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69.第569章 送(番)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丹阳啊,你咋的了?做什么梦了,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

    我当时混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虽然知道是自己做梦,可还是抽离不出来,“我梦见早上看见掉河里的那个男人要进屋,一个劲儿的敲门,吓唬我……”

    当时我还以为我妈会不信呢,或者是再多追问我一些细节,但是没有,我妈看着我只是表情紧了一下,随即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没事儿,别害怕,我陪你睡。”

    妈妈直接就进了我的被窝,开着灯,等我再次睡着她才迷糊了一会儿,等到五点多钟吧,我妈就去起来了,我听见她在那屋给我姥姥打电话,说我好像是撞邪了,但是这个节骨眼上要是生病啥的那就耽误大事儿了,我姥姥咋跟我妈说的不知道,就是那天早上要上学的时候,我妈弄了一把剪刀,用红布包着,塞进了我的书包的最下面,然后跟我说没事儿,让我别怕那个男的,她给我想辙。

    我当时也不知道妈妈能给我想什么办法,但是背着那个书包心里倒是挺踏实的,等那天晚上我爸来接我放学了,我才知道,我妈去那个臭水沟男的淹死的旁边烧纸了,自己一个人去的,我爸还跟我念叨呢,说你妈胆子多小啊,还敢大晚上的去那烧纸,还不让我靠近,哎呀,我都没想到啊……

    说来也奇怪,那晚我并没有闻到那股子臭味儿,就是身上的鸡皮疙瘩在进楼栋的时候会抽冷子起来一下,我虽然看不着,但是我知道这个反应就是那个男的跟我离得近了,所以我就起反应了。

    妈妈还是陪我睡觉,我问她去烧纸是送那个男的吗,她也没跟我说,就说不用操心这个事儿,我是知道我妈胆小的,她以前一遇到这种事情都躲闪不及,我也想不到我我妈妈烧纸送人能什么样,但是没想到的是,我妈当时烧连烧了七天,真的是七天,还赶上有一天我放假不用去晚自习,我看我妈就又收拾利索带这个大包拿着手电出去了,当时臭水沟那边儿有灯,可是旁边不是有一趟小树林子么,那个林子黑,我爸要陪她,我妈说不行,就得自己去!

    我也不知道哪根儿筋不对,就偷偷地跟着我妈妈出去了,等到了臭水沟那,我就站在上面伸着脖子看我妈,我妈就在那个石阶上,把从包里拿出来的冥纸还有一些我家晚上的菜给带出来,然后嘴里就开始说话了,:“我也对你很讲究了,连续给你送吃的送钱花,你不要在跟着我姑娘了,要不然的话我就找厉害的去打你,你别以为我吓唬你,我这么大年纪了就指望这么一个姑娘了,我啥也不怕,不管是是人是鬼敢让我姑娘难受或者是生病啥的我都不会放过他,我给你送点吃的送点钱也是看你可怜,你要是识趣儿你就吃饱喝得了赶紧走,我以后疯年节啥的再来看看你,但你要是不识趣儿,那我丑话可就说在前头了。”

    当时真的没想到,没想到我妈妈会说出这么多,我心里的滋味儿说不出来,第一次觉得自己要考的一些,千万不能让妈妈跟着我上火,等到冥纸烧到一半的时候,我看着那火光就出来奇怪事儿了,就是有个黑影子,是个黑影,看不出是谁,只能看见个黑乎乎的东西站在火光前,就在妈妈的对面,好像是看着妈妈烧的冥纸,我心里总觉得那个黑影就是那个男人,但当时吓到了,也不敢说喊一声我妈什么的,倒是我爸合计我大晚上出去咋还不回家,找来了,在后面拉了我一下给我当场就吓个不行!

    这个小插曲算是我高中三年唯一能称得上稍微邪点的了,后来我妈再去没去烧纸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了,只是我包里的那把剪刀一直装到了高考的前一天,后来我姥姥又托人给我弄来了一个狗牙,专门辟邪的,给我系到了脚脖子上,让我上大学的时候戴着,我真的,当时脖子上戴着我姥给弄得护身符,脚脖子上还有狗牙,连我的大学同学都说,王丹阳,你这装备的挺齐全啊。

    当然了,大家开玩笑么,我也没在意,主要是自己身体好就行了。

    高考的时候我算是正常发挥吧,不过我妈接到当地她最想让我去的一家本科艺术院校的录取通知书时还是兴奋的不得了,先是给我姥姥姥爷打电话,然后是给我爸那边都不怎么联系的姑姑打电话,那年暑假,带着我有几分衣锦还乡的感觉回哈尔滨了,我们这边儿考上大学都得办一下,像是升学宴什么的,沈阳这边我妈就小规模的找了个酒店,亲戚不多,都是我爸的单位同事,还有我妈处的比较好的邻居,也就三四桌吧,回老家再办,就属于大办了,我家那边的邻居多啊,亲戚也都在那了,所以我爸妈的同意还是很明显的。

    我三年都没回去了,再回去肯定是感觉变化明显的,房子虽然没变,但是跟我一起玩儿的孩子,莫名的,都会觉得像大孩子了,李奶奶自然是第一个领着红红来****的,美名其曰,让红红上我这取取经。

    红红看见我居然会羞涩,有些不好意思的打着招呼:“丹阳姐,你回来了。”

    “嗯,你要上高二了吧。”我笑着看着她,犹记得她小时候最喜欢叫我丹丹姐,听得我这个腻歪啊!

    她点头,“嗯,就是我学习不好,考本科肯定费劲了。”

    李奶奶就在旁边张口,“红儿啊,奶不给你压力啊,正常考就行,你看丹阳,人没有压力,人就发挥的好,可别没怎么地就给自己吓到了,最后秃露反帐的就丢人了!!”

    姥姥一听她这话就急了,“你瞎说啥啊!”

    我也没听懂李奶奶的意思,就看着她叹了一口气,“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那阵儿李琴太眼人了,天天说玲玲啥干部,啥清华北大的,最后,不还是重念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