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3.第523章 只要是命,就不能瞎祸害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妇女听到姥姥的话自然就急了,“那怎么行啊,大姨,你给想想办法,我姑娘眼睛要是有事儿了以后不就残疾了吗!”

    男人一听也着急了:“是啊,大姨,我侄子还要去当兵呢,眼睛要是有问题还咋当兵啊!”

    姥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缓着气:“我能帮到的也就到这里了,眼睛我肯定是帮着留不住了,这是一报还一报的,你们要是想留下孩子的眼睛,就去寻寻别的高人给看看吧,我这道行肯定是不行了。”

    “大姨,我认识的道行高的就是你啦,还上哪去找别的高人啊!这遍地都是骗子啊!!”

    男人和妇女最后都给姥姥跪下了,还抓着那个眼睛不停的流泪的小超也跪下了,不过这回小超倒不是因为哭的,也不是两个眼睛都流泪,用他的话讲,是一个眼睛太痒了,然后他就不停的用手揉着,揉的一个眼睛通红痛红的簌簌的掉着眼泪。

    姥姥也是一脸的无奈爱莫能助:“我能帮到的真的都帮了,眼睛真的没办法留了,换句话说,这猫只是要这个小超跟这个姑娘的一个眼睛已经是宽心了,不然他们俩把人家那么害死了,人家不折腾出一条人命是不会罢休的。”说着,姥姥撑着胳膊站起身:“这也算是两个孩子的人生教训吧,记着,不管是人,还是畜生,只要是命,就不能瞎祸害,要不然啊,或早或晚的都得还回来……”

    妇女忍不住的放声大哭,扑到在莹莹的身上:“我的姑娘啊,你咋这么命苦啊,这一个眼睛要是有问题了以后可咋办啊!!”

    姥姥看了她一眼:“我累到了,别的也干不了了,男左女右,小超左眼,莹莹右眼,你们两家打听点明白人去那个公园给猫做场法事超度一下吧,化化怨气,孩子的眼睛兴许能轻一点,要不然,以后肯定会看不见的。”

    我倒是觉得这个结果虽然也比较残忍,但是比搭进去性命什么的强多了,妇女还在哭,但是我们显然待在这里没啥必要了,而且姥姥还累着了,感觉说话的声音都没什么底气了,男人的情绪也很低落,但是比起女人来还是坚强了很多,只是不停地出生小声的呵斥着小超别再揉眼睛了,小超倒是一副痒的难忍的样子,看着男人张口:“老叔,赶紧去给我买点眼药水吧,我这痒的受不了了!”

    可是大半夜的去哪买眼药水?

    男人开着车在市里找了几圈,别说,还真的找到了开着灯的药房,然后敲门买了眼药水,药店里的人说痒是结膜炎还是什么的,反正男人买了一瓶,小超着急火燎的就点上了,但是说一点用都没有,越没用自己越点,到我家的时候一瓶都点完了!

    “大姨,真的没辙了啊!”

    小超在车里等着,男人送着姥姥进门,一脸恳切的样子看着姥姥还在问着:“别看不见啊,大姨,这孩子要是瞎了一只眼,这辈子不就毁了吗。”

    姥姥看着他直叹气:“我知道你愁啥,侄子就跟儿子是一样的,但是我真的没办法了,我做这个行当做了一辈子,一向是有一说一的,没办法就是没办法,找明白人超度一下看看能不能强一些,不行你就再找找高人吧。”

    见状,男人也没法再多说什么,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姥姥,道声谢谢就要离开,姥姥却把红包还给他:“今晚这事儿我做的也算是积阴德,你拿回去吧啊。”

    男人没有多说话,见姥姥不收直接把红包硬塞到了我的手里,“大姨,您帮的忙我都看见了,哪能让您白受累呢!”说完,抬脚直接走了出去,我拿着红包看向姥姥:“姥,用不用我追出去。”

    姥姥摇头:“算了,收着吧,走,回屋了。”

    妈妈还没睡觉,坐在炕上看着电视正等着我们,她见姥姥一脸疲惫的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我有些不乐意:“丹阳啊,以后再不能这么跟出去了,这都几点了。”

    我爬上炕,“我得跟着,不然我姥一个人我不放心。”

    妈妈当时就被我顶的没动静了,半晌才张了张嘴:“也是……不过,妈,你这年纪大了以后也尽量少看吧,这大晚上的多折腾啊,。”

    姥姥也没怎么洗脸,脱下衣服就睡了,嘴里疲惫的回着:“知道了,早点睡吧……”

    我也困,爬上炕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真的累着了,所以睡得也沉,早上起来的时候才听见我妈跟姥姥小声的念叨:“妈,昨晚你真的没听见窗外的猫叫唤啊,叫了一宿啊。”

    “我昨晚太累了,也没听见啊。”

    妈妈有些着急:“动静老大了啊,哇哇的。”正说着,妈妈见我起来的,随即又来问我:“丹啊,你昨晚听见猫叫唤了吗,就在外面的窗户根儿下面,你姥跟你姥爷都说没听见。”

    我也摇头:“没听见。”

    妈妈无奈了:“这是咋回事儿啊,弄得我一宿都没睡好的。”

    不过那天晚上临睡前我倒是看见姥姥临睡前出去了一趟,拿了几张烧纸还有一碗家里的剩饭,我扯了个绺子也跟了出去,发现姥姥走到我们家那边儿的十字路口,将盛着剩饭的碗放到烧纸上,然后把烧纸点着,嘴里念着:“吃吧,别跟着我了,赶紧上路吧,吃完就走吧,以后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了……”

    我啥都没看着,就看着姥姥站着等着纸烧完,然后端起那碗剩饭,狠狠的扔到路口摔碎,转身看见我跟着,随即拉着我的手回家了。

    “姥,那个猫跟回来了啊。”

    “它走的惨,还不知道咋走就跟回来了,没事儿,我烧的钱上给指路了,以后就不会来了……”

    我哦了一声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也没再说话,倒是妈妈第二天早上自己起来就开始念叨:“昨晚又没动静了,难不成是我之前自己做梦瞎合计的?”

    姥姥没说,我也没说,因为知道妈妈害怕,所以这件事我们俩就都心照不宣的烂到了肚子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