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8.第618章 正轨(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丹啊,你好好工作,家里事儿别惦记,年纪不小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好好的吃饭知道吗,千万别糊弄!”

    星期一的上午我请了一会儿假就给姥姥送上车了,“我知道姥姥,路上注意安全。”

    “没事儿,到沈阳你妈接我,到哈尔滨小强接我,我一老太太啥事儿没有,你回去吧,嘱咐你那个领导赶紧治病,别耽误了!好了,要开车了,你赶紧下去,放假了赶紧回去啊!”

    “嗯。”

    我木木的转身下车,站在原地,看着姥姥坐着的雷锋号慢慢的远离视线,我没哭,也不想哭,只是默默的咬牙,努力工作,这样,才能在有生之年更好的照顾姥姥。

    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我微微的有些发怔,陈姐居然拎着一些礼品袋子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丹阳,你姥姥呢!“

    “走了啊,车都开远了。”

    “什么!这么快啊!”陈姐跑的一头大汗,看着我一脸气急的皱眉。:“我这东西还没给你姥姥带回去呢!你姥姥家地址给我,我给邮过去把。”

    “不用。”我看着陈姐摇头。“我姥说你赶紧去看病把病治好了就行了。”

    陈姐叹口气,看了看手里拎着的东西非得塞进我的手里,“那你拿回去,等你休息带回家!”

    “哎,陈姐……”

    “收着!”

    陈姐义正言辞,“我那天是太不舒服了,所以就没尽到什么礼数,这是我应该的,丹阳,别跟我客气行吗,你姥姥帮了我多大的忙啊。”

    我垂下眼没在多言语,“谢谢你了陈姐。”

    “是我谢谢你啊。”陈姐揽住我的胳膊让我上她的车,她要送我回去,“要不是你看出什么了我现在还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哎,昨天我去医院折腾一天,本来合计今天去上门谢谢你姥姥的,谁知道她还回去了,这事儿闹得。”

    坐进车里后我看向她,“那陈姐,你的病确定是什么了吗。”

    陈姐摇摇头,“做的切片,得三天出来呢,不过,我经你姥姥的启发,心态都放平了,我是做了错事,惩罚我是应该的,你知道吗,我现在信佛了……”

    “信佛?”

    我怔了怔,“是加入什么吗。”

    陈姐微微的笑了笑,“不是什么组织,就是初一十五去寺庙烧香放生,没事听听看看经文,昨天的时候我下载了一个佛曲,很好听,听完心里也舒服,我之前是造业,以后不会了。”

    听着陈姐这么说,我点点头也就没再多言,佛教是导人向善的,我姥姥家里也有观音像,有时候适当的接触接触,身心是会得到放松的,最起码,我们得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

    一切好像回到原点,下班的时候我不再着急回家,因为很清楚,回去也只是我一个人。

    晚上掐着时间感觉我姥姥差不多能到家了,刚要把手机拨出去,电话自己就响了,看了一眼来电人,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

    脑子里很清楚的记着,自从上次我在电话里说我要跟方阳结婚之类的话后我们俩好像就没联系过了,你妹的,谁叫你说我是你妹的!

    “喂。”

    接起电话时我还故意的起了个范儿,一副我正在忙抽空接他电话的样子,事实上,笔记本电脑正在我眼前放着电影。

    “是我,你姥姥让我送回家了,我打电话告诉你一声,你不用担心。”

    “哦,那……谢谢你啊,没事儿我挂了。”

    “等会儿,你挺忙的啊。”

    “还行啊。”我假装能施舍给他几分钟的样子,“有什么事儿要说吗。”

    “没别的,就是你怎么和我撒谎啊,你姥说你压根儿就没跟那个富二代……叫什么来的,啊,方圆,没跟人处对象啊,你怎么还说把你俩要结婚了。”

    “方阳,人家叫方阳,还汤圆呢!”

    我故意刻薄的提醒他,“那是因为我没跟我姥说的太详细,我怕我姥觉得我们认识没多久不靠谱,人不就得慢慢了解吗,你又不懂!“

    “……”

    “说话啊!”

    “你……那个,别被人骗了就行。”

    “得得得!我忙着呢!挂了!”

    恶狠狠地挂掉手机,无声的对着屏幕说了声有病,一老爷们也就不离这三句半了,别被人骗了,别被人骗了,怕我被人骗你早干什么去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哎,也就怪了,怎么一到黄小强这我气性就大了呢!

    一连几天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节奏,陈姐又开始请假,在单位我也没有多问,公司渐渐地步入正轨,我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也不可能整天盯着领导,不过我也知道,她请假也许是跟她的身体有关,要检查吗,现在生点病别说你自己不知道是什么病了,就是知道,那到了一个医院都得重新检查一遍,各种排队,等号,要是没个认识人什么且有的折腾了。

    直到忙活到周末,我刚准备关办公桌上的电脑,陈姐的电话就给我打来了,我当时还没太当回事儿,只是一边往包里装着手机钥匙一边夹着手机接着,“喂,陈姐。”

    “丹阳啊,下班了吗。”

    陈姐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没有精神,我嗯了一声,起身又检查了一下自己落没落东西,“马上就走了,还有什么事要安排吗。”

    “没,我在医院了……”

    “在医院了?”

    我愣了一下,“去取检查结果吗,现在确定是什么病了吗。”

    “我现在已经跟公司请完长假了,大概,以后也不能回去了,我的病,有点严重。”

    “什么病!”

    一听她这么说我紧张上了,:“没事儿,虚病不是去了吗,你别太紧张了,自己别吓唬……”

    “宫颈癌。”

    “啊……”

    我其实不太知道宫颈是什么,但一听最后那个字儿,心里各种哆嗦!

    “那个,陈姐,你听我说,那个……”

    “医院建议子宫全切,我先在这儿住院,先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就要去沈阳做这个手术了。”

    我一听全切这样的字眼就接受不了,慌忙的开口道,:“你现在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去看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