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42.第542章 虚病转实病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于这个酒虫还是让我神叨了一段时间的,我总喜欢看看我家窗帘后啊,柜子的角落啊有没有这种虫子,心想要是看见的话得赶紧弄出去,因为我姥爷也喝酒,我爸也喝,我怕出现宋和爸爸那样的事情。

    后来姥姥看我的举动异常只能无奈的跟我说,我这样是找不到的,因为大多数男人的酒虫在肚子里,很小的,其实它对身体也没什么大碍,只是长到宋和他爸爸那条酒虫那么大,就会爬出来,在家里的阴暗处待着,还帮着勾搭外面的脏东西,这就说明,酒毒已经入脑了,宋和爸爸在这么喝下去,用不了多久就回撒手人寰了。

    老话讲,一有人喝酒旁边人就说什么酒虫勾搭的都是有说法跟有来源根据的。

    宋和的妈妈很感谢我们,她仓促的也没准备红包,直接掏出好几张大票就要往姥姥的手里塞,姥姥没要,推回去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你丈夫的虚病我虽然给看好了,但是实病种下来了,以后在医院治疗的钱不是小数目了,这钱你就别往外掏了,赶紧领他去医院吧,要不然,你家这孩子上大学那年他就看不着了……”

    我听着心惊,那时候不明白怎么会这么严重,只是看见宋和的妈妈哭了,她看着姥姥不停的抹眼泪:“大姨啊,其实我以前就看着他这么喝就来气,就合计着他这么喝下去迟早有一天就喝死了啊……”

    姥姥临走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夫妻一场,是几世的缘分,你别有这种想法,现在他肯定也做不到忽然就一口酒都不喝了,但是自己肯定是能控制住的,你要多帮着照顾照顾他,只要他在,你们这个家就是完整的,别怕花钱,该尽的心意都要尽了,不然真到了那天儿你也会后悔的。”

    说着,姥姥看着宋和的妈吗又补充了一句,“你丈夫现在身体虚,被磨完之后还容易招别的东西上身,你这两天准备五种豆子,就是黑豆,黄豆,还有红豆,绿豆,菜豆,放在一啤酒瓶子里,瓶子里放半瓶啤酒,你丈夫今年多大,每样豆子就放在瓶子里几颗,之后把这个啤酒瓶子放在你家的窗台外面,等上四十九天,到日子了,在那天晚上八点钟左右,你拎着这个啤酒瓶子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摔了就行了,这样,就等于让左右这些脏东西都看的清楚明白,知道你丈夫是不好惹的,谁都不敢在招他了,压住了,以后就安心的治实病吧。”

    出门的时候宋和在屋子里喊了我一声,披着个外套追了出来:“王丹阳,你要回去了吗!”

    我嗯了一声,看着姥姥还在小声的跟他妈妈聊天,张了张嘴:“你爸爸以后不会这么喝酒了,你这个大爷也不会再来了,以后你不用在害怕了,没事儿了。”

    他点了一下头,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啊,我没想到你不光学习好,还很喜欢帮助人……这个,是我送你的,你拿回去用……”

    我怔了怔,看着他手里的一支钢笔:“给我的?”

    他点头,塞进我的手里:“新的,是我妈超市里最好的钢笔,我还想跟你一起去看书呢,你好辅导我学习,那天你做的英语题我还问我三叔了呢,我三叔说你做的答案都能跳级了,他说你学习那么好,一定要我跟你多学习。”

    “你三叔?”我脑子里想了想,哦了一声笑了笑:“我小梅姨是你的三婶,我差点忘了这茬儿了。”

    “是啊,咱们还是亲戚呢。”

    看他的眼睛我倒是真的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那个宋和,我这个事儿得跟你说,那天做题的时候,其实我是……“

    “丹阳啊,回家了!”

    姥姥猛地喊了我一声,我应了一嘴,看向宋和:“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学习没那么好,跟你还有玲玲比起来都差远了呢,我也没办法辅导你,真的……那我先走了,等要是再去看书的话在给你打电话!”

    宋和点头,可能是觉得我在这儿谦虚呢,嘴里不停的说着:“没事儿,我不会在让你做题了,就是有不懂得你给我讲讲就行了,等过年了没事儿我去找你玩儿啊!!!”

    姥姥拉着我的手往回走,准备去车站坐车,我回头的看着宋和还站在原地看着我,他妈妈站在旁边抹着眼泪,转过脸,我看了姥姥一眼:“姥,宋和学习可好了,他是快班的,每次都是前三名,百名榜里也有他。”

    “是么,那你得好好跟人家学习,别老让你妈因为你学习的事儿跟着操心。”

    我哦了一声:“姥,宋和他爸真不能看着他上大学了啊,不是虚病治好了就好了吗,怎么能这么严重啊。”

    姥姥心情有些沉重,看着我叹了一口气:“肝病最愁人啊,以后你这个小同学的妈妈还得跟着她丈夫上很多火啊。”

    “那宋和的爸爸肯定会后悔,干嘛要喝这些酒啊……”

    姥姥还是摇头:“这世上哪有后悔药啊,我能帮着的就是让他多活几年,最起码孩子还小,就是以后这病要是看起来,那钱就花起来没有头了……”

    我当时没太明白姥姥的话,不过时间也的确是给了我答案,宋和爸爸这个虚病是看好了,但是实病坐下了,肝损伤转成肝硬化,之后就是腹水,腹水的概念就是肚子里都是水,一出来水了他爸爸就上不来气儿,就得打那个人血白蛋白,说是从人血液里提炼出来的,那年月,一支就五百多,他爸爸就打那个白蛋白去腹水,就这么反复了一段时间,有水了就得打白蛋白,打下去等再有水了,还得打,甚至有一段时间说要宋和给他爸爸捐肝,但是风险很大,再加上经济压力,他妈妈选择保守治疗,后来我才知道,这种肝病是看不好的,属于重大的慢性疾病,只能维持,算是个死循环,犯病一次,就严重一次。

    不过这些事都是后来我跟宋和的关系好后知道的,他爸爸的事情虽然是个悲剧,但是却间接的让我跟他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越,虽然是很懵懂的初恋,但的确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