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65.第565章 人心,是最难揣测的东西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有些意识的时候就觉得疼,哪哪都疼,嘴里就止不住的哼哼着,然后迷迷糊糊的听见我姥姥一直在小声的叫着我的名字,丹啊,丹啊……

    想睁眼睛,但是睁不开,耳朵边很嘈杂,人很多,捕捉到了很多的声音,但是大多数都是凌乱的,没有头绪的,只是有些意外的是好像是听见董玲玲在哭,但又不确定是不是她,思维是浑浑噩噩的,那种感觉真的是极其痛苦。

    等到真正的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病房里当时人还挺多的,除了别的住院的病号家属,还有姥姥姥爷,但是我眼睛一抬,没想到居然看见了黄小强……

    本能的问姥姥我是咋得了,姥姥看着我眼熬的通红,一看就是一直没睡,嘴里直叹着气:“丹阳啊,到了了你说你咋还能吃这么大的亏啊,你妈这今天的车就回来了,你是要吓死我们啊!”

    我还是不知道我怎么了,躺在床上又听见姥爷在旁边满是担心的问我哪还难不难受,主要是脑袋,怕我把脑袋摔坏了,后来医生还过来了,然后也问了我一些问题,例如我在哪上学啊,哪个班啊,好像也是在测试我的反应能力一样,后来我才知道,我是摔的有那个轻微的脑震荡,怕有后遗症,其实这个不算啥严重的,我脑子是只是感觉稍微的昏沉一些,但是不至于摔傻了,或者是耽误记忆力啥的。

    最严重的算是肋骨骨裂,这个不能动,就躺着,一动就疼,特别的痛苦,还有这胳膊,以前不就是骨折伤过么,这下子等于再来一下了,又得复位一次,等于是旧伤未愈,再添新伤,想不疼都不行啊!

    等医生走了,姥姥一直给我盖着被子嘴里一直念叨着:“丹阳啊,不是姥说你啊,你说你咋这么不小心啊,稀里糊涂的咋就能从楼梯上滚下来了,幸亏当时你们学校的值班老师撞上了,不然你这可咋整啊!对了,你还得谢谢小强,前前后后,都是这孩子帮着你们老师忙活送到医院的!”

    “对啊!”姥爷也在旁边点头:“小强这孩子好啊,一大清早就过来了。”

    我听着姥姥姥爷的话直接看向黄小强,:“谢谢你啊。”

    黄小强的表情倒是有些不愤,直接开口:“王丹阳,你跟你姥姥说说,你是咋得被董玲玲和宋和给推下来的。“

    我愣了一下,我被推下来的?

    脑子里用力的想了想当时发生的一刹那,我记得很清楚,是我自己踩空从楼梯上滚下来的。

    姥姥听着黄小强的话皱了皱眉,看向我,“丹阳啊,小强说你是被玲玲跟那个叫宋和的小男孩儿给推下来的?”

    “肯定是,胡奶奶,我一点儿没骗你,那个董玲玲不是什么好饼,她跟那个宋和处对象,结果这事儿还把王丹阳给连累了,其实跟王丹阳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她们俩把王丹阳给叫到侧楼梯的,不然王丹阳能摔到楼下吗,都是他们俩整的事儿!”

    黄小强丝毫不忌讳什么的张嘴说着,姥姥一脸的着急:“小强,奶奶知道你是好心,你是担心丹阳,但是这话不能随便说,你看你董叔昨天下午来了听见这些多难受啊,咱们还是听小丹怎么说……”

    听着姥姥的话我渐渐的明白了,原来我昨天被送到医院后姥姥跟姥爷是坐着董发的车过来的,当时黄小强也没管那套,直接就说我是被董玲玲和宋和给推下楼的,给董发气个够呛,他还把董玲玲给叫来了,问她是不是处对象弄出这些事儿,董玲玲就一直哭,所以我耳边才会乱乱的,哎,可能真的是脑震荡了,想这些头真的很疼啊!

    “姥,是我自己摔下来的……”

    黄小强急了,:“王丹阳,你不能撒谎,你小孩儿啊,自己就能从三四楼滚下来了?”

    “真是我自己摔下来的……”我重复了一遍,看着姥姥:“当时我一脚没站稳,董玲玲想拉着我来的,没拉着,我就掉下来了。”

    姥姥虽然满脸的担心,但是听到我这么说也有呼出一口气的感觉,毕竟我们家跟董叔家好写年的邻居了,董叔对姥姥没说的,我想姥姥看我也是硬伤,能养好,要是我真是被董玲玲推下来的,那两家以后都不好处了。

    黄小强还是不信,但是姥姥不让他再说这些了,姥姥也了解我,知道我没必要在这事儿上撒谎,也是,要是我真是被推下来的我得气死,但的确是我自己甩了一下胳膊不小心掉下来的,这个,赖不得别人。

    只是心寒啊,对董玲玲还有宋和,都心寒了。

    那天中午的时候黄小强妈妈来了,在病房里说了好些董玲玲得不是,可能是黄小强跟他妈妈学什么话了,总结起来就是我就算是自己摔下来的,那也是跟董玲玲有关,她给我叫出去的,我这事儿她还是得负主要的责任,必须要追究!

    姥姥一直在说,都是小孩子,丹阳也不至于因为这次就耽误啥了,没啥追不追究的,主要是孩子没伤到就行!

    那天真是热闹啊,晚上的时候董发跟李琴阿姨还有董玲玲都来了,董玲玲看见我就哭,董发还一直骂她,说她不好好学习瞎处什么对象,还一直追问她到底跟我说什么了,害的我掉下去了,董玲玲一直哭着摇头,说没说什么,还说没处对象,我能看出董发挺生气的,在病房里有些要对她动手的架势,结果董玲玲就哭着跑了。

    董叔随即又给我道歉,然后还要给姥姥钱,姥姥没要,我也把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没说太多,懒得讲她处对象的事儿,虽然她的事儿是被黄小强给捅出去的,但我也没撒盐那个心情,身体难受,还是说自己踩空了,不赖玲玲,她想拉我,但是来不及了。

    那段日子我觉得无比难熬,不光是因为我生病卧床,而是家里的大人总是希望在我这儿抠出细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为什么会踩空,可那些细节,我觉得丢人,不想说,现场就我们三个人,我不说,董玲玲跟宋和更加不会说了,这件事儿,最后就算是在时间的冲刷下在大人的询问里慢慢的淡了,可在大人的心里淡了,我心里却淡不了,这算是一道伤疤吧,在我人生还未开始时,就告诉我,人心,是最难揣测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