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4.第514章 破相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作为我们家的定海神针,姥姥的话自然没有人在发出疑问,一连两三天都是风平浪静,姥姥给农村的姨姥去电话,问她万德他们回没回去,姨姥说回去了,但是万利还有大凤好像都病了,万德也没怎么闹腾,照顾他姐什么的照顾不过来,不过姨姥说着说着就在电话那边叹气,你说,要不就让小惠儿回来跟万德继续过日子吧,万德还来家里给他们老两口跪下了,狂扇自己的嘴巴子啊,姨姥说她看着有些不忍心,万德这次肯定会改的吧,兴许就改好了,以后不会在打小惠儿了。

    姥姥有些生气,你着什么急啊,就算他改好了你也得观察一顿时间的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多疑是最难改的了,别好个三五天的又跟以前一样,小惠儿这辈子要是那样不就彻底的折了吗,小惠儿那边儿你就放心吧,她走的时候燕子还给她带了几百块钱,现在说打工还供吃住,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村里人要是说闲话你就当听不见,时间长了就拉到了,实在不行你们两口子就上我这过年,别天天在家想些没用的!

    姨姥不能来,因为家里还养的一些鸡鸭猪啊什么的放不下,最后被姥姥说的没动静只能唉声叹气的放下电话。

    我坐在一旁有些纳闷儿的出口:“姥,大凤他们得啥病了。”

    姥姥摆摆手:“没事儿,你别问了,过两天万德就得来找我了。”

    这件事儿算是这么暂时的压下来了,算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按照万德当时切自己手指头的那个劲儿,我以为他怎么都得闹腾个十天半个月的,或者是在我们家耍臭无赖,但是都没有,因为姥姥找来的刚子,一切都好似被压下来了。

    就连因为这事儿急死火也的回来的妈妈都在背后说没想到姥姥会这么处理,简直让她大吃一惊,我觉得姥姥是深谙一物降一物的道理的,况且姥姥一直是我的主心骨,我深深的认为,只要有她,那就没什么事儿会过不去,所以对这件事我倒不像是妈妈的反应那么夸张。

    又过了能有一个星期吧,我渐渐的把万德这个事儿给放下了,姥姥还会三五不时的给姨姥去电话询问万德动态,姨姥说万德在他们当地开始找明白人了,说是万利跟大凤好像是邪病,一到晚上的时候大凤就站在自己的家门口哭,哭的声音老远都能听见,一边哭一边嘴里大声的说着,你赶紧上路吧!可别再来缠着我啦!弄得村里的狗都跟着不停的叫唤。

    姥姥应着也不多说什么,挂下电话嘴里开始念叨:“没用,不找对根儿找别人谁看都没用。“

    我明白姥姥的意思,万德他姐是得罪的我们家的家仙,就连我妈都受到波连了,从万德走后每晚饭前饭后都得去上香,姥姥请了一尊跟之前一模一样的神像回来,然后在神像下还压着红纸,说让太奶得适应这个身子,妈妈虽然不是主谋,但也算是冲到了,所以必须得妈妈伺候,饭前给上香,上烟,等烟都点完了她才能去吃完,吃完饭她再上一遍,每天如此,姥姥说妈妈这个得坚持到过完年才能让太奶以及太奶下面的那些小仙儿把气儿给消了。

    因为妈妈这回来了,所以白天的时候她就喜欢看着我学习了,电视也不让我看了,每天动不动还喜欢考我英语单词,我当真觉得还是跟姥姥姥爷在家比较好,至少姥姥不怎么限制我的自由,我想给宋和打电话跟他约去市里看书,但是碍着无时无刻都在盯着我的妈妈实在是没办法对着电话出手,那天中午,我妈正考我单词呢,大门就在外面哗啦哗啦的响,我透过窗户往外一看,隐约的看见大门口站着的是个男人,随即张口:“妈!万德来了!”

    按照姥姥说的时间万德的确是差不多这几天该出现了,村里的半仙儿看不好,他肯定得来找姥姥啊,妈妈当时就做好了作战准备,一路小跑的去开大门,我趴着窗户使劲儿的往外看着,结果一看见进来的人,当时我就愣住了,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家里有猫闹腾的男人!

    妈妈不认识他,还张口问他:“你找哪位啊!”

    男人已经不拄拐了,很有礼貌得看着妈妈点头:“我来找胡大姨。”

    我腾腾腾的下地,喊了一声在保家仙那屋坐着看香的姥姥直接跑到院子里扯了扯妈妈的手:“妈,这个叔叔我认识,姥姥给他看过事儿的。“

    男人随即点头,手里还拎着水果,看着妈妈:“是,胡大姨之前帮我家老房子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但是现在我还得来麻烦了!”

    姥姥从门口出来看着他不禁张口:“怎么,那个猫找到你们家的亲戚了?”

    男人一看见姥姥一张脸就垮下来了,“大姨啊,我也没想到啊,这是闹腾出事儿了,不然的话,别说我大哥了,就是让我们兄弟俩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啊!”

    姥姥点头:“我知道,那个猫肯定是跟和你家里人有关的,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男人朝后面摆了摆手:“大姨,您看看就知道了。”说着,还转头喊了一声:“小超啊,你进来!!”

    我有些疑惑的顺着男人的手向他的身后看去,随即就看见一个用大围脖子把自己的脸包的溜严的人,那个脸真的包的除了在眼睛上留出的缝啥也看不出来,不过看身形应该是个很瘦的男人,看穿着还有穿着的运动鞋我又可以判断出是个年轻的男人,具体多少岁这个就看不出来了。

    “这是咋的了?”

    姥姥随即出口:“脸怎么了。”

    男人还是叹气,指了指我家的屋子:“大姨啊,能进去说不,他这脸吹不了风。”

    姥姥点头,我们一行人直接进屋,等到那个男人把围脖拿下来,我还真是惊到了,他撑死了也就二十出头吧,但是那张脸,这被挠的,一条一条的全是指甲道子挠破后结的红痂,就跟脸被无数条红线给勒上了似得,还有好几个地方的肉都被抠掉了,全剩红色的带着痂的坑,嘴丫子还贴着一块纱布,姥姥指了指:“嘴怎么了。”

    男人满脸无奈:“嘴角被挠的豁开了,缝了五针。”

    “嘶。”我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我的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被挠破相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