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90.第590章 啥预兆(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这事儿,搁谁听了谁都得往一起联想吧。

    陈姐倒是长叹了一口气,满是感慨的开口,“其实我表姐这个人是最嘴硬心软的,你也看出来她是奔着打仗去的医院,结果一看人病成那样了,也不合计去掰扯遗像的事儿了,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念叨了,说人啊千万不能做缺德事儿,不然还真有现世报这一说,她说这事儿保不齐就跟她老公公有关啊。”

    能没有关系吗,被我压得吱哇乱叫唤的,还吓唬我,说我弄脏他的床的,肯定得不乐意啊,不过我推算下时间,那个房东的嫂子是早上犯病的,也就是说在遗像被我找到的时候也许那个老人就去找他大儿媳妇儿麻烦了,不管是人是魂,被人这么利用,肯定都不舒服。

    “那房东的意思就是这个遗像的事儿就不追究她嫂子了是吗。”

    “还追究啥啊!”

    陈姐一脸看开的模样,“她说她嫂子一得这个病就让她想起她老公公了,也有可能是她老公公给她出头了,她想了想了,那房子也不大,犯不上因为这点事儿就跟她大伯哥一家撕破脸,况且她们家其实也不差这一套房,我那个外甥自己也能赚钱,之前她是想争一口气,但看现在她嫂子都病了,这也算是吃到苦头了,以后这病好了都不能利索,说不定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她说要把那老房子卖了,钱就两家对半分了,也算是领情了!”

    这我倒是明白了,看来陈姐的这个表姐心眼还真的不错,这种事儿真的没法掰扯,不过,我细一想想,也许之前被我压得那个老人就是这个心思,他知道得让大儿媳妇儿为自己做的错事儿付出代价,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的二儿媳妇儿心眼好,看见大儿媳妇儿这样就不会追究了,变相的,也把这个房子的问题解决了。

    不禁咋舌,这姜还是老的辣啊,不然这两个儿媳妇儿吵来吵去,弄得两个儿子说不定最后都得翻脸,虽然现在看上去是大儿媳妇儿付出的代价惨点,但那个老人也算是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和谐了,不容易啊,死了死了还得操心家里后人的事儿,我居然莫名的就有了那么一丝的心酸之感。

    陈姐也对这件事儿发了一会儿感慨,说这事儿邪性,真不是一般的峰回路转,我倒是一直没吭声,见的多倒也不觉得奇怪了,想想小时候的事儿,那才叫真正的邪性呢。

    “好了,不说这个了,丹阳,你这个新房子合同给我吧,我一会儿顺便回公司复印一份整理一下好交给财务。”

    我嗯了一声,拿过合同号小声的说了一嘴,“陈姐,这个房子有些贵的,公司可能没办法全报销吧。”

    “没事儿,我知道,这房子价格肯定不能……一千五一个月!?”

    陈姐说着,看着合同上的价位还是惊了一下,看来是远远的高过她的心理预期的,“丹阳啊,你没讲讲价吗?”

    讲什么价啊,黄小强也没给我机会啊,嘁哩喀喳的就租完了……

    “没有,当时就看着不错就签合同了。”

    陈姐抽了一口凉气,“是这样丹阳,你这个,可能真的没办法全报销,员工调外后的这个住房费用一般不能高过八百的,不然这……”

    “我懂。”我点头,“要是我开公司我也不可能让一个员工去住这么贵的房子,这成本的确是太高了,没事儿,陈姐,公司能报多少都行,剩下的我自己补。”

    “哦,你心里有数就好。”

    陈姐把合同收到包里,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干,其实要是业务多了,这点钱也不算是什么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我垂着眼艰难的笑了笑,“我会努力工作的,谢谢陈姐的照顾了。”

    陈姐嗯了一声,“我旁边的位置还给你留着呢,这房子我看应该不会有那些糟心事儿了,你好好干,要搞好同事关系,咱就算是上来,也得让人心服口服不是?”

    我知道陈姐指的是什么,重重的点头,“我知道了陈姐,我会努力的。”

    陈姐满意的笑了笑,刚要继续开口,兜里的手机就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脸色当时就变了,真的是上一秒对着我还春风和煦苦口婆心,下一秒看着手机就阴云密布大雨前兆了,我瞄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显示出了弟弟两个字,接起电话,陈姐抬脚向着旁边走了几步,声音也透着冰凉,“又怎么了!”

    不耐又有几分反感的样子我在公司还真没见到过,就听见陈姐在那边有些压抑的愤怒的说了一句什么你的破事儿我不会再管了就恶狠狠的撂下了手机,我自然是不解,心里暗暗的合计着应该是她弟弟给她添什么堵了。

    不过看样子是人家的家事我也就没欠欠儿的张嘴问,转过身,陈姐把手机揣起来看向我,“你先休息吧丹阳,我回公司了。”

    应该是她弟弟跟她说啥了,所以情绪看上去也受了很大的影响,我点点头,刚要开口,却发现陈姐的眼皮往上,发际线以下浮起了一层黑灰色缭绕的雾气,朦朦胧胧却又异常的清晰,就在她眼皮上方的部位悬着笼罩着,特别像咱们现在经常在电视上看见的雾霾气象。

    不过这空气被污染的局面要是忽然在室内而且还是在一个人的脑门子前面出现不就奇怪了吗!

    “哎,陈姐,你的头……”

    “怎么了?”走到门口的陈姐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蹭到什么了啊。”

    没了,在陈姐摸得那一下就没了,这是啥情况啊。

    “没,就是,你出门一定要注意车啊,过马路一定要看着点啊。”

    陈姐笑了,“知道了,几步路的事儿,走了,你休息。”

    “好。”

    等陈姐走了,我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愣了几秒种后飞速的给姥姥拨去了电话,“姥,印堂发黑是不是就是指的额头上有黑色的雾气啊,这是要倒霉的征兆还是要有什么血光之灾啊!是不是得避一避不能在到处乱走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