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2.第532章 保险起见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感觉头很沉,迷迷糊糊有点知觉的时候感觉我妈在我的脚心和手心搓酒,然后就听见我姥爷的声音响起,“燕子啊,你以后别逼着孩子这么学习了,这孩子现在都多累了,要过年了就让孩子轻松两天,我跟你妈在家的时候都舍不得看孩子这么累,咱们家丹阳都够听话的了,你看从你回来后给孩子管的,倒给管病了……”

    “爸,你咋能赖我啊,这丹阳是出去一天着凉了,现在孩子这个年龄段就是得看着的时候,要不然变野了出点啥事儿可咋整啊。”

    “我没事儿……”我稀里糊涂的应着:“让我睡觉就好了。”

    我妈连声的应着:“没事儿了,睡吧丹,睡吧啊。”

    脑子里不时的闪过平伟那张苍白的脸,我看见他站在我家院子里静悄悄的看着我,我还看见自己就坐在我家炕里面,手托着脸,笑呵呵的看着他,“平伟,你放心吧,我没事儿的,你姐姐以后肯定不会在做那个工作了,你安心的走吧!”

    好像是梦,不然我怎么会自己看见自己呢……

    我像是清醒的,又不清醒,脑子里闪烁的画面也是乱糟糟的,一开始,我还能隐约的听见妈妈跟着姥爷聊天的声音,但很快就安静下来了,我翻了个身,感觉自己舒服了很多,也知道自己是在家了,所以就这么安心的睡了,好像又睡了很久,自己再次躺平,却忽然感觉到脸上一阵的粘腻。

    ‘滴答……滴答……’

    棚顶好像是在漏雨,不时地有水珠落到我的脸上,我伸手挠了挠,好黏……

    鼻子里闻到一股很臭的陈年腐味儿,我皱了皱眉,“什么味儿啊。”

    强撑着自己睁开眼,一张附在棚顶的脸登时就跟我对上了,那张脸怒气凶凶的看着我,只剩下一半的头还在不停的向下淌着粘稠的白色液体,一滴没有浪费的统统流到了我的脸上,我怔怔的看着他,全身动弹不得,只感觉他整个身体是吸附在我家棚顶上的,那张脸黑黢黢的,眼睛却又瞪得溜圆,兀的,居然翻得只剩下了眼白,就在我反应过来感觉到惊吓的同时,他吸附的能力仿若突然消失,整个身体砰的向我砸了下来!!

    “啊!!!”

    一声尖叫,我一屁股的从炕上坐了起来,张着大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窗帘是拉开的,外面的阳光正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姥爷正坐炕头喝茶,被我的尖叫声吓得手一抖,茶叶也溢了出来:“丹阳,你咋的了啊,做恶梦了?”

    我妈拎着个大马勺子就从厨房出来了,看着我大汗淋漓的样子呼出一口气:“没事儿,没事儿,汗发出来了,啥事儿都没有了,这一嗓子给我吓得,没事儿啊。”

    姥爷仍旧有些担心的看着我,放下手里的茶缸,握了握我的手:“丹阳,你真没事儿啊。”说着,还顺带着摸了我的额头一下:“不热了,倒是退烧了,但是你那一嗓子是咋回事儿啊。”

    我抬头看了看棚顶,吞了吞口水:“就是做恶梦了……”

    应该只是梦的,但是这个吓唬我的是宋和的大爷,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来吓唬我?因为我把护身符给了宋和了吗?

    “梦见啥了给你吓成这样啊。”

    我指了指棚顶:“上面掉下来个人……”

    姥爷当时就笑了:“上面咋能掉下来人呢,你就是学习压力太大了,我都说你妈了,过两天你爸就要回来了,这也要过年了,让你妈不那么死盯着你学习了,你要是想上哪玩儿找玲玲啥的就去玩儿,放放松啊。”

    妈妈听见姥爷的说话声也进来了,看着我直接开口:“丹阳啊,你这生病了妈不想说你,但是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啊,你说玲玲都没去看书,你就别去了呗,你自己去还回来这么晚家里人能不担心吗,下次可千万不能这样了啊,要不然你下次看书我就跟你去,不然我真的不放心。”

    我没应声,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惊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护身符不在身上了所以没安全感,看了姥爷一眼:“姥爷,我姥什么时候回来。”

    “她啊,还得等两天儿吧,说是看着大凤还有万利没事儿就回来了,咋得了,这就想你姥了?”

    我点点头,情绪仍旧不佳,心里暗暗的想着,那个东西应该进不了屋,我不知道宋和他的这个大爷是因为啥这么生我的气,但是我家的大门他随随便便应该也进不来,只要我今天别瞎出去溜达就没事了。

    姥爷还以为我是病没好利索,就催促我妈赶紧给我做点饭恢复恢复精气神儿,我妈当时就应着:“做了,做的蛋花粥……”

    听完我就觉得不对劲儿,等我妈把粥给我端上来的时候我就瞄了一眼就开始恶心的想吐,一下子就联想出来宋和他大爷头上流出来的东西了,死活不吃,我姥爷还以为我嘴里没味儿,拿出下饭的红腐乳递给我:“丹啊,要不然你就着这个吃?”

    我以前还真的是挺得意这个吃法的,但是现在看见这个腐乳也不行,连连的摆手:“不吃,不吃我没食欲!”

    “不吃饭咋行啊,多少吃点啊,这个粥是你妈特意给你熬的,补身体的。”

    我躺在炕上,紧盖着被子:“我不吃这个,就给我下点方便面就行。”

    妈妈还以为我这是病后矫情,嘴挑,虽然直念叨着方便面没有营养但还是给我下了一碗,卧的鸡蛋我没动,实在是不想吃,躺倒下午的时候感觉躺不住了,其实我个人的体制真的挺好的,可能是跟好动有关,除了受点硬伤很少病歪歪的,所以下午起来后就开始坐在炕上看电视,除了必要的上厕所问题也不下炕,不出门,说白了吧,我有点害怕,不想给某些未知的东西一些可乘之机。

    姥爷见我没事儿了就出去遛弯儿了,我妈可能是见我生病刚好也默许我看电视了,除了那个梦,一切都风平浪静的厉害,等到我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后,我开始觉得那就是个梦了,毕竟恶梦谁都做过,保险起见,我不会出门,但也不想一惊一乍的给自己吓出毛病。

    晚上的时候妈妈又开始做饭,姥爷还没回来,李奶奶在大门口喊着妈妈的名字:“燕子啊,燕子!!”

    妈妈正在炒菜,随即喊了我一声:“丹阳啊,你出去看看,你李奶奶啥事儿。”

    我应了一声,穿鞋下地,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看着李奶奶端着什么东西站在大门外,一看见我就笑了:“丹阳啊,快点出来接一下,我家今天蒸大包子了,酸菜肉馅的,蒸了两大锅,给你家的送来点尝尝。”

    “妈,李奶奶给咱们家送包子来啦!谢谢李奶奶。”

    我礼貌的应着,打开大门,却吓得直接后退了几步,那个半个脑子的男人居然就躲在李奶奶的身后,脑袋伸伸着在她端着的包子附近,还在用力的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