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83.第483章 我崇拜的姥姥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件事让姥姥的身上再次蒙上了一层神秘玄幻的色彩,其实早在我上六年级的时候,姥姥就已经是半退隐状态了,接仙儿给人看事儿的在东北很多,几乎你只要稍微的打听打听就能发现周围的邻居或多或少的认识那么一两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觉得做半仙儿也好赚钱吧,我们那片儿也多了几个跟姥姥一样的半仙儿,但还真不都是假的,有的我还认识,就是小时候在下街玩儿的时候很普通的阿姨,忽然有一天她也立堂口了,就是请仙儿了,但是看得没有姥姥那么全,她只会看小孩子吓到了,就是只会给小孩子叫魂。

    我记得她立堂口的时候还特意的来找过姥姥,说她的仙儿小,都在一片儿了希望姥姥不要怪罪之类的,姥姥也没怎么当回事儿,只是嘱咐几句,别忘了初心,别合计用这行赚钱就行了,那个阿姨之后就放心了,给小孩子叫的还挺好的,没几个月吧,在我们那片儿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还有个四十多岁的大姨也是,她是后搬来的,但是她也会,她会找‘人’,就是找已经过世了的人,要是家里有亲戚过世了,给托梦说在下面过的不舒坦啊,她就能去下面找,然后上自己的身,那烟抽的,那叫一个凶,脖子不停的在脑袋上晃啊,要是你找老头子,她就像打着节拍似得,在那说着,老头子说,老头子说,说出来的话也是打着节拍的说出来,但是按她讲的那就是下面人说的了,我跟人去卖过呆,感觉虽然跟姥姥给人看的不一样,但也挺有意思的,她也是只会这一个,你要是想去下面找‘人’可以找她,别的活她也不接,姥姥也说了,别的事儿找她那她就是胡说八道了。

    总而言之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姥姥自从一点儿一点儿的拒绝上门来问事儿的人后,前街后街也渐渐的有立堂口的了,但是大多都特意来上门看看姥姥,风气还真的挺好的,没有我小时候那个什么仙姑那种骗人的了。

    我本来以为姥姥就这样,渐渐的就退休了,按照她的说法就是要是不自己收手,那就没个头,年纪大了,身体不顶用,最后还容易给人看不准,没帮到人反倒害人,还不如趁着差不多的时候就一点儿一点儿的放下,我这辈子看的不少啦,再看,也就是翻来覆去的这些事情,我也累啦。

    这都是姥姥的话,她不想看,没人能逼得了她,可是姥姥心善,再不想看,有时候碰到比如说病房里那个叔叔的事情她还是会出手帮助,神神叨叨的多说两句,然后还打电话让人回来,其实我想她是想退休的,但是有时候事情赶着,还真的退不了。

    例如借命这个事儿,虽然姥姥带着我张罗着要出院了,但因为那个男人的回来,他大哥的腿骨折,以及加上前一天那个莫名其妙叫他名字然后后半夜就过世的老太太,当然,还差不多那个跟我一样看见那个老太太的病号,只不过他看见的跟我看见的不一样,综合这些,借命这件事儿登时就在骨科传开了,你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当然,之所以会传开还有个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个当事人回去躲星的叔叔,据他讲,他回家的第一天下午就闲的没事儿在卧室里睡觉,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他说在梦里就看见自己又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然后病床上就站了个影影呼呼的人,他甚至看不清是男人女人,只能由声音推断是个老太太,那个人一直在叫他的名字,给他叫的心里发烦,然后他就张嘴说你谁啊!那个人也不应声,就在那重复着叫着他的名字,最后他急了,大骂了一声,滚!!

    之后就醒来了,醒来后他发现自己一脑门子汗,咋合计都不对劲儿,但是我姥姥说让他在家等电话,所以他也就没把这事儿跟别人说,也怕把他媳妇儿吓到,所以也没跟他媳妇儿讲。

    病房里之前那个好信儿的女人连连的点头,对对对,就是下午,那个老太太就是站在你病床那喊你的名字啊!你幸亏没答应啊!你要是答应了你就得出大事儿了!

    这一时间点一对上,病房里当时就炸了,在加上病号的大哥住进来,一时间众人皆对我姥姥的神机妙算啧啧称奇,那个好信儿的女人还不停的跟我姥姥打听我们家的住址,说在这病房不方便,要去我家找姥姥看,姥姥对这些表现的都很淡然,用她的话讲,一辈子也算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什么都经历过了,很多人信过她,也有很多人不信她,她这个年纪早就看开了,“你好好的看什么,没病没灾就是好的。”

    姥姥不想多说什么,拉着我好使的那个手就要出院回家,那个男人跟他媳妇儿出来送姥姥,嘴里连连的道着感激,姥姥回头摆手:“不用谢我,这是你自己的命硬,自己扛过去的,我只是帮了个小忙,回去吧。”

    大家陆续的回去,只有那个好信儿的女人不甘心,居然一直追到一楼的住院大厅,姥姥最后无奈,只好挺下脚步看向她:“你不用追到我家了,我知道你想问啥,是不是夫妻感情不太和,总是吵架。”

    女人怔了怔,登时就谨慎的四处看了看,然后垂下眼:“大姨,我不瞒你说,我觉得我们家那位有点问题,我想让你给看看他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姥姥叹了一口气:“少时夫妻老来伴,哪那么多有问题的。”说着,四处的看了看,“你站在这儿等我,我抽根烟就回来。”

    女人不解:“大姨,你抽烟要做什么啊……”

    我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角:“姨,我姥抽烟那就是要给你看了,你别急。”

    “真的啊!”女人登时就激动起来:“可是我还啥都没说呢。”

    我摇摇头:“不用说,我姥抽烟请仙儿都能看出来。”

    “神哪,小外女儿啊,你姥真神哪。”

    我抿着嘴笑笑没吱声,我姥要是不神那就不会是我的偶像了。

    过了一会儿,姥姥回来了,没用女人张嘴,姥姥直接开口:“你家里是不是有一幅画?”

    女人有些发懵,“我家有好几幅画啊。”

    姥姥吐出一口气:“有一副下山虎的,给换了吧,卧室里忌放猛兽的画,要是喜欢非放不可的话,猛兽一定要上山,下山伤人,夫妻容易争吵,互相伤害。”

    女人连连的点头:“我明白了,我明白,是有一幅猛虎下山的,大姨,还哪里要改。”

    姥姥拉住我的手,倒是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脾气改改吧,你们夫妻间没有实质性的问题,你这个人太敏感多疑了,而且你喜欢倒是非,以后要记住,什么话想说,放在肚子里想三秒钟在说出来,这比改什么都强。”

    女人彻底的愣在原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姥姥也没在言语,拉着我,直接走了。

    我忽然觉得,姥姥其实也是生活中的智者,她是人们口中搞封建迷信的,可是人,却并不愚昧,这也是我崇拜她的原因之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