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9.第549章 阵仗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我的一声高喊,两个叔叔也同时回头看去,那个被我扒拉出来的肉球居然又动了两下,用我们这边儿的土话讲就是‘顾涌’了几下就又钻进湿漉漉的土里面去了。

    “啥肉球啊?”

    两个叔叔好像是没看清,看着我一口同声的问道,我张了张嘴,刚要解释,就看着姥姥拉着一张脸瞪向我:“瞎喊什么,回家!”

    我不敢在多言语,只好咽下了一肚子的话,那些祭品啊酒肉水果也都不要了,都扔在那里,我们一行人就都下山了,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想回头瞅瞅,姥姥却死拉着我好似知道我心中所想一般的张嘴说了一句:“别瞎看!”

    一路上我再没有言语,满脑子都是自己看见的那个东西,真是摸不清楚那是什么,长大后通过新闻见识过很多类似的太岁,也算是通过新闻镜头多多少少的对这个东西有了一些了解,真是长什么样儿的都有,但这玩意儿谁看都没有自己看的清楚以及记忆深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就在自己的心里合计,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能让太岁长成这样。

    别的我不敢说,我自己看见的是一个类似褐色肉皮模样还带有褶皱的肉球,一大块,少说得有个六七斤吧,比人脑袋是要大的,根据埋在上面的土会呼扇我推断出这玩意儿是会呼吸的,但是没有鼻子眼睛嘴,也就是没有五官,就是单纯得球体,看上去更像是一大块的肉,还是那种发霉了腐烂变质到一定程度上的猪肉!

    这跟我心里想的有很大的分歧,我实在是捉摸不透为什么太岁是长成这个样子的,两个叔叔都没有看清,所以逮着机会想问我到底看见了什么东西,其中一个二叔还说我胆子大,怎么还敢用棍儿去扒拉呢。

    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自己刚才怎么就跟吃错药似得想去看看土底下是什么玩意儿,我怀疑是跟我从小到大养成的好奇习惯有关,虽然看着像个大人了,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小孩子的思维,不懂得,就像是手欠似得,就想掰扯明白,非得吃点亏才舒服。

    姥姥看着他们俩围着我问就叫回他们:“行了,你们也不用问她了,到时候想不看都不行了!”

    一听姥姥这么说,两个叔叔便也不追问我了,坐在院子里,都问姥姥这事儿要怎么办。

    十月份正是秋老虎横行的季节,就是说白天会特别的热,燥热,但我站在院子里,怎么晒太阳都觉得阴刺刺的,耳朵里听见姥姥看着他们俩沉声交代着:“给我找十二个人,要男人,属相不能一样的,也就是说十二个属相一个给我找一个,还要胆子大的,胆子小的不行!!”

    两个叔叔当时就觉得有难度了,按照他们这个年龄段认识的也基本上都是差不多的,十二个属相的,那也就是说还得找年轻人,“大姨啊,这个,不太好找啊!”

    “不是还有一晚上么,慢慢找,这么大的村子连十二生肖都凑不齐么,外带给我准备一条红毛线,越长越好,找不到就去买个红布,撕成红布条子,这个不能用被子面代替,还有公鸡血给我准备一盆,外加毛色黑亮的狗,给我弄来四条,还有鞭炮,越多越好,就这些了,去准备吧,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你们家里人就有救了!”

    姥姥缓缓地张口,“对了,还要找一对童男女儿……”说着,眼神落到了我身上:“童女儿我孙女儿就行,你们再找个小伙子来吧,不能成家的,没搞过对象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两个叔叔再次对看一眼,随即一起点头,不得不说,他们俩在某些方面还真是相当的有默契。

    “可是,大姨啊,这个十二个人真的不好凑啊,有没有别的办法啊。”

    姥姥摆手:“没有,时间不等人,你们赶紧去找吧,刚才你们也看见了,它生气了不想走,你们家先人现在被它压着也肯定不舒服,到时候先人怎么难受的你们就得怎么难受,赶紧点吧,要不然磨叽个三五天的,你们的媳妇儿还有老娘就得先走一步了!”

