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6.第616章 送走(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听姥姥喊完这个,我后背本能的拼命朝着墙上靠,与此同时,眼尾也控制不住的往门口的玄关位置瞄着,心里是很清楚的,姥姥既然是喊了一声来,那肯定是通知他们过来的!

    等了能有十几秒那么样,一切都毫无异常,我眼看着那张冥纸烧完了,不禁有些奇怪,这阵仗都摆好了他们怎么还不来啊!

    “姥,这怎么……”

    “别说话,来了!!“

    我的话还没等说完,姥姥就打断了我,一双眼睛瞪得那叫一个炯炯有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像是姥姥说出来的话有魔力似得,我冷不丁的就打了一个激灵,当时就知道自己是起反应了,眼睛更是死死的盯着玄关的位置,就觉得一会儿百分之百会从那里跑过来一个小孩儿……

    呼呼……呼呼……

    凉飕飕的小风开始慢慢的在室内蹿腾,连同静止的窗帘也同一时间摇晃起来,我想这都不用我这个体质偏阴的人去体会,正常人也会觉得不对劲了,刚才还是好好的艳阳天啊,而且最最重点的是现在还不是晚上,是太阳光明晃晃的白天啊,室内忽然就阴森上了。

    “嘿嘿……嘿嘿……”

    小孩子的笑声就在这小风中清脆的传了出来,我眼睛瞪得更大,死死的看着玄关,默默的告诉自己,一会儿要是从我脚前面跑过去了我一定要淡定,淡定!

    “看清楚了!!!”

    姥姥又是一嗓子喝出去,我视线一挑,差点没叫出来,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看的那叫一个清清楚楚,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儿,甚至更小,一身是血的居然从窗户外正在往这屋里爬呢!

    苍天啊,我一直以为他得是从门口进来,谁知道是爬窗户啊!

    还没等我走出下一个反应,姥姥忽的伸手往陈姐弟弟的眼睛上一弹,“让你看看你做的孽!!”

    陈姐的弟弟一开始还处于有些莫名其妙的状态,被姥姥这一手指弹过去后表情发蒙了那么三五秒,随后一低头,发现那个满身是血的从窗户外爬进来的小孩儿正在抱他的大腿,嘴角当时就咧开了,“妈呀!这什么玩意儿!!”

    “爸爸……爸爸……”

    那孩子居然还叫着他爸爸,伸着血糊糊的小手拼命的想让陈姐的弟弟抱起他,可陈姐的弟弟都要崩溃了,不停的踹着腿,一副想要给孩子踢飞的架势,:“走开!走开!谁是你爸爸!走开!!”

    见孩子都要黏上了,他更要疯了,抬脚就要跑,这一跑就拽到那个他手上跟陈姐绑在一起的红线了,疼的当时就佝偻起身子,:“救命啊,手指要折了,手指要折了!”

    我不是当事人,我不知道这玩意儿被个红线系着能有多疼,不过看他那样子肯定是很难忍受的,见那个小孩儿就喜欢腻着他,心也算是放了放,这就叫冤有头,债有主,谁做的孽,谁自己承担,当时我真是心里一点同情都没有,按理说我这么个同情心泛滥的人最见不得人被吓成这样了,可在场脑子里就一个想法,这是你孩子,来找你还不是应该的,你怕什么,你应该抱起来亲亲啊!

    ‘嗵嗵嗵……’

    我正在那想着,小孩子踩着地板跑过来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下子倒是从在我之前瞄着的地方跑过来的,就是玄关那,一个小孩儿嗵嗵嗵就跑了过来,这个能比刚才从外面爬过来的稍微大一点,身上也没太多血,仔细的一看我还认识,就是在陈姐办公室里玩儿的那孩子!

    这孩子跑的经过我身边,也是直奔陈姐弟弟的而去,上去就要抱他,:“爸爸,爸爸!!”

    陈姐的弟弟已经满脸崩溃,用力的捂住自己的眼睛,:“走开!我不是你爸爸!我不是你爸爸!走开!!!”

