奶身体不好,总是住院啊,我得给拿钱看病啊。”

    这我就不明白了,“那为什么要你一个人拿钱给老人看病呢,你父母呢?”

    “死了。”

    我大惊,看着张丽轻飘飘的的脸不敢相信她居然这么淡定的就说出了这两个字。

    忽然就不敢再问了,我怕戳人家心窝子。

    张丽看着我却轻轻的牵了牵嘴角,“没事,我没那么脆弱,他们在我很小时候就走了,我一直就跟奶奶过,亲戚就剩一个姑姑,她自己都困难的不行,一直把我奶供我上学的话挂在嘴边儿,明里暗里的提醒我,我奶给我养大的,不是我去给我奶养老,谁去养?”

    我看着她,嘴巴张了张,只是握了握她的手表示安慰,我自认我有时候也挺会说的,不管是哄我姥姥还是姥爷,我都能哄好,但是遇见这种事,却觉得语言是无力的。

    张丽洒脱的笑笑,“无所谓,姐们三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其实我挺羡慕你的,真的,不是羡慕你别的,大学生啊什么的,那都不值当羡慕,我就羡慕你家里人总惦记你,隔三差五的给你送来点家里的吃的,尤其是你姥姥,你姥姥不是还特地从你老家跑来陪你住了几天吗,那天还去公司了,给买的水果什么的,嗨,我……“

    说到这,张丽的眼睛红了,“我奶也想来看我的,可是她走两步都会喘的难受,我看你姥姥就在想,要是我奶奶也能身体那么好该有多好,是不是我有能力的时候了,也可以带着我奶奶到处走走,不要天天的住院,天天的去面对身边的病友一个个的离开,我特别讨厌那种生命倒计时的感觉,我觉得我做什么都挽留不了她了,我现在特害怕,一走进医院我就哆嗦,我就在想,我今天来了,是不是明天就来不了了……”

    我这人看不得别人这样,一见她哭,我自己也忍不住了。

    张丽的嘴角还是笑的,可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你知道咱们干这行的就是喜欢听见电话响。说明业务多啊,可我居然会害怕,我******一看见医院来的电话我就哆嗦,我就怕哪通电话是告诉我,说我奶不行了,丹阳,你知道吗,我病危通知单都签过三次了,哪次都跟要我命一样,不带这样的吧,老天爷就是想坑我也坑的差不多了吧,不带让我父母都没了现在就剩一个奶奶也给我带走吧,我做错什么了!!“

    “张丽!!”

    我擦了一把眼泪看着她,“别这样,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都不好的,生老病死这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事情,你能做的你都做了,其实这就够了!”

    张丽扯过一张面巾纸擦了擦脸,“我什么都没做,以前我奶奶身体好的那阵儿我最忙,我特烦她总是给我打电话,晚回去一会儿就问东问西,可是现在后悔都晚了,就这么一个惦记我死活的人都要没了,呵呵,要是有后悔药我头一个吃去,我每天都跟她一起吃晚饭,每天都去烦她,最起码,日后的几十年我还有的回忆,不然我现在想起来的,都是我气她的,全是我气她的。”

    那晚我们聊了很多,聊到最后就剩哭了,她说她奶奶,我自然是想到我姥姥了,就这么哭着哭着俩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中间也忘了谁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接起来还胡说八道一通,等电话一挂,我还蹦跳的在那里唱歌,“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那时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踩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澎湖湾……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消磨许多时光,直到夜色吞没我俩在回家的路上……”

    “澎湖湾啊,澎湖湾,外婆的澎湖湾……”

    张丽笑着坐在沙发上陪我挥舞着胳膊,最后也忘了唱了什么,反正就瞎唱,直到最后彻底的断篇。

    我其实严重怀疑我的肝解酒能力不是很行,除非在自己喝酒前就必须控制不让自己喝多,否则那一多了,百分百就断篇,胡闹。

    等早上的时候我一睁开眼,我跟张丽俩人都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她的脚还搭在我的肚子上,到处都一片狼藉,我甚至还恍惚了那么一下,这是哪里。

    手机铃声兀自在那响起,我眯着眼接起电话,声音哑的要命,:“喂……”

    “你昨晚喝了多少啊!!”

    一听见黄小强的声音我还挺惊讶的,:“……没喝啊”

    “没喝?我就差隔着电话闻到你的酒味儿了!”

    我脑子还有些发晕,眯着眼在那挠头,“你有毛病啊,我一个奔三十的人了喝酒关你屁事儿啊……”

    “那女疯子呢?”

    “谁女疯子啊。”

    “就抢你电话骂我那个,我怎么得罪她了我,这家伙给我骂的,什么陈世美负心汉白眼狼,我干过那些事儿吗我!!!”

    我大脑一阵短路,尽量搜索者昨晚发生的事情,只记着隐约的接了个电话,然后张丽还跟我抢着跟手机里的人说话……

    猛地就清醒了,我一屁股坐起来,“我昨晚跟你说什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骂我,什么难听你骂什么,王丹阳,你这都跟谁学的!”

    我微微的挑眉,“就只是骂你了是吗……“

    他的声音在手机那边顿了顿,“对。”

    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那喝多了谁知道能说什么啊,行了啊,骂你两句也不疼不痒的,你别跟我一般见识,谁叫你正好给我打电话的,挂了!!”

    放下手机,我心里还突突一阵儿,幸亏没酒后吐真言啊,不然没法活了!

    “谁啊……”

    张丽嗓子跟我一样的哑,“你那个梦中情人啊。”

    “梦中情人?”

    我差点就吐了,“谁告诉你的!”

    张丽躺在那手却指向我,“你,你说那家伙就是个情伤跟智商一样的脱节的蟑螂,可是你却喜欢上他了,不是梦中情人是什么,你还让我骂他,说他有病,再不跟你告白你就找别人去,没见过这么二的人,反正我是把我能想到的渣男都骂他身上了,哦,对了,最后你还冲着手机喊了一声什么早就忘了那唐宋长什么样了,就记着一个三炮为你打架,还问他是不是从小就暗恋你,怎么,你们小时候还挺爱背诗的啊……”

    “啊!!”

    我一声惨叫的躺下来用被子死死的蒙住脸,:“没法活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