    此话一出,两个叔叔还没等有动静那个爷爷就急了:“赶紧点去找人准备啊!去村里问啊!还想让你妈出事儿啊!!”

    我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叔叔面有难色急匆匆的走了出去,其实回头想想姥姥的话,除了找十二个生肖不同的男人剩下的找黑狗啊,找公鸡血啊也不是啥难事儿,而且我对这些东西也算是有些了解,都是祛邪的,只是看这阵仗,姥姥可能是要大干一场了。

    “姥,我怎么有点冷啊。”

    等到姥姥到出空来了,我凑点她的身边小声的说了一嘴,一边说着,一边还不自觉的用手搓着自己的胳膊。

    姥姥看着我眉头直皱:“能不冷吗,谁让你看那个东西的,没弄回家来之前都不能看,好悬这是我最后一次带你出来了,要不然我还得说你,你这孩子一遇见这种事儿不知道深浅了,行了,今晚别出门就啥事儿都没有,就在我身边儿待着,知道吗。”

    我嗯了一声,看着姥姥继续小声的张口:“姥,那个太岁就是个肉球子啊……”

    姥姥轻应了一声,“它没怎么成大事儿之前你还合计它能什么样。”

    说完,抬脚直接进屋去看炕上躺着的两个女人去了,我站在门口没有跟进去,现在倒是不太敢看了,不过也算是明白她们的脸上为什么会鼓大包像是长肉球似得了,这跟那个太岁一模一样啊!

    说句实在话,我觉得住在村里最大的好处就是一家有难都来支援,虽然瞎话啥的传的也挺快的,但是你家要是真有事儿,村里人也都是伸手真帮的,那个下午两个叔叔在外面找人,可能也是说什么太岁了,陆续的就有大姨大妈上门来问太岁是什么东西,村里人大部分都没见过的,但是也都知道两个叔叔家冲到什么了,毕竟家里的女人都这么病不正常,现在找到了源头,知道是跟太岁有关,那这个太岁又是个什么啊!

    姥姥的解释有些模棱两可,用我听来的分析来看就是这个东西在要成事儿的时候你得罪它了,那肯定就要点背了,但要在它没灵性的时候弄回家都没事儿,其实这玩意儿在南方不算是什么稀罕物,因为我们这边儿天干所以才少见。

    我听姥姥的那个意思是南方潮湿,坟墓附近要是积水了什么的人家就知道是有太岁了,先不会动,若是它无声无息的待在那里,有的也会好生的给拿回家,那都是没事儿的,只不过两个叔叔家的这个有灵性,倒霉的是还被它们用铁锹给伤了,所以就属于犯事儿了,还挺背的。

    两个叔叔为了找人是不遗余力,等到晚上的时候说还差两个,但是问出来谁家的什么大儿子还有小儿子是属这个的了,明早能回来,到时候他们再去求着帮忙,应该能帮,也不算是什么难为人的事儿,那个爷爷抽着眼袋在旁边点头:“对,不行等完事儿之后咱们家就开几桌宴席,好好谢谢来帮忙的,不能让人白给着出力。”

    我没应声,也没我什么太大的事儿,需要我做的,到时候姥姥就能告诉我了,晚上很早就困了,我跟着姥姥就去另一间屋子早早的躺下了,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我就听见院子里都是说话的声音啊,一嗷嗷的,这个闹腾,吵得我以为天亮了,村民都涌在院子里了。

    困得不行,我就撑着胳膊爬起来,当时姥姥还在睡觉,屋子里有些黑,但是这些吵声特别的刺耳,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下地,然后慢慢的走到窗帘边上,一掀开窗帘,这才发现院子里乌央乌央的都是人啊,他们就像是在自己家那样,或盘腿坐在地上,或是两两相对的站在那里,聊得是那个不亦乐乎。

    我挠挠头,这怎么回事儿,脸凑着窗户仔细的看了看,当时就困意了无,他们穿的不对啊,怎么还有的是穿着褂子戴着瓜皮帽的!!

    “丹阳啊,你干啥呢!”

    “啊?”我回头看了姥姥一眼,指了指窗外:“好多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