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08.第608章 你弟弟(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一出口,方彤也一副惊了的样子看向他,“姥姥说的弟弟是指的你亲弟弟还是说你叔伯的弟弟什么的。”

    “他亲弟弟。”姥姥低声应着,伸手摁灭手里的烟头。

    方彤挑眉,“可是,我跟我对象处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他有亲弟弟的啊!”说着,她求证一般看向自己的对象,:“你不是独生子吗?从哪里还出来一个弟弟?”

    “我有弟弟的。”

    方彤的对象皱着眉开口,:“就是死了好久了,他比我小八岁,死的那年是冬天,上学的时候过马路被车给碰了,那年我才十七,我记着我那时候上高中,接到信儿敢到医院,他就要不行了,当时还能说话那,他说他要不行了,以后不能给我爸妈养老了,还跟我说,大哥,照顾好咱爸妈,等还想说的时候,就咽气儿了。“

    说到这里,方彤的对象也很有感触的擦了擦眼泪,“你想想,我弟弟走的时候才九岁,还说那么懂事的话,我妈能不受刺激吗,当时就不行了,有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大道上看见跟我弟差不多大的孩子就喊我弟弟的小名,说我弟弟去上学了,放学就回家了,一直不相信我弟弟是走了的,后来还送到医院看,吃抗抑郁的药,直到我上大学,我妈才渐渐的好了,我爸就把家里所有关于我小弟的东西都烧了,就连我弟的照片都让我爸给藏起来了,不想让我妈看,就怕我妈再犯病什么的,所以家里没人会说这个的……”

    方彤听着也不在多言语,点了点头,“是挺可怜的,那你怎么一点都没给我念叨过这事儿啊。“

    “我说这个干啥,想起来就难受。”

    方彤的对象说着,鼻头也渐渐的泛红,“他走的太早了,要是现在还活着,怎么也得考大学了。”

    姥姥示意我给方彤的对象递过一张纸巾,继续开口道,“别难受了,之前这孩子一直没走,小孩子吗,这还是横死的,就算是没了,在下面也不能说走就走的,你仔细的想想,你弟弟这是不是正好走了十年了,十年讨封,该回来要钱了,你给送点纸,他这回就彻底的走了,要是不想让你的父母知道怕他们在难受,这事儿就你自己去办就可以了。”

    方彤的对象点点头,接过我递过去的纸巾深吸了一口气后看向姥姥,“可姥姥,我还是不懂,你咋说我弟弟帮我啊,他是我贵人吗,说实话,我工作一直就挺不顺利的,要是我弟弟真的保佑我,我不可能现在还一直被外派,按照我的工作年头,早就应该转市内业务了啊。”

    姥姥长吁了一口气开口道,“你弟弟救过你的命的,没他,你现在坐不到这里。”

    “救过我的命?什么时候啊?!”

    “最近。”

    姥姥说着,仔细的看着他的脸,“你眼底泛黑本是大凶之兆,流年不利说的就是你,今年本该有血光之灾的,但额头清润说明有人护佑转危为安,仔细的想想,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很惊险的事情,本该会发生很严重后果最后却安全化解的。”

    方彤看着她对象皱眉,“有吗,你在外地出差的时候……”

    “没有啊,我在外地的时候……”

    说着说着她对象没声了,猛地一拍手掌,“肇事!我开我对象她哥的车就在前段时间肇过事的!我开车手法不太行,所以速度一向不敢开很快,但那天就是着急,可能也是想着去接我对象,哦,那天我对象应该就是跟这个王,王设计师在一起吃饭的,我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特别焦躁,就想开快点,然后眼瞅着前面的车跟我离得很近我也不知道减速,甚至有那么一种想要把路上的车都给撞飞给我让路的想法,很突然地想法,我自己也控制不住!”

    缓了缓气,方彤的对象喝了一口水继续开口,“直到真的要撞上了,我这才像是忽然清醒了似得知道去踩刹车了,但还是撞上了……不过要是按我之前那个状态那撞上后果就不敢想,就像是不受控制了似得,我自己过后想想还真的很后怕的。‘

    姥姥挑眉,似乎意料之中,“那车本来就有东西座,你再时运低,出事儿正常的,不过你应该感谢你弟弟,不然你这被迷了,可就坐不到这里了。”

    方彤也吓得不行,“哎呦,我就说他咋能忽然这么虎把人后保险杠给撞了那,原来根儿在这儿啊!”说着,她用力的握了握她对象的手,“赶明个我陪你去给你弟弟上坟,既然姥姥说你弟弟是十年要讨钱了咱们就谢谢他!!多送点!”

    姥姥摆手,“不用搞那些,就正常送就行了,。虽然他弟弟帮他挡了一下,但这些年,他弟弟三五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身边,搞得你对象的运气也很不好的,运气不好,自然是影响工作运程,这也是造成你对象早期工作,求学坎坷的原因之一,送钱的时候让你对象自己去吧,就跟那孩子说,好好的走,别挂念家里人了,这样,才是对活着的人最好的报答。”

    方彤的对象应着,“好,我记下了,我肯定会好好的去跟他念叨的,唉,这些年我都没怎么去看他,其实,他走的时候穿的那身棉袄还是捡我剩下来的呢,活着的时候也没穿着啥好的,没想到,他还一直能来看我,帮我……”

    我皱了皱眉,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看着方彤他对象不自觉的张了张嘴,“你那个弟弟,是不是小平头,很瘦,穿着一身浅蓝色带黑条纹的棉袄?”

    方彤的对象有些惊诧,“是啊,那棉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一直喜欢,那是我叔叔在我小时候从国外买回来的,买回来我穿不多久就小了,后来我妈就收起来,收了好几年,一直到我弟弟大了就给他穿了,你怎么知道?!”

    “我见过他的。”

    我轻轻的开口,“我姥来那天我跟方彤在路上的时候见到的,他当时就站在马路对面……唉,原来不是无缘无故看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