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8.第538章 死人气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听着姥姥的话当时就精神抖擞,想起昨晚姥姥那句铿锵有力的‘爆’,那场面,不由得觉得今天来看宋和也会是一场恶战,但是我喜欢看,因为这种事儿说出去肯定没人信,特别的过瘾,我总觉得姥姥在给人看事儿的时候充满光环,任何人和事物都无法比拟。

    宋和的妈妈微微有些惊讶,看着姥姥:“大姨,你怎么知道?”随即看了我一眼,不由得笑了:“哦,是宋和给你打电话了吧,这孩子,病怏怏我还以为他一点精神头都没有了呢。”

    “阿姨,宋和没给我打电话。”

    “那你咋知道的?”宋和妈妈笑着开口:“会算啊。”

    “我就是做这个的。”姥姥直接开口,表情倒是一脸的认真:“你们家孩子应该是从前天晚上开始就不舒服了,肯定说脖子上有东西勒他,你要是看见的话能知道,是个护身符,那本来是我给我们家丫头求得,保我们家这个丫头的平安,但是她去跟你家小子看书的时候,听你家小子说老能看见一些脏东西,俺家丫头心软,就把护身符借给他了,但是那东西有灵性不能随便的借,所以,你家小子肯定会得病的。”

    姥姥一口气说的有些多,我看见宋和的妈妈有些发愣的看着姥姥,甚至给人结账都忘了:“啥?大姨,我没听明白……不过,我家孩子是念叨脖子上嘞的慌,我也看见你说的那个啥符了,合计是他自己买着戴着玩儿的,让我给他拿下来仍抽屉了。”

    “幸亏你没真扔了,要是找不回来事儿还大了,那就不止生病那么简单了。”姥姥看着她摆手:“你先给人算账吧,然后我再给你仔细的说说,算是帮你把这事儿解决明白……”

    “哦哦,好。”

    宋和的妈妈一知半解的应着,给着买东西的人算账,找完零头后看向姥姥:“大姨,你真的是个看事儿的啊。”

    姥姥有几分无奈的看着她:“我的确是做这行的,不过现在很少给人看了,但是你家这事儿我家丫头回来给我念叨了,按道理我不应该多管闲事儿,但是现在这事儿也有点严重,所以你就当我好点事儿吧,你家丈夫经常喝酒是不是?”

    宋和的妈妈点头:“是啊,老喝,咋说也不戒,关键这玩意儿他也戒不了了,我家这片儿的谁都知道。”

    “喝完酒是不是闹的厉害?”

    宋和的妈妈点头:“闹,那酒疯给你耍的,现在他一喝多这周围的人都不爱搭理他了。”

    我说的么,那天宋和他爸爸喝多了大家都不上来帮着扶一把什么的,感情都受不了他爸爸闹腾啊。

    “是不是你一去帮忙他马上就消停了?只要你在,他就老实了?”

    宋和的妈妈睁大眼:“大姨,这个你咋知道啊,就我能制住他,他要是回家喝多了跟儿子可有能耐了,但只要我一回家,他马上就能老老实实的睡觉,啥动静都没有,我都觉得奇了怪了呢!”

    姥姥的眼睛直看着她:“你父母应该有一个不在了吧,父母宫左角塌陷,有黑污点,主折损,意外夭亡,应该是你的父亲,还是意外去世的,我说的对吗。”

    宋和的妈妈再次看向我:“小姑娘,宋和跟你说的?”

    我老实的摇头:“没有,他没跟我说过这些。”

    “那大姨啊,你咋知道啊。“

    姥姥继续直看着她:“你父亲不在的时候你还很小,应该是在当姑娘的时期,也就是说那时候你还没结婚,也许还在上学,母亲宫位倒是饱满峥嵘,但应该是二嫁了,吃的是两家饭,你还有异性兄妹,我说的对吗。”

    宋和的母亲完全的惊呆了,看着姥姥:“大姨,真不是别人跟你说的。”

    姥姥提了提气:“你八字太硬,在你身下本来应该有个弟弟,也就跟你差个一两岁吧,但是他在刚出生不久就死了,一来是他八字太软,被你压得,二来,我想也跟当时的医疗水平有些关系,总之,你在很小的时候,应该是有弟弟夭折的,我说的对吗。”

    ‘啪!!‘的一声,宋和的妈妈猛地一拍柜台,给我吓了一跳,看着姥姥她满脸的激动:“对啊,大姨,这个事儿谁都不知道啊,我那个小弟死的时候我都不记事儿啊,这还是我妈在我小时候才念叨过一两回的啊,我心里嫌忌讳,就从来都没跟人说过啊,都说我命硬啊,就连我爸都说我克死的啊,真的,你要是说我爸的事儿我想是我儿子告诉这个小丫头的,但是我那个弟弟的事儿真的没人知道,就连我妈都不说了,她都要忘了啊!”

    姥姥看着她点头:“我也不想勾起你的伤心事儿,但是你命硬,这些东西肯定都没遇见过,说别的又怕你不信,觉得我们祖孙俩是上门找不痛快的,所以就多说了两嘴,你别走心。”

    “没事儿大姨,我信了,我现在真的信了,你刚才说我儿子病了的时候我就信了!!”

    “信了就行,那现在能关门吗,我们先去你家,看看你儿子,顺便,我看看能不能把你丈夫的事儿给解决明白了。”

    宋和的妈妈忙不迭的点头,等超市里的人买完东西算完账了赶紧关门带着我跟姥姥去他们家,一路上还不忘连声称奇,嘴里直说着:“大姨,我不瞒你说,我一点都不信这事儿,觉得咋可能啊,我从小到大,啥玩意儿都没见过,但是你刚才说的真的都对,一点儿都没差头!”

    姥姥应了一声:“我说的对不对不要紧,重要的是把你儿子还有你丈夫喝酒的这个事儿看好,不然,你丈夫肯定会得大病的!”

    宋和的妈妈一听姥姥这么说,随即也有些郁闷的应道:“是要得病了,现在这肝就不行了,说是肝损伤了,黄疸还高,有时候喝的眼珠子都黄了,就去打降黄药,等下去了,他就还喝,咋说也没用……”末了,她还叹了一口气:“大姨,俺家那口子,这个酒啊你要是能帮忙戒了,我咋谢谢你都行啊!”

    “我帮着戒不了,实病已经出来了,这个就得靠医生治,不过虚的,我倒是可以帮帮忙了,虚的要是弄好了,这个酒啊多少也就能控制住了,不过,能不能把这些东西给彻底的压住,还要靠你!”

    “靠我?”宋和的妈妈不解:“我不会这些啊。”

    姥姥看了她一眼:“没事儿,我说你会,你就会的。”

    宋和的妈妈没在应声,他们家就住在超市后面的居民楼里,等到他妈妈一拿出钥匙打开门,我当时就闻到一股陈腐还有些酒水混合的味道,说不出来,很难闻,当时我就把鼻子给捂住了,受不了。

    姥姥蹙眉:“看来这屋子里他们是常来啊,死人气儿太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