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91.第491章 终于过去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姥姥看着舍管老师揽了揽我的肩,直接出口道:“俺家孩子见的多了,不怕这些,怕就怕你们老师多想,其实这东西没你们想的那么吓人玄乎的,像丹阳小同学这种的很少,就像是做手术看病似得,再小的手术,就算是不大点儿的失败率,但是摊到谁身上,那就是百分百的了。”

    我一直觉得姥姥有才就有才在这儿,平常就是个普通的老太太,但是什么事情都说的很明白,很透,那天晚上我跟两个舍管老师都没太急着回去,主要不是我不急,而是两个舍管老师不急,他们一直在问,主要就是问姥姥这种事会不会再次发生,还会不会有同学发生这种事儿,最后弄得姥姥都有那么几分无奈。

    看着两个老师很认真的开口,:“以后会不会有别的孩子在遇到这种事儿我不知道,但我敢肯定,明白人指定不是我一个,你们家的亲戚朋友啥的,肯定也认识我们这个行当的,就算是再有哪个小同学发生类似的事儿了,被磨着了怎么样,只要家里找人给看了就没事儿了,这次的还算是个特例,是家长也太没当回事儿了。”

    康祺她爸爸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些躺枪,有些不好意思的在旁边张口:“是,我跟我爱人的工作都太忙了,只是觉得这孩子不爱说话了,俺家这孩子爱美,我跟我爱人都合计她这是心情不好呢,也没多问,再加上合计这要期末考试了就着急送她回去上学,哎,应该多问两嘴的,就算不是撞邪了,也应该对孩子多关心关心的。”

    姥姥看了看他:“行了,主要是孩子没事儿比啥都强,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没遇见过你也不能知道这些,好了,都挺晚了,你先去看看你姑娘,回头我给你打电话吧。”

    “哎,好,那两位老师谢谢了,我先去看看康祺啊。”

    舍管老师点头,看着康祺她爸走了,之后也问我要不要回学校,姥姥没用我开口就说当然得回去上学了,然后把我往旁边拉了拉,看了我一眼:“丹啊,没事儿了啊,你回去也不用瞎合计,姥姥都能给弄利索了。”

    我抬眼看了看她:“姥,你咋啥都知道啊。”

    其实我还挺好奇的呢,因为姥姥也没用我多说什么,家伙事儿也都带的挺全的,老师应该只是跟姥姥说我脖子的事儿,不能跟姥姥说别的,但是姥姥整个都是装备好过来的。

    姥姥看着我笑了笑,把我那个线被扯折的护身符重新系上,然后给我挎脖子上,:“你以为这护身符是干啥的,你要是有事儿了姥姥啥都知道,姥姥还知道你厉害着呢,想不到咱家丹阳真长大了,也不害怕了。”

    我张了张嘴:“其实我也怕,但是我不想让我舍友他们看出来……”

    姥姥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行了大姑娘了,这事儿过去了,你这样姥姥以后也放心多了,赶紧跟老师回学校吧,好好考试啊,上初中了你妈可开始盯着你成绩了。”

    姥爷也迎了上来,他关注的点不一样,他比较担心的是我的脖子,看了姥姥一眼:“丹阳这脖子不能有事儿吧。”

    “没事儿,不耽误啥,明后天就消了,回去吧。”

    我点点头,还不望叮嘱姥姥一声,“姥姥,你也早点回去啊!!”

    姥姥冲着我摆手,转过脸就跟姥爷交代着什么,我跟着两个舍管老师往外走,那个女舍管老师嘴里还念叨着:“还真神了啊,我这辈子还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

    那个男舍管老师嘴里应着:“这种的我也是第一次,不过我侄子还几个月的时候也被吓到过,我姐晚上抱着孩子回家看我妈,结果那孩子就哭了一道,我姐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呢,就合计孩子不舒服,后来我妈说是我们楼刚走了老大姨,然后让我打开房门对着门外骂了一句,骂的什么我现在忘了,但是当时我也没当回事儿,不过我侄子倒是不哭了,等我姐吃完晚饭要回去的时候我侄子就像是知道外面有人似得就又开始哭,不走,那孩子才多大啊,我们都觉得挺奇怪的,我妈就让我送,还让我抱着孩子,还给我侄子的兜里放了一根儿红绳,之后我侄子就好了,我给抱回家啥事儿都没有,现在回想回想,老人可能都明白点儿,不是没有这些事儿,就是咱们太不讲究了。”

    “哎,谁懂啊,可别让我经历这些事儿,看着都够吓人的了。”

    我跟着他们旁边,路过那个路灯电线杆子的时候居然看见了两根影子,没错,是两根,有一根我能确定是电线杆的,又细又高,那根就比较短了,我没太仔细看,怕再看见啥了,心里不舒服,不过应该能确定是那个光头发的女人。

    等我回宿舍的时候灯已经重新关了,看来班主任已经了解完情况了,我以为大家都睡了呢,谁知道我一关上宿舍的门,一个个的就都从铺位上座起来了,说实在等我,然后七嘴八舌的问着康祺的情况,我直接回道没事儿了,之后又问她们怎么跟老师说的,她们就说跟老师的说也不知道康祺怎么了,就自己在那梳上头还把头皮给梳破了,之后我又问老师说没说什么,她们说没,就是让她们先睡觉了,说是明天早自习处理再说。

    一夜未眠,是大家都没睡觉,都坐着挤在一起,都挤在我的铺位上想贴着我,有些实在是挤不上来的就爬到董玲玲的铺位上,不停的让我给她们讲这些事情,可能是感觉我多讲一些她们多听一些就不会觉得康祺这个有啥了,不过我没说太多,也不想给她们吓到,就是有些姥姥上身,不停的絮叨着这都不算是啥事儿,不要害怕什么的。

    一直到天亮了,我们几个人才互相依偎着睡着了,舍管老师居然没催我们去上课,班主任倒是直接过来了,跟着舍管老师一起,给我们开个简短的会议,意思就是不要出去乱说,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不要有心里负担,该学习学习什么的,我困得五迷三道的,恍恍惚惚的就张口回道:“老师,今天能请假在宿舍里睡觉吗。”

    班主任倒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下午在去上课吧,但是要记着,等康祺回来上学了也不要再说这件事了知道吗。”

    大家都点头,我暗想就是让谁提谁也不想提吧,这种事,别人经历的你看热闹喜欢念叨的,但是自己经历的,短期内你是想忘掉的,只有积累到一定的时间你才能没事人一样的讲出来。

    不过,这件事虽然控制住了,我没想到的是,我个人在我们宿舍的威信却通过这件事蹭蹭的就上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