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7.第617章 平衡(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五分钟后,除了还在地上抽搐痉挛的陈姐弟弟,那些孩子已经全不见了。

    很奇怪,我还以为他们还得是走窗户走门,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谁知道就是那种说不见就不见了的,也许是不想让我看到吧,不过那些在我烧纸盆子里乱抓的小手我想我是需要消化一阵儿才能忘了的。

    陈姐有些虚弱的躺在沙发上,应该是被姥姥打的不轻,我是没多言语,只是看着姥姥找来一把剪刀把陈姐身上的红布都给剪碎了,嘴里轻声的交代,“那口血吐出来就好了,虚病给你去了,有时间赶紧去医院看看,看看身上的实病是啥,早确定,早治疗……”

    “谢谢你了大姨,我弟弟这儿……”

    姥姥扫了一眼还在地上吐白沫子的她弟弟,“他没事,就是冲到吓着了,得缓一段时间才能好,不过我觉得这是好事儿,得让他知道深浅,不然他这一直不知道害怕,以后该犯错还是会犯错的,等他精神好点了,你也跟他好好的唠唠,别说这些孩子打下是不是作孽了,就是谁家姑娘也不能没名没分的这么打孩子,现在时代是变了,年轻人或许不在乎这个,但我活到这个岁数,还真是经常遇见因为这种事儿闹病的,不耽误身体,也是耽误运气的。”

    说着,姥姥缓了一口气,:“有个事儿我还得跟你说一声,经过这个事儿后,你弟弟要是还不知道回头,那这辈子也别指望能要到孩子了,子女缘分都薄了……”

    “什么?”

    一听到这个,陈姐紧张上了,挣扎着坐起来,:“大姨,我家就指望我弟弟传宗接代了啊!”

    姥姥无奈的摇头,“那这也没办法啊,这都是你弟弟自己做出来的,能不能再有孩子,那就看你弟弟以后自己的造化了,要是以后知道给自己积点德,那四十岁以后兴许还能有点希望,不然啊,将来连个送终的人兴许都没有呢。”

    陈姐的脸色有些难看,一来是被那口血闹的,二来也有可能是担心她这个弟弟,她弟弟再不是人不也是她的亲人不是?

    “大姨,我,我……”

    “啥也别说了,个人有个人的命,我该做的事儿就是帮你把虚病去了,其实这种小鬼儿没多大造化的,也好送,就是孽终究是做下的,我想我说啥你心里也都明白,好自为之吧,你自己也要赶紧顾点自己的身体,不然也是个麻烦啊……”

    一直到我们离开,陈姐的弟弟被弄到床上了还在那微微的抽,陈姐看上去很虚弱,她还要给姥姥钱,姥姥没要,意思她就趁着现在天还不晚赶紧去医院吧,她既然是干这行的那就是举手之劳,没出太大的力气,主要是不想看着陈姐出事儿。

    陈姐当时就哭了,她对我姥姥说大姨您真是一个好人,我谢谢您什么的。

    姥姥一脸的淡然,临出门前只扔下一句话,姑娘啊,没啥过不去的坎儿,知道不对以后不做了就行,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是要知道轻重,不然后悔就晚了。

    我扶着姥姥下楼,出小区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忽然就想到了什么,“姥,是不是你刚才打车的时候特意下去走一圈就想好了要用鞋底子打陈姐啊……”

    姥姥看向我,“你说呢。”

    我挠挠头,“我还以为你能打那些小孩儿呢。”

    姥姥叹气,:“那孩子都够可怜的了我打人家干啥啊,谁做的孽谁受惩罚,小孩子死了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的,没吃没喝的,是最可怜的,我用鞋底子在人气旺的地方走一圈,是想让那些孩子知道我厉害,别再淘气,打小陈,则是让他们看看,大人不是不讲理的,他们没能出生就走了,这换个思维想也是命里注定的事儿,你得让他们明白谁对谁错,小陈让他们没能出生是小陈的错,但根儿在她弟弟,可他们回头再来磨人,害上面的人,那就是他们的错了,摆弄这些事儿啊,有些时候不一定非得下死手,主要还是得讲理,知道吗。“

