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15.第615章 都叫来(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一听他这说话阴阳怪气的我就受不了,什么玩意儿啊,你之前要是在电视上看见过骗子那就觉得所有干这行的都是骗子啊,这也太一竿子打死一船人了!

    “小弟!你怎么说话的啊,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胡大姨是有真本事的,我没说我最近什么情况她就一眼瞧出来了!!”

    陈姐虽然是怒气冲冲的呵斥了一声男人,但他的神情依旧是不屑的,切了一声张了张嘴,“他们干这行有的时候都是看一些心理学的书,说些模棱两可的话三骗两骗的就让你把你自己的情况给说出来了,回头你想想就知道了,这哪里是算的啊,分明就是你自己说的!”

    “你……”

    陈姐还要张口,他小弟懒洋洋的打断了她的话,:“不是我不尊敬老人,而是骗子不值得我尊敬,那个是她孙女吧,你说是你们公司的设计师,这个大姨要是真的这么厉害干什么还让她孙女出来上班啊,继承她的事业不就得了吗,神算子啊。”

    嘿!这号人简直太可气了,你不信就不信你在那夹枪带刺的说谁呢你!

    “小弟!!!”

    陈姐嚎的一嗓子,“你三十多岁的人了说话能不能注意点,这大姨是我求着才……“

    “好了。”

    姥姥在旁边摆了摆手,“多说无益,既然他觉得我是骗子,那就让他看看我怎么骗人的吧,咱们快开始吧。”

    真的,我有时候真的特别佩服姥姥的那种心理承受能力,我的表情已经明显憋不住在爆发边缘了,姥姥却依然面不改色,说句实在话,我要不是看这男的是我领导她弟弟我早就上去挠他了我!

    还我继承我姥姥的事业当个神算子,他把这行当当成敛财了啊,当谁都像他的思想那么龌龊呢!

    陈姐听完姥姥的话一脸的过意不去,“实在对不起大姨,我弟弟是真的不懂事儿,他就这德行,一直就不知道好赖了,家里惯出来的谁都管不了。”

    姥姥没多言语,只是扫了一眼男人的脸点点头,“是啊,这现在就同时跟三个女人交往,是谁都管不了啊,你把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拿出来吧。”

    “什么!!!”

    陈姐的眼睛一瞪,上去一把就揪住了男人的耳朵,“三个?莎莎这事儿刚完事儿你怎么还有俩啊,你不怕累死啊你!!!”

    男人龇牙咧嘴的在那哎呦,“姐,姐,你轻点,我没有!我现在就莎莎这一个,这都是这个神婆在瞎说的!!”

    “我瞎没瞎说你心里清楚。”姥姥淡淡的回道,:“小陈,咱们快点开始吧,你要教育你弟弟的事儿等我走了再开始。”

    “哦哦,好,我这就去拿。”

    陈姐恶狠狠的松开她弟弟的耳朵,“回头我再跟你算账!!“

    等陈姐走了,我仔细的看着男人的表情,他揉着耳朵,脸半低垂着,眼神是明显闪烁的不敢看我姥姥的,我想姥姥是说对了的,只是他不承认,还同时跟三个女的交往,渣男啊,大渣男!

    正愤恨的想着,陈姐拿出厚厚的一踏红布出来了,“大姨,这都是按您说的尺寸给裁的,您看行不行。”

    姥姥点头,“还有别的东西都一起放客厅沙发上吧。“

    陈姐嗯着继续忙活着,一起去柜子里拿东西,一会儿又去厨房拿东西,趁着这个空档姥姥交代我去把门口的对联福字都给撕下来,门上什么都不留。

    我不明白姥姥的用意,但还是先去照做了,撕下来后才轻声的问道,“姥,撕这个干吗。”

    “你说呢。”

    姥姥反问我,我仔细的想了想,继续压低声音,“就是让他们进来是不是,那些孩子什么的……”

    “对,有些走的太早了,我就算是留门见红他们也不敢进的,这次,自然是大门全开,我让他们大大方方的来,心甘情愿的走。”

    我哦了一声,刚要继续张口,就听见陈姐招呼了一声,“大姨,都准备好了。”

    姥姥随即长吐出一口气,问了一下洗手间的位置过去洗了洗手,出来后就让我往旁边靠靠,将茶几移走,把沙发前面的位置给空出来,我站的不远不近,当然,一百平的房子客厅再大能大到哪去,所以我只能贴着墙站着,尽量给姥姥到出足够的不碍着她事儿的空间。

    待空地儿到的差不多了,姥姥先是示意陈姐站到她的身前,随后展开陈姐准备的红布,木乃伊大家都知道吧,陈姐就像是木乃伊那种的被姥姥用红布给从头到脚的缠上了,当然,头跟手脚都在外面露着,就是身上给缠上了。

    我的理解就是红色辟邪,既然姥姥要把那些被陈姐用药给流出的孩子弄回来,那保不齐这些孩子就往陈姐的身上钻,毕竟她现在身体还有病,虚的很,正是那些东西喜欢好上的身体。

    等红布缠完了,姥姥再拿出陈姐准备的一根红线,就是红色的毛线,很长的一条,一侧绑在陈姐的手腕上,而另一侧,则系在陈姐弟弟的中指上,这个用意我不太明白,我只是知道要是中邪的人是要掐中指的,可能,也是怕那些孩子上他弟弟的身吧。

    红线绑完,我看着姥姥恶狠狠地咬破自己的手指,当时我心里就紧了一下,是心疼,很久没看姥姥这么做过了,咬破之后姥姥就把血顺着红线擦上,别说,那个男人被姥姥说了一下同时交往三个女朋友后还挺老实的,再也不在那白活些没用的了。

    姥姥有条不紊的做着这些步骤,最后再把陈姐准备出来的公鸡血抹到她之前用自己血擦得红线上,做完这些后回头看了我一眼,“丹啊,你拿着铃铛子啊屋里摇一圈,然后再去把门锁打开,门掩着不用大开,窗户都打开。”

    我嗯了一声,摇了一圈铃铛后走到大门扭开门锁,然后在轻轻的带上,防盗门都沉,就算是不锁门,外面看也像是关上一样,抬眼看向窗户,现在的天儿正热,所以陈姐家里的窗户现在都是开的,没有关的。

    “姥,窗户都是开的……”

    姥姥点了点头,从兜里拿出烟点着三根儿插到一个碗里,随后在烧一张冥纸扔进事先就准备好的不锈钢盆里,等纸烧尽后姥姥登时大喝一声,“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