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83.第583章 谁能不疯了(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丹阳,这是……这是你从哪找出来的啊。”

    我看着陈姐那张渐渐发白的脸,身体有些控制不住虚弱的倚靠在门框上,“陈姐,这事儿,是我要问你,屋子里,怎么会有老人家的遗像。”

    老房子最忌讳里面有曾经往生者的遗物,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城里人岁数大了身体要不行了都没有往家拉的,都是放在医院咽气儿的,这是为什么,一来是现在城市里有规定不让在家门口扎帐子办丧事儿说是扰民,剩下的原因就是房子的事儿了,楼房里走过人不知根知底儿的谁敢去住,别说租了,卖那都是得藏着掖着的,谁都不带说这个屋子里送走过人的,这还把遗像放在海绵垫子底下,这不是明显让我走背字儿撞邪么!

    我说我怎么夜夜做恶梦,身体也不好,运气还差,根儿就在这儿了!

    陈姐站着没敢动,也没说把遗像拿起来仔细的端量确定是谁,那个遗像就在我床上放着,遗像上的老人好像就在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咽了一口唾沫,陈姐看向我,“丹阳,这个,是我表姐的老公公,走了一年多了,在医院走的,不是死在家的,这屋子……”

    我抬起手,打断了陈姐的话,“陈姐,我不是说老人在哪去世的,说实话,我不怕这些东西,我小时候也接触了很多,哪怕是有老人在这屋子里去世了,只要是岁数大正常走的,那都没事儿,可这遗像是被放在海绵垫子下面的,明显是人为故意的……”

    “故意的?”

    陈姐愣了一下,随即摇头,“不可能,谁能这么干啊。”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陈姐,不瞒你说,我姥姥就是摆弄这些事儿的先生,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我,做人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自认,我也没得罪过谁,谁也不会故意的这么坏我,自从我搬进来,我就会做到有人说我压他的梦,我一开始,想着是自己的工作压力太大,后来,我也用了一些自己知道的方法,梦就不做了,但昨晚忽然就严重了,也许你不信,昨晚我就看见这个老爷爷坐在床对面的大衣柜里瞪我,真真儿的……”

    陈姐听着我的话吓得一激灵,不由得往我的身边凑了凑,眼睛还瞄着那个大衣柜门,“丹阳,你可别吓唬我啊。”

    我这么折腾一通是一点都不害怕了,说来也奇怪,自从我把这个遗像翻腾出来,就一点事儿也没有了,啥也看不着了,可能也跟老人舒服了有关,翻腾出来了,我也不压他了,自然就不闹我了。

    第一时间,我先给我姥姥去了电话,这才找的陈姐过来,“陈姐,我没有必要吓唬你,你自己看吧。“

    说着,我伸手把遗像给翻过来,背面,能隐约的看见一个血印,被人用手指按得,“你看,这上面有血印,我姥说了,要是有血的,就是自己家人按上去的,沾了直系亲属的气儿了,睡在这个床上,相当于压老人的棺材板子,一般人不会这么干的,别说我住了,谁住这个房子都不会消停的。”

    姥姥说这个老人也许并不想怎么吓唬我,因为我给送了香后也算是消停了一段时间,但我这忽然来事儿了,女人的月事常常被人理解为晦气,但其实也有别的效果,比如说有时候可以用在辟邪上面,我没破过身,身体还阴,这血厉不厉害先不说,你就是把月经血弄在个活人脸上他也得生气吧,何况这个月事血还相当于淋在人老人头上了,说白话这老人就是难受的不行了,想不急眼都忍不了了!

    我猜想他老伴肯定也是跟他葬在一起的,所以这老两口才一起出来跟我掰扯,这事儿搁谁头上谁能挺住,要不是我还算是经验丰富抽冷子整这一出儿我都容易疯了。

    陈姐没有当即应话,而是看着血印子紧紧的皱了皱眉,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我,“丹阳,你是说你家里有明白人对吗。”

    我点点头,“嗯,陈姐,你还是找房东过来看看吧,问问她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我大不了换个房子,但要是别人再在这住,这样的事儿不弄明白的话都容易给人吓出精神病来。”

    真要是再把人吓出个好歹来这事儿就彻底的大了,精神分裂,这个房子先且不说结局如何,陈姐的这个表姐就负责人一辈子吧,这我都说轻的,要是承受能力差的直接吓死了呢,这更不好整了。

    陈姐摇摇头,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丹阳,有这么严重吗。”

    我叹口气,“你要是不信,今晚就把这个遗像重新放在床垫子底下,你在这儿睡一宿,看看……”

    “别,我给我表姐打电话问问,我问问她吧。”

    见我表情严肃再加上大姨妈还有些被折磨成分也是面无血色的脸,陈姐掏出手机急匆匆的就按出号码,“我问问我表姐是咋回事儿,不管怎么说,怎么也不能把遗像搁这儿,这谁看见了谁心里不哆嗦啊,别说是放在床底了,就是挂墙上我看见了我也害怕啊!”

    陈姐这个时候到没有因为我的态度有什么微词,我也不管那套了,工作中陈姐是我的领导,但这事儿的确是搞得我差点都要崩溃了,心里各种想要不干回去的冲动。

    房东在那边听见陈姐说的情况也觉得诧异,没二话,直接就说要过来看看,撂下电话的时候我还听见她在那头喊,怎么可能呢,我老公公的遗像咋会在那个房子里呢,我都收拾的溜干净的啊,等我马上过去!

    没过二十分钟,房东就风风火火的过来了,都没用我再仔细的叙述一遍情况,双眼看着那张遗像是越瞪越圆,陈姐吃不准她表姐这是啥反应,试探性的张了张嘴,“表姐,你看这是咋……”

    “小姑娘。”

    房东却忽然看向了我,眼睛仍旧瞪得溜圆,“你在这儿住下后见没见到啥人过来敲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