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0.第510章 白活这么大的年纪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说的啥意思?”

    不光是大利,就连我都怔住了,直愣愣的看着万德,之前说话还不是难听的要命么,怎么就忽然大彻大悟了?

    万德垂着脸站在那里,“姐,是我有问题,不是小惠儿有问题。”

    “你个完蛋玩意儿你瞎说啥呢!”大利直接就急了,起身用手杵了万德一下子,但自己的脚好像是刚才在院子里崴了,所以疼的嘴里忍不住嘶了一声,满脸不甘的重新坐到那里:“再胡说八道别怪我给你大耳雷子知道吗!!“

    “行了,别说了,反正我想好要离婚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小姨在旁边淡淡的开口,看了我姥姥一眼:“大姨,实在是对不住了,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没过来住,家里也碰不上这档子事儿。”

    “不是,谭小惠儿你啥意思啊,你跟我装什么啊,还不跟我弟过了,我告诉你啊,当年要不是我弟要你,你都得臭大街了!”

    “姐!!”万德一嗓子直接就喊了出去,转过脸噗通一声跪倒小姨身前:“小惠儿,是我不是人,我误会你了,你可别跟我离婚啊,我真的老稀罕你了,我就是太稀罕你了我才会怕你出去偷人儿,其实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行不行。”

    “万德!你给我起来!你是不是个老爷们!你给我起来!!”

    这风向变得太快了,他们姐弟俩给我们家人直接都得给整蒙了,我妈看着拉扯着万德大利,伸手往一旁拽了拽我小姨:“小惠儿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阴一出儿,阳一出儿的,啊。”

    小姨吸着鼻子站在那里,看着我满是内疚:“其实事儿都怪我,要不是我的原因丹阳不可能跟大凤打起来,然后再出来后面这档子事儿,就是怪我偷摸的买药了。”

    “看看!臭不要脸的,自己都说了吧,她买药!听见没有!她买药!!!”

    “姐!你要是在跟小惠儿喊你别怪我打你了啊!!”

    万德这时候倒是跟他姐姐瞪上眼睛了,万利被万德这个样子整的怔住了:“你说啥?你还想打我,谁给你拿钱娶媳妇儿的,谁给你洗洗涮涮的,谁帮着你张罗着盖房子的,你还想打我?你要翻天了啊你!!”

    “你要是不盼我好,我就打你!!”万德急了,眼睛瞪得通红通红的:“小惠儿嫁到咱们家容易吗!你干啥不给她个好脸儿!你不知道她是你弟妹啊!!”

    万利被骂懵了,嘴一瘪::哎呦我的天老爷啊!我这又当爹又当妈的伺候这么个弟弟啊,倒了没落好还一身的不是啊,我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啊!谁能给我做主啊,我的青天大老爷啊!!“

    “再哭,在把我家太爷太奶惊动了我可不保你。“姥姥冷着声在旁边开口,别说,还真有用,万利的哭声当时就嘎然而止了,憋的快的惊人。

    我妈急了,看着小姨:“小惠儿,你倒是说啊,这怎么回事儿!“

    小姨咬了咬牙,好像是下了某些决心一般的张口:“其实我不想说,这事儿丢人,但是闹到今天这地步了我也就不在乎了,反正我不跟他过了,以后我就是真臭大街了,也跟老万家没关系了,就是我之前也想跟万德要个孩子,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但是一直怀不上,我去检查了,说我的确是有点问题,但是也治疗了,也喝了中药调了,后来还是要不上,我就去问大夫,大夫说是不是万德有问题……”

    “呸!你不会下蛋你赖我弟弟你!!!”

    妈妈往后面拉了拉小姨,谁也没搭理万德他姐,小姨咽了咽唾沫继续张口:“后来我有一次跟万德正好在外面的建筑工地打工,他脚被砸伤了,住院,我就骗他说做个详细的检查,因为当时正要孩子么,怕打药什么的有问题,然后就查出来他精子的存活率低,大夫说要孩子费劲,我不敢告诉他,怕他年纪大了心里压力也大,然后就回来这不是打听有个老中医会配药什么的,磨碎了放到胶囊里,我做饭的时候就给万德放到菜里,合计能有点用,结果就被大凤找出来了,然后就发生后面的事儿了。”

    当时我完全听懂了小姨的话,甚至自己可以精简的总结一下就是不是小姨不能生孩子,而是万德有问题!小姨配的药是给万德吃的!他们误会小姨了!

    “呸!放你妈的屁!我弟弟会有问题?我弟弟这么壮的体格能有问题?你这不是变相在骂人吗!!!”

    “万利!你给我闭嘴!!”

    万德现在倒是连名带姓的叫她了,“我跟小惠儿去确定过了!是我的事儿!不是小惠儿的事儿!你还想让我离婚啊!要是我离婚了我就回家把房子点了!我不过日子了咱们大家都别过了!!”

    大利被喊得嘴唇直哆嗦,再配上脑门子流下来的血看上去特别的渗人:“你,你还真是能耐了啊……”

    万德不搭理她,哭丧着脸看向小姨:“小惠儿啊,你原谅我把,我真的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啊,是我小肚鸡肠,我不是人,我喝点酒就不是我了,但我是真心对你好的啊,你可不能不要我了啊,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有你这么个好媳妇儿啊!”

    妈妈上前了一步,一把扯过也在那低头掉眼泪的小姨:“万德,你别说这些没用的,先把你姐的事儿解决了,你跟我妹的帐,咱们慢慢算!!”

    姥姥已经收拾好碎片了,用红布包着先放到了抽屉里,直接看向大利:“你今晚还住这屋吗?”

    大利张了张嘴,看了一眼炕上的大凤,又看了看万德,垂下眼:“我今晚说死也不住这儿,等大凤醒了我就走。”

    看来是被吓到了,不住正好,要不然今晚还得继续闹腾。

    但还没等姥姥继续开腔呢,万利居然哭了,她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自己擦着眼泪:“我做了什么孽了,弟弟现在也指着我的鼻子骂了,姑娘姑娘也造这么个样了,我该谁惹谁了,还要烧我的房子,我这是白活这么大的年纪了。”

    ……

    那晚万德没等着大凤醒来,他先是出去找了个旅馆,然后抱着大凤直接去旅馆了,大利也没再开口说要钱的事儿,只是脚好像是崴的挺严重的,走的时候我看见肿的一步都动不了让万德给背走的,等家里完全清净下来后,姥姥才看着小姨开口:“惠儿啊,你真要离婚啊。“

    小姨站在地中间,哭的满脸的内疚:“大姨,真的对不起,这事儿怪我,真的怪我……”

    “别说这个了,惠儿,你跟万德咋整,我们家这都是小事儿,你呢,这离婚是大事儿啊。”

    小姨吸了吸鼻子,长呼出一口气,“大姨,这回我是说的真的了,我真的不跟他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