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9.第479章 叫人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以为那个男的不能信呢,毕竟跟着姥姥时间长了,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见过很多,听人劝吃饱饭这种的绝对是不常见,就好像我们上街,要是看见个我姥姥这样的人忽然看见你来了一句,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也许可能会有血光之灾的,你得怎么躲怎么躲,兴许没等她把话说完,你就得骂句神经病直接走了,这也是姥姥一直说的,人家没找过来,绝对不给人看的原因,因为自讨没趣。

    不过姥姥居然是大半夜的趁着大家都睡了才神神叨叨的走进来跟男人说这些,很有可能是姥姥也做了思想斗争的,心慈的人都讲究缘分,那个男人跟我是一个病房,怎么说都算是有缘,所以姥姥也就把自己该说的话都说了。

    不过还好,那个男人还真的听劝了,一大清早,他媳妇儿就来了,还给他带的饭,不过那个男的一口都没吃,直嚷嚷着要请假出院,给他媳妇儿都弄懵了,说你药都没打完呢,出什么院啊!医生听到信儿了也过来跟他说,他得挂药,现在不能走,但是他只是看了姥姥一眼,随即就一脸坚定道,不行,我必须要回去,有药我后天在来挂。

    有个病号跟我一样的没睡熟,应该是听见姥姥跟那个男人说的话了,就偷摸的跟她媳妇儿讲了,她媳妇儿一脸半信半疑的看了看姥姥,但也没多说什么,帮着男人穿上外套俩人还真就回家了,等护士来挂药的时候就傻眼了,直嚷着人呐,第一次看见花钱打水漂的,有药都不挂了,有啥急事儿啊!!

    那个听见姥姥说这些的病号又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姥姥,大姨啊,你说的借命的是啥意思啊。

    姥姥摆摆手,行了,这些事儿还是少问一些吧啊。

    我也不明白,想知道,但是见姥姥这样倒是也明白问了姥姥也不会说的,上午的时候我胳膊上的石膏就打上了,这个不舒服哎,病房里都是大人也没有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电视,我开始墨迹姥姥回家:“姥,咱们今晚就回家吧,我想回去看情深深雨蒙蒙。”

    “看啥看啊,老实儿的养病,谁让你作的,今晚还在这儿住,明天上学的假我都替你请好了。”姥姥丝毫不给面子的反驳我,随即起身:“我去给你买饭,你跟这些叔叔阿姨在这儿待着。”

    我闷闷的躺在那里,没过一会儿,就感觉有人碰我,随即张了张嘴:“随便,吃什么都行,我躺着也不饿。”

    “王丹阳?”

    听见声音我直接就愣住了,都一个反应是我脸跟头发都没洗啊,随即也不敢回头,嘴里答着:“嗯??”

    “你没事吧。”宋和大概是见我背对他躺着没有起来,随即绕到我前面了,手里居然还没了一堆小食品,放到我病床前的柜子上:“对不起啊。”

    我真想跟他说你先出去一会儿等我洗完脸把头发梳梳你在进来,但是看他好像并不在意我现在凌乱的个人形象,所以也就半垂着脸坐了起来,“我没事儿。”

    他看起来满脸都写着内疚,坐到我床旁边的椅子上:“我问我三叔了,他说你在这儿住院,都怪我,要不然你也不能……”

    “不怪你。”我笑了笑,看着他:“没事儿,其实我跟你讲啊,我每年都得伤一次,这次都算轻的了,你看我头上这个疤,这个是我爬树摔的,我倒着爬摔的,一年一回,还有我腿上也有疤,这是被狐狸给咬得,这个胳膊不算是啥。”

    我想姥姥要是看见我这样都得气死,我跟她念叨了一天自己难受,说是躺的后背都疼了,结果一看见宋和就满血复活了!

    宋和的脸上仍旧透着对不住,他半垂着头坐在我旁边:“别这么说,都怪我,要不是我让你去找董玲玲你也不能被车给撞了,我昨晚一宿都没睡着,你要是出点事,那就是我的责任了。”

    “不是你责任,是司机的责任,他都赔钱了,给我拿医药费了!”我看着他满脸不在乎的样子,特意抬了抬胳膊“你看,我就打了点石膏,这没事儿。”

    “那你能上学吗,你要是去上不了学我以后不住校了,放学就来给你补课。”

    “能,我啥事儿都没有,也不是右胳膊,不耽误写字儿,真的没啥事儿!”

    我那阵儿想的真的特别的简单,就是怕宋和内疚啊什么的,其实现在回头看看,其实还真不是一段爱情展开时该有的开头啊,我真不是一般的傻啊!

    “小姑娘,这是你的小同学啊,小伙子长得真好啊。“

    病房里别的病号家属开始闲着无聊看向我张口问道,我总觉得她们不是抱着那种特别的简单的目的问我的,所以心里有些发虚点点头:“恩,是我的同学。”说着,我就看向宋和:“那个,你回去吧,没事儿,我耽误不了几天课,也不用想着给我补课啥的,我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宋和大概也是被这些病号家属看的不得劲儿了,点点头,看着我想说什么也没说出来,站起身“那我回学校等你。”

    我莫名的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点了两下头看着他抬脚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特地回头看了我一眼:“王丹阳,真的对不起啊。”

    咧了咧嘴角:“我都说没事儿了!”

    宋和抿了抿唇,还是一副内疚的样子,打开门冲我摆了一下手:“走了。”

    “嗯,学校见。”我用好的一只胳膊冲他挥了挥,心里暗想着,幸亏姥姥没回来,要不然又得问东问西了,正想着,病房的门打开了,我惊了一下,用不用这么巧,宋和前脚走姥姥后脚就回来了?

    进来的却是个不认识的老太太,穿着一身特别干净立整的衣服,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的,说实话,我看着她却有点渗,感觉她穿的那一身好像是人走了要上路的时候才会穿的衣服似得。

    别的病号家属看着她也没吭声,谁其实也不认识谁,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别人家的亲戚,谁知道那老太太居然直接走到早上走的那个病号床边儿了,她静静地站在空着的床边,也不知道想着什么,旁边儿病好的家属看着她有些不解:“大婶子啊,你找谁啊,你找他啊,你是他们家的亲戚啊。”

    老太太的头木木的点了两下,嘴巴忽然张了张:“孙贵成啊,孙贵成?!”

    她喊得人名我不知道,应该是那个叔叔的,有些害怕,不自觉地往床头躲了躲,旁边的病人家属看着她连忙热心的张口:“大婶子,他不在这儿,你是他们家啥亲戚啊。”

    老太太也不回话,就是像个机器人似得站在空荡荡的床边一动不动,嘴里重复的喊着:“孙贵成,孙贵成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