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8.第498章 看不着的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敢说我这一嗓子绝对是石破天惊,不光喊得我自己嗓子都要破了,还把那个不明物体给吓到了,它本来是要从我的头顶越到窗台上的,结果被我这一嗓子给喊得一下子没蹦到窗台,噗通一下子掉地上了,随后发出一记刺耳而又自觉丢脸的‘喵~!’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重整旗鼓,蹦上窗台,从半开的一个窗户缝里跑出去了。

    “丹啊,是猫!!”

    姥姥喊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反应过来是猫了,问题的关键是,它咋进来的……

    男人拄着拐进来把窗户关严,随即看了看我:“小姑娘,没吓到你吧,我合计这房子时间长没住人了灰大通通空气,谁知道猫怎么还跑进来了。”

    “它二楼还能爬上来啊。”我看着男人有些不敢相信的张口:“这猫的身手也太矫健了,而且还敢进来偷吃东西。”

    说完,我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镇定了之后我倒是觉得那个猫摔那一下挺逗的,应该是被我给吓得发挥失常了。

    “这正常,我们这边儿没主的猫特别的多,再加上家家都有外面都有那个做的窗台栏杆儿,它们都能爬到三四楼呢!是挺烦人的。”

    男人嘴里的念叨着,看了看我:“没给你吓到就好,怪我,忘了关窗户了。”

    姥姥走到我的身边,反而皱了皱眉:“这个地方的猫多是吗。”

    男人点头:“是啊,猫老多了,一到开春儿的时候啊,一个个哇哇的乱叫秧子,可烦人了。”

    姥姥听着点头:“是啊,猫到了发情的季节就叫,叫的就像是小孩儿哭一样的。“

    “是啊,大姨,一开始吧,我家房客跟我说有小孩儿哭,我还跟他们说,是不是楼下的猫叫秧子给他们吓到了,因为猫那么叫很像小孩儿的哭啊,后来他们说不是,猫也不是啥时候都叫啊,我家这个情况是是天天的哭,而且就在耳边哭,贴的特别的近,男的听不着,就女的能听到!“

    姥姥点点头:“我知道了,你过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说着,把嘴附到男人的耳边小声的交代了几句什么,我听不清,站起身特意的往楼下看,果然看见了好几只灰突突脏兮兮的猫,刚才在那偷吃的猫我也没仔细的看清,所以不知道是哪个,但是它们好像是感觉到我在看它们似得,一个个齐刷刷地点头对我行注目礼,感觉还真是怪怪的,因为同时被好几只猫瞅着,我回头看了姥姥一眼:“姥,这些猫看我。”

    姥姥没有应声,还在跟男人说着话,但当我再看回去,这些猫一个个都不见了,眨眼的功夫就不知道蹿哪去了,特别的诡异。

    我哆嗦了一下,忽然觉得不舒服了,以前对猫是没啥感觉,也没有觉得喜欢啊,还是不喜欢,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感觉自己绝对不会养猫的,因为猫的那个眼神让我觉得渗叨。

    男人听姥姥说完话就拄着拐走了,我跟着姥姥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除了看电视也不知道干嘛,看了看姥姥:“姥,咱们今晚真的在这住啊。”

    姥姥点头:“嗯,凑合一宿吧,你小时候不是就喜欢跟姥姥出来见识这些事儿吗。”

    我笑了笑:“见识这些事儿行,但是在这住有些不得劲儿,这屋子里空唠唠的啥都没有啊。”

    “那姥姥领你出去溜达溜达。”

    一听这话我就乐了:“行,姥,你领我上街吧,正好咱们来市里了。”

    我们直接下楼,楼道里居然还有三四只猫,看见我们出来喵的一声就跑了,我皱了皱眉:“姥,这里咋猫这么多啊。”

    姥姥没有应声,好像是在想着什么,呼吸有些发重,我跟着姥姥走到外面,抬起眼,果然发现有些猫能够借助一些外面的管子越到人家的外窗户上,有些猫就在那趴着,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一些老头老太太好像对这些猫都习以为常了,看见这猫在车顶上趴着,也没人会特意驱赶,好似它们早已是这里的一部分一样。

    我跟着姥姥在这儿附近儿溜达了一圈,这片儿的小区很大,整个都是住宅区,而我好像是被家里的那只猫给刺激到了,不停的在别的地方找猫,而奇怪的是只有我住的男人家那片儿很多,猫都是一堆一堆的,而别的地方也没这么邪乎,零星的看见一两只都挺费劲的,这是咋回事儿啊,难道猫也都是喜欢扎堆的吗?

    “丹啊,你怕猫吗。”

    姥姥忽然张口,我摇摇头:“不怕,猫有啥怕的,猫就是爱挠点人呗。”

    想着自己从小到大,黄鼠狼啊,狐狸啊啥的,见过的东西稍稍一对比,猫有啥怕的,姥姥笑了笑,拉了拉我的手:“不怕就好,一个小畜生有啥怕的呢。”

    我不知道姥姥跟我说这话是啥意思,我也没细问,走了两圈有些冷,姥姥也没有带我走远去溜达的意思,所以我就跟姥姥就上楼了,下午的时候就待在屋子里看电视,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大概是日落后吧,在男人给我和姥姥送饭之前,我开始听见怪声了,就是一种很粗重的沙沙声,就像是有人用什么很尖利的东西在划门板子,一开始我以为是楼上的,但是越听越不对劲儿,感觉声音就是这个屋的,姥姥无动于衷,好像是没听着,但是我坐不住了,开始找这个声源,最后确认这个声音是从小屋发出来的,然后走进去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沙沙声不一会儿就又传了出来。

    皱着眉,我慢慢的起身,走到一个打在墙上的柜子前,附着耳朵仔细的听,沙……沙……声音异常的清晰。

    就是这里发出来的!

    想着,我提了提气,猛地拉开了柜子!

    沙沙的动静应声而停,而柜子里却是空的……

    我有些奇怪,刚要关上柜门,沙沙的声音便又传了出来,我后脊梁忽然出了一层冷汗,我感觉就是在挠这个柜门板子的,甚至可以确定,因为听的很清楚,但是现在去什么都看不着,这种感觉尤为恐怖,后退了一步,却感觉自己的腿肚子猛地又被什么东西给挠了一下,我疼得嘴一咧:“姥!屋里有看不着的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