    姥姥就站着没动,好似很有耐心的在等,而陈姐除了被他弟弟一开始拽线弄的疼的叫了一声后也就没有在发出什么动静了,我观察她的眼神,只是看着她弟弟那剧烈的反应有些疑惑,感觉她是没有看见这些孩子的。

    “嘿嘿……”

    “爸爸……爸爸……”

    这下子我头皮还是麻了,没等在那自己合计多一会儿,这孩子的数量开始急剧上升,有的还是从窗户外爬进来的,有的居然是从洗手间出来的,最诡异的是两个还从卧室里跑出来,她弟弟这是做了多少的孽!

    最后等孩子都出来了,那吓不吓人咱们就先甭谈了,要么正常人一辈子也看不到这么多胎死腹中的小孩儿,就是很渗人,弄得屋子里的空气凉飕飕的不说,这些孩子长得还都不一样,有的很白很白,像是A4纸一样,而有的却长得胡不烂啃像是被烧焦了一般,更有的一身血的,紫了嚎青的,没一个是看着特正常的,可爱这个词儿我第一次不想用来形容小孩儿。

    稍微的数了一下,大概是有八九个,就这个陈姐的弟弟,他要死啊,这种人下辈子别让他再托生为人了,太造孽了!!

    “别过来!!别过来!!!”

    他弟弟还在喊着,整个客厅此刻都充斥着他尖叫撕裂的嗓音,他害怕,我知道,但这怪谁,你要是不被好好的吓一吓我觉得都对不起这些叫你爸爸的小孩儿!

    姥姥这时终于有了反应了,看着男人身上像是金字塔一般挂着的孩子张了张口,“今天我好好的给你们出出气,但你们记住,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从今以后,再敢上来淘气,那奶奶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自然是我习惯的样子抽了三根儿烟,随后单脚一跺,我正想着姥姥要干嘛那,没想到姥姥居然脱下了自己的一只鞋,并且抡着那鞋就对着陈姐打上了,“我打你个心狠手辣屠害生灵!!我打你个枉为人母四六不分!!“

    姥姥的力道很大,我甚至能清楚的看见姥姥的胳膊轮的老高,鞋底子抽的声音也是啪啪直响,陈姐疼的在沙发上尖叫不已,她想坐起来,但是被红布绑的动弹不得,只能拼命的屈膝,:“我错了,我错了啊!”

    与此同时我觉得最奇怪的是陈姐的弟弟,姥姥明明是打着陈姐的,但是她弟弟却好像是比她更加痛苦,被姥姥几鞋底子打下去直接躺倒地上,身上也抽搐起来了,不过这却便宜了那帮孩子,他们直接都骑到陈姐弟弟的身上玩起来了!

    “丹阳!烧纸!!”

    姥姥硬鞋底子打着陈姐还抽空交代了我一声,我自然是不敢怠慢,赶紧几步上来蹲到那个盆儿边拿着冥纸就烧起来了,还一下不敢烧太多,怎么说都是在屋里,烟要是大了外面人见着了不得以为是着火了啊。

    一开始那纸特别的不好烧,由于跟那些个孩子离得近我也是哆哆嗦嗦,等纸好不容易点完了,陈姐噗的一下连续吐出来了两口泛黑的鲜血,当时给我吓够呛,还想着是不是被我姥给打出什么毛病了,毕竟陈姐的身体也的确是有病啊!

    正想着,陈姐的弟弟也开始大幅度的痉挛,并且往外吐白沫子,你说我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瞄了一眼姥姥的脸色,只能做着她交代的事情,也不敢多问,直到姥姥再次开口,“钱也送去了,人也给你们出气了,从哪来的就给我回哪去吧,再敢上来,事儿我就不会这么办了!!”

    这句话绝对好使,我只感觉盆里的纸砰的一下,猛地着的大了,烤脸的感觉让我不自觉的往后面移了移,也不知道是呛得还是怎么样,眼里一直流泪,等我擦眼泪的时候发现有好几个小手在我烧纸的那个盆里抓啊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