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2.第492章 小姨来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前我们宿舍说话有些力度的就是那个有些领导派头的廖小婷,当然,这样的人在哪都不缺,哪个班级里都会有这样的女生,就像我小学时候的班长袁可欣,不过人分性格,论起来,廖小婷要比袁可欣可爱的多了,因为袁可欣是极其怕自己风头被别人抢了的那种学生,而廖小婷则不是,她只是很单纯的热心肠而已,就像我突然在宿舍里被推崇起来了,她不但没有不乐意,还跟以前比起来跟我更加的亲近了。

    我后来主要的分析了一下,可能也是跟我这个事儿有关系,我不是忽然成学霸了,也不是忽然做了什么好人好事儿,而是做了一件大家只是听过却没有见过的事情,并且运气好的话这辈子也就见这一回了,所以用现在的话来讲都成了我的小粉丝,再加上我们宿舍里拥有的这个特殊秘密吧,一时间我们迅速成了比亲姐妹还亲的朋友,我的胳膊打着石膏不好使,早上的时候会有宿舍的女生帮我去打热水,还有给我洗毛巾,挤牙膏的,虽然经历了一件貌似很恐怖的事情,但是我却觉得这却不是个坏事儿,因为我们宿舍反而多了更多的欢声笑语。

    连董玲玲私下里都跟我说,丹阳,我有些不想期末考试了,不考试咱们就还能住在一起,比回家有意思。

    我也是这么想得,但是时间不等人啊,这样的日子也就过了半个多月吧,就准备期末考试了,于此同时,康祺也回来了,她这次回来就跟以前一样了,带了一大堆的吃的,没戴棉帽子,她妈妈给她弄了顶假发,不过不是真发,还起静电呢,她说她妈妈不敢给她弄真人头发的,心里犯忌讳了。

    本来那段时间我们宿舍里的女生到晚上都一起学习了,但是因为康祺的回归我们就坐在一起吃东西,一开始我以为康祺不知道自己发生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我们宿舍里的女生也都谨记着班主任的话,没说太多,也没往这上面聊,不够话头倒是康祺挑起来的,她把自己那个假发拿下来给我们看,还说这个很便宜,但是她妈妈花了好些钱,特意去织了一顶真人的头发,有腰那么长,然后领她到了市里的火葬场给烧了。

    说着,康祺表情有些夸张的看着我们:“你们都没去过火葬场吧,那里面老大了!”

    “我路过见过,有个大烟囱么。”宿舍里有女生应道。

    康祺摆手,一副自己见多识广的模样:“那个烟囱你只能从外面看见,进去就知道,里面老大了,还有宾馆呢,有个屋子,里面全是小抽屉,抽屉上还有人的照片,多的都数不清。”

    我好像是记着小时候有一次跟姥姥去沈阳遇见一个女水鬼,就是头发一团子一团子的那个,姥姥那时候跟我说过,有的人走了得还阳寿,得把骨灰放在火葬场里放多少年,三年啊,还是五年的,才能下葬,看来就是放在康祺说的那个地方。

    “康祺,那你去那干啥啊!”

    康祺指了指假发:“就是去还头发啊,我妈说了,我接头发的那个人,是个得重病死的,说是挺严重的病,就是得掉头发那种的,然后她的头发以前很长很长,她就很舍不得让头发掉光,之后就编个大辫子给剪下来了,结果让她们家人给卖了,说是那头发好,也挺值钱的,但是后来,那个女孩子就死了,之后那头发就被我接了,然后……我不就这样了吗,不过,我妈说都得感谢王丹阳的姥姥,说是我的命是她姥姥救得,要不然我说不定就一直都好不了啦。”

    大家听得都没什么动静,倒是廖小婷这个时候开口:“你还得感谢王丹阳呢,要不是她,那天晚上你的头皮就得全都没了,是她用护身符先救得你。”

    “是啊,你还得感谢王丹阳呢!”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康祺也特别陈恳的看向我:“谢谢你了王丹阳。“

    “别这么客气,我姥说了,这都是小事儿,就是以后注意点别再沾上这些东西就行了。”

    我大大方方的出口应着,看着康祺连连的摆手:“不会啦,我再也不会接头发了,要是想要长头发我就慢慢的留啦。”说着,康祺也叹口气:“就是不知道谭雪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被磨的。”

    “就算她是被磨的,那你头发都给送回去了,就应该没事儿了。”我安抚的说道,然后开始岔开话题,问大家冬天都上哪儿玩儿,说要约时间一起去市里看冰灯,气氛又恢复了之前的欢乐。

    我真的挺庆幸的,庆幸这些事儿是在我已经懂事的时候发生,大家的那个年龄段正是胆子大,求知欲接受能力还比较高的时候,否则,小一点容易吓出事儿,大一点,又容易变得压抑,而就在那个年龄段刚好,我们无所畏惧,甚至还为了多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而感到那么一丝的得意,说起来,也都是满满的回忆。

    考试的当天早上,宿舍里的人都问我怎么能发挥的好一点,我想起姥姥说的挂红,就张嘴道:“穿红裤头吧!”

    于是大家没有红裤头的就穿红衬裤,也没有红衬裤的就穿红毛衣,都没有的就扎个红头绳,反正一个个都挂着红去考试了,我们被分到不同的班级考试,但让我兴奋而又意外的是,我居然跟宋和在一个教室,他在我回学校的当天就特意来我们班找我了,我们站在教室门口还聊了两句,但也没聊什么,就是他问我学习方不方便,要是又不懂得题去找他什么的,不过我们这么接触一多,倒也算是熟了,在一个考场后一考完我就在门口等着他,然后一起讨论正确答案,他还会估分儿,也不知道是不是挂红的原因,我发挥的还不错。

    最后我的意外收获就是放寒假的时候跟宋和约着一起去图书馆,他要看卷子,提前做练习题,而我虽然说的是要跟他一起提高成绩,但更多的,当然,就是想跟他多接触了,回头看看,还真是满满的都是小女孩儿的心思啊。

    两天考完,第二天下午我们就准备回家了,大家约好了回来取分数还有班级排行榜时在一起去市里溜达玩儿,我跟着玲玲乐呵呵的越过操场往校门口走,感觉这心情从头发的事件解决后就开始晴空万里了,只是还没等走到校门口呢,我就愣住了,看着站在校门外跟我招手的女人,我一时间居然没认出来,半天才张了张嘴:“小姨?”

    小姨的脸蛋子红红的,还有些皴了,整个人老了很多,按照现在来看,比我大十岁的小姨应该是正当年啊,可是,怎么看着像快三十岁的女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