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09.第609章 孩子孩子 (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方彤吸了一口凉气,“丹阳,不会你那天晚上说见到的那个东西就是我对象的弟弟吧!”

    我点点头,“应该就是他,那孩子的那身棉袄给我的印象挺深的。

    方彤有些害怕,“他不是一直在跟着我们吧,不是跟我就是跟我对象?”

    姥姥安抚一般的看向她,“放心吧,孩子没恶意的,再说,你不是护士吗,你的工作环境会让你很难撞到这些东西的。”

    这下,不但方彤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了,看着姥姥,“姥,你不是说医院脏东西最多吗,小时候,你都很不喜欢我在医院待的时间长。”

    姥姥点了点头,“医院脏东西的确多,但是我摆弄这行当这么久,还真就很少给医生还有护士看过这些东西,不是说没有,但真的很少,因为医生就跟当兵的一样,身上都有煞气的,有些医生那更是经常上手术台,说句不好听的,不小心那闹出人命是常有的事儿,可人家不也该当专家当专家,该升职就升职吗,人家的运势也没被影响啊。”

    这么一听,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啊,像我们普通人一去医院总觉得不舒服,难受啥的,可一听医生这个职业,谁都会觉得敬畏甚至了不起的,而且你看这些医生,一个个都很好的,还是最受尊敬的职业,按理说,他们是时刻所处于一个阴气重的环境里的,可人家咋一点邪事儿都没遇到啊!

    正想着,姥姥居然有那么一丝调皮的笑了笑。“其实鬼也怕他们的,因为他们总是动刀啊,咱们都知道脏东西是怕屠夫,想想,医生用刀子给人开膛破肚,那是不是也跟屠夫一样了,脏东西怕他们的!”

    方彤张了张嘴,“可我,是护士啊,我不动手术刀啊。”

    “扎针么。”

    姥姥开口应道,“扎针也是一样的,虽然护士不会像是医生气那么重,但你放心,护士也不是常撞的,毕竟那环境也会影响你的,再说了,不管是干啥职业的,记住,只要你自己不怕,那就啥事儿没有,说句不好听的,你半夜上楼真看见一个,就在你对面站着了,啥都不用惧,惹急了你就吐他一脸唾沫,他不敢惹你的!”

    我居然笑了,看着姥姥,这老太太其实真的挺可爱的。

    一见我姥姥这么聊天,气氛也瞬间松弛下来了,方彤看着姥姥嘴角轻笑,“嗯,姥姥,你这么一说我还觉得挺逗的!”

    姥姥挑眉,“怕啥啊,都是人吓人的,记住,人才是这个世道上最厉害的,没事!!”

    我们年轻人出去聚会的时候总会带一个能活跃气氛的,毕竟有时候你跟我熟,他跟他熟悉,要是没有会活跃气氛的人在场那很容易冷场尴尬的,但我没想到,我姥姥居然成了我们四个中活跃气氛的,听完她的话,大家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剩下的时间自然就在一个轻松的氛围里度过了,给方彤和她对象看了看结婚的日子,姥姥说那天结婚也挺好的,不犯毛病,还说年轻人找结婚的日子,一年当中只要看那天是自己有煞星避开就好了,余下的日子啥前儿结婚都行,没那么多讲究。

    毕竟日子是要自己过得,主要还是看两个人的性格,如果性格不合,那就找个大合的日子结婚最后也得分道扬镳。

    方彤听着连连的点头,其实最后我觉得味道有些不对了,因为他们俩明明是来找我姥姥看事情的,最后完全变成被我姥姥灌输生活哲学了,各种的,你让我三分,我倒退五步,可以吵架,但不要冷战,有话就说,生气不要过夜,天塌不下来。

    走的时候方彤还要给姥姥留红包,姥姥死活不收,说他们来买的东西就不少钱了,顶红包啦,送出门的时候方彤还悄悄的告诉我,等过年的时候她一定会去哈尔滨看我姥姥的,到时候一定让我姥姥给他们两口子做个护身符,这老人家真好。

    我当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荣耀感,我姥姥的好那是谁都能看到眼里的,虽然她是先生,但是她却不主张一味的沉迷这些,因为她说,活人,有活人自己的活法,有挫折那都是正常事儿,别老整些没用的,一有点事儿就合计我是不是运气差得解解什么的,没用,来人世就是受苦来的,都享福了那生活还有啥意思,总得有点困难,有点不甘,生活才有奔头么。

    回来后我看着姥姥笑嘻嘻的坐到她身边,“姥,赶明个我给你弄我们学校去给学弟学妹们演演讲吧,你这挺会灌输生活道理的啊!”

