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02.第602章 不死都轻的了(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鬼?”

    我鼻子还能清楚的闻到他身上的酒气,“什么鬼啊,你做梦梦到啦?”

    说着,我回手几步走到餐桌那里拿起面巾纸递给他,“先擦擦血,用不用去医院看看啊。”

    “没事,就是撞了一下挡风玻璃!”

    方阳接过面巾纸捂住额头,呼吸稍微的平复了一下到透着那么的一丝尴尬,“应该没大碍。”

    说话间,姥姥穿好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着方阳的样子也是微微的惊讶,“咋的了这是?不是让你在家今晚做梦聊聊吗,这怎么一脸的血啊。”

    方阳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嘶嘶的声音,看着姥姥沉了沉气,“姥姥,我看见,看见那个女鬼了……”

    姥姥皱眉,“看见了?在梦里看见了就给你吓成这样了?”

    我也不明白,虽然姥姥说的过程有那么点渗人,但做梦吗,谁没做过恶梦啊,不至于这样啊,把自己吓得头破血流的?还撞挡风玻璃上了!

    “方阳,你是梦醒了之后吓到了所以就开车过来了?”

    “我,我……”

    看着他这一见我姥姥还犹豫上起来的样子我不禁开口询问,“是不是你一睁眼的时候就发现那个女的坐在你床边啊……”

    女人的思维一向敏感丰富,想象力一般都是没边儿没际的,所以一见方阳这样支支吾吾上了我直接就自己在那推理起来了!

    “丹,你让小方说,来,小方你坐一会儿,稍微的顺顺气儿,别紧张,没事儿的。”

    姥姥说着,拉着方阳走到沙发上那坐下,之后给他倒了一杯温水,“这咋的是喝酒了是吗。”

    方阳手上还捂着我给他的面巾纸,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一下头,“嗯,喝酒了,不过,一见到那东西,我这酒也醒了。”

    我重新递过几张面巾纸给他,:“换一下吧,那个要透了,要是血一直止不住就得去医院了。”

    “谢谢。”方阳看着我点头,接过我新递过的纸巾再次的捂住前额:“应该没事儿了,刚才上来的时候血挺多的,止住了,没大碍的。”

    姥姥嗯了一声,“那就喝点水,说说你这是咋回事儿,大晚上的,怎么还能喝酒还能看见那个东西呢。”

    方阳垂着眼,提了一口气看向姥姥,“姥姥,这事儿是我不对,怪我没听你的话,不过这回我真的信了,你怎么说我都配合,只要能让那个女的走,让我干什么都行,真的!”

    姥姥眉头渐渐的发紧,“到底怎么了,你怎么能看见呢,我不就是让你在家睡觉吗,这东西还没给你磨到时候呢!你一个大男人,现在就是想看也费劲啊,阳气也还算是壮的啊!”

    “就是……”

    方阳的嘴里含糊着,似乎是一狠心,咬牙开口道,“我在车里试的您说的方法,所以一睁开眼,这就,这就清楚的从室内镜里看见了……”

    “啥?你在车里试的?我不就让你在车里撒石灰粉吗!”

    方阳点头,“是,我洒了石灰粉了,其实,就是因为这个石灰粉闹出来的事情,我回店里的时候本来是想找这个石灰粉的,但是店里没有,正好我一个朋友来看我,他说他那有,我就去拿了,他就问我要干什么,我寻思这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跟他聊了这事儿了,他听的还觉得挺新鲜的,晚上就叫了我别的几个朋友,说大家喝点酒,我晚上睡觉的话来觉也快,就这样,晚上,我们就一起去喝了点酒……”

    姥姥再旁边面无表情的听着,“所以,你们喝喝酒,就根本没把这当回事儿了是吗。”

    方阳懊恼的叹了一口气,:“姥姥,我不怕你说我,我长这么大真没见过这东西,我都不信!就是大家喝喝酒他们就起哄说是不是真有这东西,有本事我亲眼看见再给他们拍张照片见识见识什么的,我们就在一起瞎聊!我也是脑子一热,就说那东西明白长辈讲就在我车里,我回去就去车里看看,看着了就给他们拍照片!”

    我在心里咂舌,得,这种的几乎就不需要给予同情了,你还拍照片,你咋不跟她搂着脖子来张自拍呢!这年头,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我看着脑瓜子还是撞的轻了!

    姥姥的神色渐渐的开始发冷,“然后你就一个人回去就逞强了是吗!”

    方阳声音低的要命,满满的都是没脸见人的样子,“嗯,我当时喝的不少,借着酒劲儿回车行本来打算烧完烧纸就拿着红布上楼的,也按您老说的方法念叨完了,但是不知道咋的,正好我哥们给我来电话了,还故意拿话激我,我这一冲动,就去驾驶室座上了,然后用红布蒙上眼睛……“

    我瞄着姥姥轻轻的撇嘴,该,这不是纯活该吗,还在车里就这么干上了,人家能不如你的意吗!

    姥姥的脸紧紧的绷着,“就这么看着的?!”

    方阳咽了咽口水,“我正迷糊的感觉自己要睡着了,就感觉有人摸我的脸,第一下,我还没在意,就把手给扒拉到一边儿了,但是感觉那手很凉,第二下她还摸我的时候,我感觉到不对味儿了,酒一醒,红布当时被我一扯,就看见,就看见……后面坐了个脸色煞白的女的……”

    说着,方阳一脸难言惊恐的看向姥姥,“脸就跟这墙皮一样的白,还没等我看清楚长相,就开始冒血,头上不停的冒血,我吓得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合计赶紧跑,但是车门打不开,就手忙脚乱的把车给打着火了,然后就往这边开,开到一半就看见一个一身红的长发女的忽然从车灯那里朝我的车上扑,我这吓得一脚刹车,还以为撞人了,这头就撞风挡上了!!”

    姥姥看着他没有言语,表情各种这是你自找的不爽,按照姥姥的说法就是这种事都是相对严肃的,你可以不信,但你不要去以玩笑的手段尝试,越不当回事儿,人家自然是要给你苦头吃的,妥妥的自找的!

    见姥姥不言语,方阳就继续开口,:“结果,我下车一看,我根本就没撞到人,而我这一抬眼,发现我车里副架势反而还坐了个女的,瞅着我还咧着嘴笑,那真是阴笑啊,给我吓得,就玩命儿跑到这里来了……”

    我听的各种凉飕飕,赶紧往姥姥的身边靠了靠,妈呀,这不死真是捡了一条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