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8.第528章 王丹阳,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一个人坐着巴车直接到了市里,跟昨天来时一样,仍旧是再到一个公交,直奔书城上楼,宋和也是在昨天的位置给我和玲玲占着位置,只是看着我一个人微微的有些惊讶:“咦?王丹阳,你自己来的啊……”

    “嗯,玲玲家里今天忽然来亲戚了,她让我跟你说一声,下次她就来了,这次我就只能自己来了。”

    他的眼里还是难掩几分失落的,不过看着我仍旧是笑着的模样,“哦,没事的,你过来座,我在家还给你带面包了,中午吃。”

    “谢谢。”

    我轻声的说着,还特意的看了一眼昨天看见那个高中生的位置,坐着的是个跟我们年纪差不多大的初中生,这回我心彻底的放下了,看来昨天就是抽冷子看走眼了,再说偶尔看见点那些东西也不算个事儿,谁叫我体质太阴呢。

    坐下后我先是假模假式的做了一会儿题,今天人不多,所以不一会儿宋和旁边也空出了位置,我四处的看了看,拿着书本坐到宋和的旁边,清了一下嗓子张了张口:“宋和,你爸爸是经常喝酒吗……”

    宋和很认真的在做卷子,见我突然跟他说话还愣了一下,抽回神看着我有些不愿意多说的‘嗯’了一声。

    我知道这事儿挺不好的,像我这样的要是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不会唠嗑的,咋人家忌讳啥你唠啥啊,就像是小品里面看的,谁当瘸子说短话啊,但是我这实在是没办法!

    “那个……我知道我说这些挺不礼貌的,但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爸喝多了之后,你扶着你爸的时候,或者,平常在家,有没有遇见啥解释不清楚的事儿……”

    “解释不清楚的事儿?”宋和看着我好像是没听明白:“什么是解释不清楚的事儿。”

    牙一咬,算了,我就直说吧,谨慎的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小声的张口:“就是,我经常能看到脏东西的,就是咱们常说的鬼……不管你信不信,我昨晚看见你爸爸周围有好几个脏东西,其中有一个男的,看起来四五十岁,脑瓜子还没没了半个,血渍呼啦的,一直在围着你爸爸转,好像是在闻味道,闻你爸爸身上的味道……”

    我觉得宋和肯定会嗤之以鼻,毕竟这样的情况很常见,而我也做好了循循善诱的准备,他不信我就耐心的讲,反正我来了,这时间就有的是。

    宋和的眉头却看着我紧了紧:“你是说……半个头的?”

    我重重的点头,声音仍旧控制的很低,只让我跟他能听见:“对,那半个头的好像是被碾碎了似得……特别的吓人……”

    “围在我爸身边闻味道是吗。”

    我继续点头:“是,就是闻味道,不知道闻什么,不管你信不信我……”

    “我信。”

    我愣住了,“你信?”

    宋和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点头:“是,我信……”

    我恨不得惊呼了,声音有些颤抖的求证:“真的?”

    宋和的神色却暗淡了几分:“我也见过……就跟你说的一样。“

    吞了一下唾沫,我仔细的看着他:“你也见过?什么时候。”

    “晚上我妈的超市都是下半夜关门的,我爸喝多了,我照顾他,半夜迷迷糊糊就坐在他床边睡着了,有一天醒了,就发现好几个男人就趴在他身上,我吓得大叫了一声,那些东西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是我做梦了……”

    说着,他顿了一下,看着我,继续轻声的张口:“但是没过几天,我有一天半夜醒了,路过我爸房间的时候我就想看看他的杯子里有没有水,因为我爸喝多了睡着了自己渴了就要喝水,然后我推开他的房门,特别清楚的看见有个黑影站在我爸的床旁边,我吓得不敢动,因为我妈还没回来,我就那么的看着那个黑影很久,一直想告诉自己我看错了,但是他就是不动……”

    “然后呢。”

    “我开灯了,灯光晃了两下才亮,晃得间隙,我就看见了你说的那个半个头的人,是我的一个大爷,他是上班的时候被掉下来的钢筋给砸死的,我记得很清楚,他死的时候我我爸还去看了,回来跟我妈形容了,说是半个脑袋都没有了,被砸的细碎,脑浆子到处都是,我在旁边听着还恶心着了,我那个大爷就爱喝酒,还老跟我爸喝,我爸就是在他走后酒喝得才越来越多的,我跟我妈说过,我说我看见那个大爷站在我爸床边了,我妈还不信,说我是做梦呢,但是我心里特别的明白,而且我那时候是醒着的,怎么有可能是做梦。”

    我轻呼出一口气看向他:“你妈不信你看见了?”

