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1.第471章 宿舍好多事儿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我有一点想不通,鬼剃头我也不是没见过,但是那玩意儿都是少的一块一块的,现在医学上称为斑秃吧,秃掉的地方一般没办法再次生长毛发,但也不是很少见的情况,可能是跟精神有关,难不成康祺是因为自己的节目没人演被迫被拿下来了郁闷过度了?可是怎么的也不至于一半的头发都没有了啊!

    康祺真的是越哭越悲怆,后来没办法,就被蛇舍管老师给领走了,连夜给的她父母打电话,当晚就给接回家了,走的时候她回寝室取了一个棉帽子戴在头上,还是在不停的哭,她的妈妈跟着她回宿舍安慰着她,康祺还想找自己的头发,但是也没找着,嘴里直说着,要是以后我头发没了我就不来上学啦!

    我们宿舍里的同学例如廖小婷之类的都很热心的上前安慰,但这玩意儿你越安慰康祺越难受,不过这玩意儿也是,要是我一觉醒来头发没了一半儿也挺郁闷的,我没把我的想的她是鬼上身的事儿跟康祺她妈说,主要是怕人家忌讳这些我在惹不痛快,这也是姥姥以前警告我的话,在没确定之前不要胡说八道,但是我还是提醒了康祺的妈妈两句,我说康祺晚上一直在哭,好像再说头发的事儿。

    她妈妈也没多应声,看上去挺郁闷的,自己女儿都那样了谁不心疼,于是等她们折腾走了,我们宿舍里的人都跟着清醒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廖小婷在旁边张了张嘴:“哎,你们觉不觉的有些怪。”

    也没人应声,大家的心情都随着谭雪的事件再加上康祺的哭闹而变得有些低落下来了。

    廖小婷也不管有没有人接茬儿,自己在那兀自的继续张口道:“康祺跟谭雪都是头发没的,她俩都是接头发的,一个头发被烧了,一个头发忽然间好像被谁给剃了。“

    “你啥意思啊。”终于有人应她了。

    “我没啥意思,我就是瞎合计呢,我觉得不对劲儿,要是她俩不接头发我感觉不能出这事儿。”廖小婷说着,大概是觉得夜太深了,她再说这些容易给自己和我们都吓到,所以她翻了个身,嘴里淡淡的又来了一句:“好了,睡觉吧,哎,咱们宿舍这是咋的了啊!”

    我也不知道是咋的了,怎么住个校就这么不太平!

    过了一会儿,宿舍里安静了,我却睡不着,想起来上厕所,有一段时间是害怕自己上厕所的,就是被那个女生给吓得,但是自从姥姥把那个女生送走之后,我渐渐的也能自己去上了,毕竟不能哪次都找着董玲玲不是,人家睡着了,被我给扒拉起来,然后再陪我去厕所,有时候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但是现在却有康祺刚发上的情况在前,所以我不想去,就是想憋着,一边憋一边合计,我要是睡着了也就憋回去了,要是去上的话保不齐看见什么!但是这玩意儿就像跟我较劲似得,我越憋,它越来劲,小腹越来越涨,越来越涨,简直就是即将要尿床的趋势,最后我服了,我起身敲了敲头上的床板:“董玲玲,你睡了吗。”

    本来不好意思,但是今天情况实在是特殊,我只能请求寻找外援了。

    董玲玲没有回应我,我夹着自己的腿批了一件外套下床,站起身体又叫了她一声:“玲玲,陪我去上厕所啊。”

    她的呼吸很重,看上去睡的很熟,我有些着急,又看了看廖小婷:“小婷啊,你能陪我去上厕所吗。”

    廖小婷倒是很给力,起身看着我揉了揉眼睛:“害怕啊。”

    “嗯。”虽然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应了:“快点行吗,我憋不住了快。”

    “那走吧。”她还真是挺讲究的,可我当时已经顾不上别的了,腰都直不起来了,廖小婷磨磨蹭蹭的跟我下床,然后我们两个人踩着空无一人的走廊直接上了厕所,外面的真的是天寒地冻,所以就算是走廊有暖气也是冷的厉害,更何况厕所要通气要不然太臭,所以就更是凉的厉害,但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越着急越上不完,就是个小号儿而已,还整的细水长流了!

    “王丹阳,我不行了,太冷了我先回去了啊,你快点,没事儿!”

    廖小婷在外面扔下了一句话我就听见了她往回走的脚步声,这下子我急了,“等会儿,哎,你别着急走,我马上就完事儿了!”

    她没回应我,真的是回宿舍了?我蹲在那里默默的想,应该没事儿,我不能那么背,想着,终于上完了,提上裤子我就往外跑,但是一跑到走廊上我的脚步就顿住了,宿舍门口居然站了个人——

    我很确定那不是廖小婷,因为那个人穿着的是个病号服,他就站在我们宿舍门口,背对着我,他很瘦,所以就显得那个病号服显得特别的宽大,裤腿宽的都将脚给盖上了,我一时间没分辨出他是男是女,因为他的头,是秃的,就是很像是和尚,脑袋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厕所里的风好像是吹了出来,我冻得无比的清醒,清楚的看见他的身体像个木头架子,而他身上的病号服则很像是晾起来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随着风轻轻的摇晃。

    我心里一阵发麻,但是想着姥姥的话,我提了提气:“你是谁!”我不知道自己做没做到凶这一点,但是我已经尽力了,老实讲,回头看看自己的小时候,虽然我跟姥姥经历了很多,但是没有一次是我处理的,那一次都得是姥姥出马,所以为佩服姥姥,崇拜姥姥,而这里面自然也有羡慕的成分,但我之所以会羡慕姥姥,很大的程度上是我也想有一天可以像姥姥那样,用我当时的话讲,就是‘斩妖除魔’,没事儿的时候想想很炫酷,但是摊上了又有些害怕。

    但显然跑是没用的,谁也不能让你跑,也跑不了,你能快的过他们吗,而且它堵在门口,我也进不了宿舍啊,我想着姥姥说过的,它们让我看见,就是有求于我,所以我乍着胆子提着气站在那里:“你是谁!”

    他的身子真的太瘦了,所以就显得那颗秃着的头特别的大,也许是被我喊得,本来一动不动的它开始慢慢的有了反应,脖子微微的动了动,好像要转过头看我,我挺了挺自己的脖子,手却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护身符:“你有事儿你就说!我能办我帮你办!!”

    都是姥姥的原话,我几乎就是照抄着念得。

    “我的头发……”他轻轻的吐出几个字,是女声!

    我心里激灵了一下,不是男的,是个女秃子!

    正想着,她的上半身慢慢的转向了我,登时我就麻了!我以为她的脸会很白很白,毕竟阴气重,甚至告诉自己,脸白眼睛红也不要怕,但是谁知道,她的脸上居然没有五官,而是密密麻麻的头发!!

    我吓得叫都没叫出来,看着她手里还拿着一把梳子,慢慢的,梳着自己脸上的长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