    姥姥撇嘴,“得了吧,我没念几天书现什么眼啊,我不图与谁听我的话,就你这么一个孙女儿,你听我的就行了!”

    我重重的点头,“我听啊,我肯定听!你说啥我听啥!”

    姥姥挑眉,“真的?”

    “真的!”

    “那好!你明天不能去上班!在家再给我休息几天!养养身子!“

    “姥!”

    我当时脸就哭丧下来了,“我得工作赚钱啊姥!”

    姥姥哼哼着,“看,就这么听我的,自己家人都没整明白我还给谁上课去啊……”

    我把头枕到她的肩膀上,“那我明天就在请一天假,后天一定得去上班了,在这儿工作不容易的,现在市场竞争很大的,你外孙女儿没那么高的设计天赋,要是在不勤奋点,早早的就会被淘汰了……你不也说,将来我接不接你的仙儿,都得有个自己的工作么……”

    姥姥不在多言,点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现在的年轻人不容易啊,丹啊,辛苦了。”

    我微微笑着闭上了眼,这样的不容易我们年轻人一点都不怕,怕的,是身边依靠的人忽然不在了,那该怎么办。

    事情都过去了,我晚上睡得也就好了,因为答应姥姥在休息一天在家养着,所以哪怕自己起来后生龙活虎我也得憋着,不敢跟姥姥说我要去上班,想带着姥姥出门她也不去,没办法,就继续做图,打电话给有意向的客户定见面的时间,不得不说,其实工作还真是现代年轻人的安全感,没对象行,可要是没工作,那内心的惶恐真是没法形容!

    “丹阳,身体怎么样了,不用多休息两天啊!”

    一跨进设计部,同事就跟我打着招呼,:“你姥姥来给你请假说你病的挺重那!”

    我放下手提电脑,看着他们笑笑,:“没事儿,就是发烧,我不在这两天你们没把我落多远吧,说,都签几个了!这个月谁能第一!拿奖金了可得请吃饭啊!”

    他们摆摆手,“哪那么简单啊,谁有你点子旺啊!我们都等着你请吃饭那!”

    我一副潇洒的样子,“要真是我得奖金那我保证请大家吃饭!”

    正聊着,陈姐白着脸出来通知我们开会了,我跟在一个男同事身边。“陈姐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同事微微摇头,:不知道,她也是今天才来的,好像是生病了,咱们公司是不是风水不好啊,怎么你们女同事都爱生病啊。“

    我没应声,在会议室里规矩的开完早会,听了一下陈姐布置的定额,还有总公司那边下达的各种规定以及任务,无非就是每个星期必须要有多少店约,成交率必须高于几个点,八点半之前没进公司打卡就算是旷工,不听迟到借口理由,当月的基本工资直接减一百块钱,既然是出来打工,那这种被压榨的感觉是必须要随时承受的,哪个公司也不会养大爷的。

    开完会,陈姐看了我一眼,“丹阳,来我办公室一趟。”

    哦了一声,我跟着陈姐身后直接进她的办公室,推开门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下,一个小孩儿正在陈姐办公桌后摆放着一株坐地发财树旁蹲着玩儿,看见我们还咧着嘴朝我笑了笑。

    我微微的蹙眉,肩膀动了动,身体反应不强烈,一时间没法确定那是不是脏东西……

    难不成是陈姐把自己家孩子领来了?

    陈姐直接坐到办公桌上,看着我直接退过一些单据还有复印过的我的租房合同,“这是总公司审核过来的,我签过字了,你拿去咱们财务那编领报销金额吧,你现在租的这个房子公司没有办法全额报销,我给你争取的是一个月八百,你看……”

    “陈姐。”

    我打断她的话,眼睛仍旧看着那个小孩儿,“你是领孩子过来的吗?”

    “什么?”

    陈姐怔了怔,顺着我的眼神看到发财树那,随即皱眉,“什么孩子啊,我家孩子都上初中了啊。”

    我凉酥了一下,刚要开口,就看见那个四五岁的小孩儿站起了身,微微不悦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嗖的一下从打开的窗户上跃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