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5.第475章 还记得小梅姨吗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没一开始没听懂姥姥说什么,什么叫你在要一个我看看,姥姥的下手不轻,所以小孩儿哭的声音比较凄厉,大概是被姥姥给打疼了,屋子里还有个一个穿着不错的女人,她应该是小孩儿的妈妈,看着小孩儿的手被老姥姥打现在是一脸的心疼,但是没敢出声阻拦。

    “你在要一个我看看!你在要一个我看看!!”

    姥姥越打越用力,我看着姥姥都觉得有些害怕,因为姥姥以前是比较微胖的,后来年纪越来越大,姥姥也瘦下去了,人岁数大了再稍微的瘦些就看着没有以前状态好,但是这一打起来,那是浑身都透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怒气,小孩儿一开始只是哭,手板都被了姥姥给打肿了,最后就开始全身哆嗦,嘴里微微的张着说:“我错了,我错了。”

    说的特别的清楚,那孩子也就四五岁吧,我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分析,给小孩儿看一般就是因为孩子被吓到了,但是这么打的话应该是孩子身上有东西,但是我现在也不像是小时候能随随便便就看见了,所以我不能确定这个现在说错了的是小孩儿还是他身上的东西。

    那个女人也忍不住了,看着姥姥张了张嘴:“大,大师,孩子说错了,您,您轻点啊……”

    姥姥的眼神看都没看她,好像也不忌讳什么,完全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个小孩儿是自己家的,她在教训自己的孙子:“你错了!你错哪了!说!你错哪了!!!”

    力道没轻,反而重了。

    女人唉呀妈呀一声捂住自己的眼睛,“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我心里则跟着姥姥竹板的力度发紧,感觉姥姥现在做什么都好像是身体没什么力气,她一直跟我说,她年纪大了,身体不中用了,但是现在这么一打起来,那身体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不是一般的硬朗。

    小孩儿身体又哆嗦了两下,随即张口:“我不应该要钱,我不应该要钱,我错了,我错了。”

    这一声我能确定了,这声音特别的低沉,所以这话绝对不是从一个小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我以为这就应该是完事儿了吧,谁知道姥姥又打了两下:“那你还不走!要是下次还这么跟人要钱的话我要了你的命!!!“

    话音刚落,孩子的眼睛一翻,直接昏了过去,姥姥眼疾手快,一下子抱住了他,“好了,好了没事儿了。”

    女人大惊,帮着姥姥把小孩儿放到炕上,“大师,我这孩子没事儿了吧。”

    姥姥把竹板放到一旁,浑身好像都很酸疼的样子坐到炕沿上:“没事儿了,今晚这烧就能退了。”

    说着,姥姥看了我一眼:“丹啊,你去那屋把抽屉里的朱砂给姥姥拿过来。”

    我应了一声抬脚向老仙儿那屋走去,找到装朱砂的盒子后拿过来递给姥姥,小孩儿还没醒,姥姥拿着朱砂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个红点,随即看向女人:“以后晚上要是去啥僻静的地儿千万别把孩子抱去,你家这孩子个性憨厚,命根儿不稳,容易被欺负了。”

    女人吸着鼻子看着姥姥:“大师,啥叫被欺负了,就是撞到这些邪性的?”

    姥姥点点头,拿起烟点起了一支:“你来的时候让我帮忙给你的孩子叫叫,说孩子吓到了,但是你知道我为啥没叫反而打了你孩子一顿吗。”

    女人摇头“我不明白啊大师。“

    我也不明白,所以我跟以前一样站在旁边很认真的听。

    正常给小孩儿叫吓到的很多,也很普遍,稍微懂点的都知道是在晚上的时候在孩子的耳朵旁轻轻的念叨他的名字,各地的风俗不一样,但普遍以叫三次以上的居多,很简单的,我觉得我那阵儿看过一遍就会了,就是叫孩子的大名,不能叫孩子的小名的,因为大名才是孩子以后成家立业的根本,就是在孩子的耳边叫他的大名,然后轻声的告诉他你是谁,让他不要乱跑,别跟别人去玩儿,好好的在家待着,当然,也有喊些别的内容的,但是大致就这样的,一般东北的都这么叫,还有的是喊完后在警告两句,说是什么在吓唬我家孩子我就生气找人收拾了之类的话,但这个不管你是懂不懂的,只要是孩子妈,教一遍都能会。

    “因为这次吓唬你家孩子的是个讨钱的东西。”姥姥不急不缓的说着,慢悠悠的抽烟好像是在休息。

    “讨钱的?这么小的孩子还不会花钱呢!”女人不解:“大师,我不明白啊。”

    姥姥轻吐出一口气:“很简单啊,他磨你家的孩子,时间长了大人肯定会紧张啊,就会找人去看,然后想着法儿的给送走,送走的话一般都会烧点纸钱打点,他这钱不就讨到了吗,人有要钱的,他们也有,就是欺负人呢!”

    女人点了一下头“那大师我这回回去不用烧点纸钱吗,其实烧点也行,买点纸钱也算不得……”

    姥姥摆摆手:“不用,我已经打他一顿了,就是让他张长记性,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样,要是让他吃到了甜头,隔三差五的来,孩子的身体就变差了,该手软的时候手软,不该含糊的时候一点儿都含糊不得。”

    女人好像还是有些紧张,看着姥姥:“大师,真不用了啊,今晚回去俺家孩子不能像以前那样还老哭说有别人进来了吧。”

    “不能了,放心吧,我这么多年了,还没说过一句含糊话,我说了没事儿就没事儿,你也不用跟着紧张,哪个孩子小时候都被吓唬过的,他们那些讨钱的,也专找家里条件好的,孩子命根儿软的捏,等孩子六岁以后,就彻底没事儿了,你啥也别合计了就行。”

    我明白了,感觉姥姥不声不响的就给我上了一课,小时候只是觉得姥姥做这些事儿很神奇,有时候还觉得有些威风,长大了才忽然觉得,这里面也蕴含了很多的道理,鬼也是欺软怕硬的,有时候不一定遇见这种事儿就赶紧烧纸钱给好生打点的送走,适时的震慑一下也是必须的,否则真当咱们好欺负了!

    没过一会儿孩子就醒了,第一句话就是看着那个女人说的,妈,他走了,他说他不在去咱家了。

    女人当时就惊住了,抱着他们家的孩子看着我姥姥连呼大师,后来她还想让姥姥给她看别的,姥姥没同意,说是现在年岁大了,看一点儿身子就疲乏,没法在多看了,女人虽然觉得可惜,但也只好起身告辞,走的时候看着姥姥张口:“大师,这回我得好好的谢谢小梅了,要不是她我还不知道我孩子这事儿找谁呢。”

    姥姥送她出去,嘴里应着,:“其实我现在都不咋给人看了,但小梅是我看着长大的,帮帮忙是应该的,你记着,回去别把孩子头上的朱砂洗掉了,坚持三天,孩子以后命根儿能稳一点,也不会老被吓到了。”

    我站在原地皱眉,小梅,是说的那个小梅姨吗?

    等姥姥回来了,我忍不住的张口问:“姥姥,是说的小梅姨吗。”

    姥姥笑着点了一下头:“是啊,你小梅姨要结婚了,还要嫁给一个老师呢,以后日子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