    他点点头,表情有些不适:“我还陆续的看见过我家别的过世的亲戚,好几次,他们喜欢围着我爸转,我爸也跟着魔了似得越喝越多,我劝了我爸几回,他要喝酒我就拦着他,因为我哪次看见都是因为他喝多,我妈不在家,我也害怕,但是我拦不住,而且晚上的时候,我就会做梦,梦见那个大爷的脸就贴在我旁边,瞪着我,我不敢睁眼睛,知道自己一睁眼睛就会看见他……”

    我听的真是浑身都发麻,搓了搓自己的胳膊:“你没跟你妈说找人看看啊,我姥就是看这些的。”

    宋和无奈的摇摇头:“我妈都不信我怎么说啊,所以我现在也不敢自己在家学习了,在这里我还觉得舒服一点,也不敢跟我爸单独在家了,没事儿就在我妈的超市待着,其实我也害怕,王丹阳,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是恐惧,很真实的恐惧。”

    我当然知道,那种恐惧我太理解了,看着他:“我可以给你出个招儿,你在枕头底下放个剪刀,或者是菜刀,他们就不敢吓唬你了,等我姥姥回来,我领你去我家找我姥姥,我姥姥可厉害了。”

    宋和叹了一口气:“没用的,我试过放剪刀的,我也问过同学,都没用的,主要还是我妈不信,我妈这个人你别看她看谁都是笑呵呵的,其实她胆子很大的,只要她在家,就啥事儿都没有,我现在就是打怵自己在家,尤其是,跟我爸。”

    我一时也没了主意,别的招需要借助家里的太爷太奶有些复杂,我也不会,只是看着姥姥做着这些时间长了,会点皮毛而已。

    宋和苦笑的看着我:“你想不到吧,其实要是细究起来,我也不信的,但是的确能看到,感受到,我没什么可求得,我爸现在这样我也管不了,就是别让我再看见这些,别让我家这些已经入土的亲戚吓唬我就行了。”

    我挠挠头:“我帮你,我肯定帮你……”

    “算了,你心意领了,这种事咱们也不懂,你怎么帮啊。”

    我着急的看着他,脑子里不停的想着姥姥给人看这些时对应的路数,逼得自己紧了,就有些抓耳挠腮之感,手兀自的摸到脖子,我眼前一亮,拿出自己一直戴着的红符:“这个给你吧,这是我的护身符,我姥姥经常放在保家仙儿的案台上沾仙气儿的,特别有用,脏东西看见这个都会害怕的,它还会发热的,真的特别有用。”说着,我把被我戴的热乎乎的护身符摘下来递给他:“喏,你戴着吧,肯定看不着了。”

    宋和愣住了,“可这是你的啊,这个东西能给别人戴吗。”

    我笑着看着他:“没事儿,这个符就是保护人的,我就借你戴几天,等我姥姥回来了,你就还我,到时候我让姥姥帮忙给你求一个你自己戴着的,这样以后就都没事儿了,不过你最好还是说服你妈妈去找我姥姥,你爸这么喝酒也不行啊,如果他越喝越多,是不是也跟什么邪病有关。”

    宋和看着我给他的符还是有几分迟疑:“王丹阳,这个……”

    “你戴着吧……”我说着,把符帮着他戴到了脖子上:“今晚你回家试试,肯定好使,我都戴了很久了。”

    他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笑了笑:“谢谢你了王丹阳。”

    “没事儿。”我笑着应着,摊开本子“做题吧……”

    ‘呼~’

    侧着的脸颊忽然被人吹了一口凉飕飕的寒气,我不解转过头,当时也倒抽了一口凉气:“你……”

    那个戴着眼镜的瘦弱的高中男生不知何时居然坐在了我的身边,抬起自己苍白无比的指尖放到嘴边,那嘴唇子依旧红的扎眼,:“嘘~”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慌张的想要起身,却看着他阴测测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青色的牙齿,“你的身体,借我用用……”

    话音刚落,一道人形身影猛地窜进我的体内,我欲跑的双脚当时僵住,耳边嗡嗡的作响,浑身一阵冰寒……

    “王丹阳,你怎么了,做题啊。”

    我坐到桌前,双手扶着桌子,不想笑,但是感觉他带着我的嘴角诡异的牵起,‘咯咯’的笑了两声:“做什么,我都会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