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9.第469章 头烧坏了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班主任走了没多久,就有学生过来敲门,通知我们宿舍的同学去教导主任办公室说清楚详细情况。

    由此一来,我们都怕了,学生本身就怕老师,我不知道她们几个是怎么想的,我反正害怕我那一扑扑的不对,被子把她脸上的皮都给沾掉儿了,要是我真的犯错误了这事儿要是被我姥姥知道那可咋整啊。

    我们几个人的心里都是各种忐忑,等走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康祺的眼泪已经洒了一路了,教导主任把我们轮流单独的叫进去问话,可能是怕我们撒谎什么的吧,等确定了是谭雪自己用熨板夹头发把头发给烧了后,教导主任又开始批评我们,说什么学校早就三令五申不让用熨板了我们怎么还在宿舍藏这些东西之类的话,这基本上就是程序了。

    我闷着头听着,就在我以为他批评完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谁知道教导主任说到最后话锋一转,直接看向了我:“王丹阳,是你用被子直接扑过去的吗。”

    “嗯,是我。”

    心里吓得一哆嗦,心里暗想着,坏了,果然我犯事儿了,姥姥要是知道了非得打死我。

    教导主任叹了一口气,居然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件事,多亏了你了,虽然你看着谭雪用那个熨板夹头发没有阻止有错在先,但是你反应很快,最大程度上的减少了她受伤的面积,但是老师在这儿也不会表扬你的,因为这件事儿你们宿舍的所有人都要接受批评,写检查,知道吗。”

    我蒙住了,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老师,我没做错是吧,我就是觉得玲玲去接水来不及,怕她在把屋子给点了,所以我就扑上去了。”

    教导主任点了一下头:“这件事你怎么处理的很对,但是这件事的起因却是错的,行了,你们几个回去一人写一张检查交上来,回去吧。”

    我心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唉呀妈呀,这就好,管怎么我没做错事啊。

    康祺还在不停的掉着眼泪,一出办公室嘴里就轻声的念叨着:“完了,这又得写检查,我的节目肯定就没了……”

    我懒得再说什么了,这是有多大的表演欲望啊,当时我差一点就出口说你要是想演你自己上台去演去,没人拦着你,之前对康祺那种挺好的印象也都没了。

    “王丹阳!”黄小强在走廊上喊了我一声,随即几步跑了过来,“你们咋去教务处了啊,女生宿舍那边出啥事儿,康祺怎么还哭了,那个宿舍欺负你们宿舍的了,你跟我说,我去收拾他去。”

    我白了他一眼:“当我们是你啊老打架,没事儿,你赶紧去排练节目去吧啊。”

    黄小强看着我皱了皱眉,忽然伸手去碰我的头:“哎你头发怎么这么湿啊,你洗头了啊,你不怕感冒啊”

    我往后闪了闪,躲开他的大熊掌:“你管的着么你,赶紧去排练去,别在这儿烦人啊。”

    正说话间,我听见一记男声:“董玲玲!”

    我听见这个声音直接转过脸,心里瞬间就好似又哆嗦了一下,但这次却绝对不是吓得。

    “听说你们班是集体舞啊,排练的怎么样了,能选上吗。”

    董玲玲点了点头,看上去情绪不高:“应该差不多吧,你也要上台表演的么。”

    他笑了笑,牙齿很白:“是啊,我上台拉小提琴,我去排练了,先走了。”

    “恩。”

    我满脸控制不住惊讶的看向董玲玲,这,这怎么个意思,他们俩认识?!

    “董玲玲,你认识宋和?!”没等我开口,康祺直接就对着董玲玲吸了吸鼻子张嘴开问了。

    我这才知道,他是叫宋和,回头想想那阵儿的暗恋多简单,我只是喜欢看见他,连名字都没有特意的去打听过。

    董玲玲看了一眼康祺,随即又看了看我,摇摇头:“以前不认识的,昨天我们班老师让我去一班借那个VCD,然后他就跟我说话了。”

    “他主动跟你说话的?”康祺挑眉:“还是你先跟他说话的。”

    “他跟我说话的啊,哦,他跟我说那天撞到我了他不好意思,然后就这么认识了。”

    我耳朵立得尖尖的听着董玲玲的解释,刚要张口,黄小强却在旁边扯了扯我:“你们女生的节目怎么样了。”

    “你不会问康祺啊。”我说着,拉了拉董玲玲的胳膊,“玲玲,他还会拉小提琴呢。”

    董玲玲点点头:“会,我看见过他排练,老师都说他多才多艺。”

    我忍不住的啧啧两声:“真厉害哈,学习还好,还会这么多……”

    “王丹阳!”

    黄小强居然猛地拽了我一下,给我拽到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到了,:“黄小强你拽我干嘛!”

    “你过来!!”

    他说着,看了看我身旁的董玲玲还有康祺她们一眼,伸手把我往旁边拉了拉,小声的开口道:“你要是敢早恋我就告诉你姥去。”

    “你是不是有病,谁说我早恋了。”我脸腾的一下莫名的红了:“在胡说八道我跟你没完啊。”

    黄小强们哼哼的看了我一眼:“反正你要是处对象我肯定告诉你姥。”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有病吧你。”

    我恶狠狠的对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口,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儿在那胡说八道什么的,别说我没处对象了,就是处对象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还要告诉我姥,真是给你闲的。

    “丹阳,黄小强怎么了啊。”

    董玲玲一脸疑惑的走了过来,我摇摇头:“没事儿,走,咱们先回去些检查去吧……唉,那个男生真叫宋和啊,那他学了多久的小提琴了你问没问,他不是谭雪他哥吗,谭雪家的什么哥啊,是亲戚吗……”

    “丹阳,你别问我了,我也不太清楚,我就跟他说了不几句话,我怎么觉得康祺看他跟我说话了感觉怪怪的啊。”

    “那谁知道啊,甭管她,她还想着上台演节目呢。”

    ……

    那天晚上我们宿舍异常的安静,没人聊天扯淡,也没人在互相研究明天梳什么头发,廖小婷回来后带回来谭雪的消息,说谭雪在医院醒了,脸烧的不是很重,但是头皮烧坏了,以后有可能再也不会长头发了,还说谭雪她妈妈在医院哭昏了,这结果一出,让我们更加的安静,都各自收好自己的检查早早的上床躺着了。

    但结果,就是在那晚,康祺又抽抽搭搭的哭上了……

    她不是呜呜的哭的,她是一抽搭一抽搭的哭的,很悲凉的感觉。

    我被她的哭声吵醒,闭着眼睛本能的伸手碰了碰她跟我冲着的头:“别哭了,醒醒,是不是又做梦了你……”

    她还是一抽搭,一抽搭的,我却觉得不对劲儿,伸手又碰了碰她:“你别哭了。“指尖按道理应该是正好碰到她的头顶的,但是触感却有些怪怪的,我闭着眼睛自己的用手又仔细的碰了碰,心里咯噔了一声,以前也这么碰过她,一般都是直接就碰到头发了,但这次手触到她的头顶我却没碰到她的头发,而是一个光溜溜的东西,这合计这光溜溜的东西是啥呢,脑子忽地的清醒,她头发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