    我点点头,“我知道了,结果已经造成了,再闹也改变不了什么了,您得让陈姐知道轻重的同时让那帮孩子明白,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虽然这个结果不是很好,但您能做的,就是两边平衡了。”

    姥姥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我们都没在言语。

    有时候想想,我们的能力真的很卑微,人作为这个世上的造物主,很多时候甚至有些独裁的意味,我们会决定一些远比我们弱小的生命生死,可我们有时候却又忘了,生命本来就是平等的,如果他们是因为我们来到世上,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剥夺人家生存的权利。

    可惜没办法,站在姥姥的角度,她能插手这件事儿的本身时,就说明面对的就是阴阳两隔,而事件的背后,一定都是生死,她这一己之力,只能尽量的去平衡,而有时,却又是真的不被理解的,难怪姥姥会说累,会早早的就说不再做这些事,就连我这个还未踏入半仙儿行列的旁观者,都觉得,这行,有时候真的不适合内心脆弱的人去做。

    你永远不能从自己的价值观去考虑一件事,想做个好先生,必须要从大局出发,换言之,恶人未必会有恶报,虽然姥姥会给他一些惩罚,但按照他曾经做下的孽来对比,这点惩罚,未免太微不足道了。

    可是没办法,姥姥要做的,是为活人考虑,那些东西在可怜,终究也是过去式了。

    星期日,我还是态度强硬的带着姥姥去了海洋馆,姥姥一开始嘴里念叨着也是跟我妈一样的话,意思是不要花这钱,因为她一打听,门票得一百多一人,她舍不得,但我说了,必须去,我休息的时间太少,要是还不好好的陪陪姥姥我自己心里那关也过不去!

    姥姥一开始是怕我生气的,但是她站在海洋管里抬头看着成群的鱼从头顶游过还是像个孩子般啧啧称其起来,“哎呀!丹啊,你看,你看!这啥鱼啊,这都没见过啊!”

    我笑呵呵的看着她,直到有工作人员打扮的美人鱼从里面游过,姥姥更是惊讶,“哎呀!这里面还有人儿呢!哎呀,这太俊了!”

    等从里面出来,我又带着姥姥去看了海豚表演,姥姥一直让我给她照相,美滋滋的说要拿回去给姥爷看,我当然是有求必应的,内心深处是由衷的觉得,能在姥姥身边当个乖乖女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旁边的游客看我和姥姥还觉得羡慕,有的帮我们合照问姥姥我们是什么关系,姥姥一脸自豪的跟人说,“这是我孙女儿,特意带我过来的玩儿的,我这么大岁数头一次看见海豚啊!都是托我孙女儿的福啊!”

    旁边的人就顺着姥姥聊,“是啊,您这孙女儿真不错啊,现在很少有年轻人对老年人耐心啦,他们都有自己的圈子,不爱带我们玩儿!”

    姥姥就更高兴了,“不,我孙女可爱带着我们玩儿了,她可孝顺了!!”

    我听的心里不是滋味,看着这个满脸灿烂的老太太,其实我自己知道,我给她的时间太少了。

    那天晚上回去后姥姥还在给姥爷打电话,一遍一遍给姥爷讲着那海洋馆有多好,那海豚还会跳舞,最重要的是她还摸到了,说到最后,她很得意的问姥爷,你摸过海豚吗,我摸到过!

    呵呵,人其实岁数越大,真的越像小孩子的。

    可电话一放下,姥姥看着我就有些担心了,“丹啊,姥明天就回去了,先去沈阳,然后让你妈给我买下午的车票,我得回哈尔滨了,你姥爷我听他声音有些哑,我怕他看我走太长时间一个人在家上火了。”

    我当然想自私的再挽留姥姥,可我这条件不好,留姥姥在这儿就有一种让她照顾我的感觉,点头也就同意了,:“那得半夜才能到哈尔滨吧,您能找车回去吗。”

    “小强接我,没事儿,我给他打个电话就成!”姥姥笑着答道,“那孩子准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