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8.第468章 她怎么办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宿舍里的女生在那一瞬间都愣了一下,怔怔的看向那个瞬间燃烧的火球……也可以说是都被吓到了!

    谭雪的惨叫声瞬加惨烈,她的手指僵硬的伸展着,想碰自己的头却又不没法碰,想站起来跑却又一头撞到了上面的床铺上,大约三四秒钟以后,率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女汉子廖小婷,不得不说,她的领导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虽然她没敢上前,但是嘴里大声的喊着:“水!!水能灭火!!!”

    这一嗓子算是把大家那个一瞬间吓跑的神经抽了回来,康祺紧接着就张大嘴,陪着谭雪一起的尖叫起来,勒细的声音从嗓子眼里喷薄而出,倒是站在门口的董玲玲配合度超高,抄起门口不知道是谁的脸盆就向水房跑去。

    “啊!!!!!”

    谭雪叫的凄厉,如杀猪一般透着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我发誓,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抑或者说,我哪里来的胆子,我扯起自己的被子,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几步跑向抓狂不已的谭雪,随即撑开被子纵身一跃……

    “王丹阳!!!!”

    伴随着廖小婷的一记惊呼,谭雪的头被我用被子整个的都按到床上了,我的大脑当时一片空白,只是觉得谭雪在我的被子下面发出了一记闷哼哼声音,随即就一动不动了。

    “王丹阳,你在做什么……”

    康祺已经叫的自己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看着我木讷讷的发问,不知道还以为是我当着大家的面弄死了谭雪。

    “走开!!”

    跑回来的董玲玲又是一阵高呼,她好像是冲着我喊得,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大盆凉水就倾泄而下,从头到脚,浇的我浑身冰凉,被子下的谭雪随即又抽动了一下,我耳边清楚地听见她念叨了一声,疼,之后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谁在尖叫!!”

    舍管老师急匆匆的跑进我们宿舍,看着我们宿舍里的几个人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了,刚才谁再叫!怎么这么大的糊吧味儿,呀,那不是熨板么,被烧了吗,谁用熨板了!!!”

    我好像傻了一般,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对舍管老师的到来也是毫无表情。

    廖小婷也跟着康祺一起哭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吓得,指着谭雪躺着的位置,张了张嘴:“老师,熨板炸了,把谭雪给蹦到了……”

    那时候我是真真儿的同情谭雪,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每的回想起廖小婷当时满脸委屈无辜的说出这句话还是觉得简明扼要毫无废字啊。

    “你说什么?!谭雪怎么了!”

    舍管老师愣了愣,上来一把掀开了我扣在谭雪身上的被子。

    一股猪毛被烧干净的味道直接散了出来,宿舍里登时就是抽泣声一片,除了舍管老师在内,无一幸免。

    并不是大家不坚强,而是谭雪当时的那个样子实在是太过惊悚,她应该是晕倒了,躺在那里,除了胸口还在起伏其它位置都如同死人一般一动不动,右脸上的薄皮儿已经完全的脱落,粉红色的嫩肉伴着黏糊糊的不知道什么液体直接跟被子黏在了一起,舍管老师这么一掀被子,连带着,把那一大块面皮儿给扯了下来,她的头上已经没什么头发了,所以舍管老师一将谭雪的头暴露在空气中,就好像是让大家再看一个烧的黑黢黢黏糊糊又满是水泡的球……

    “她,她……”

    康祺看了谭雪一眼,当时就崩溃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继续大哭起来。

    倒是舍管老师比较冷静,她可能也是看见我们几个都吓傻了,也没多问什么,叫着廖小婷帮她扶一下就背谭雪大步的向宿舍外跑去,别的宿舍的女孩子纷纷的涌到我们宿舍门口来问发生了什么,董玲玲关上了宿舍的门,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站着哭累了又开始伏在床上哭的康祺,呆呆的张口:“她不会有事儿吧,熨板怎么会爆炸啊。”

    我被董玲玲的这一盆水给浇的真是透心凉儿了,但是没那么心思换衣服,就这么干坐着,算了下时间,从谭雪的熨板爆炸到我拿着被子冲上去前后也就不到十秒的时间,十秒,谭雪就烧的这么严重,要是时间再长点,谁敢想象她还会什么样!

    宿舍里除了哭声没人答话,半晌,康祺才抽泣的鼻子看向我们:“完了,节目是不是演不了了?”

    真的,换做任何一个人说这话我都会觉得她这是关心集体荣誉感呢,但是康祺是谭雪的好朋友啊,她们俩一直在一起玩儿,她都被烧成那熊样了她还担心什么倒霉节目!

    正想着,宿舍的门被敲起,董玲玲上前去打开,来的不是别人,就是班主任,她冷着一张脸,进来后直接点起地上的罪魁祸首熨板,仔细的看了看后望着我们几个人直接张口:“这个是谁的。”

    我们谁都没有应声,好似还没从谭雪那个火球的视觉震撼中回过味儿来。

    “谁的!!”

    班主任怒了,看向康祺“康祺,你说!!”

    康祺吸了吸鼻子,“是谭雪自己的。”

    “她自己用这个给自己的脸烧了?”

    康祺点点头,轻的听不见的‘嗯’了一声。

    “你们不知道宿舍里不让用这个吗,啊,这个东西对你们来讲百害而无一利你们不知道吗!!”

    我们全都垂下眼,不敢应声。

    “王丹阳,你这身上怎么了,怎么衣服全湿了!!”

    我张了张嘴:“我是看她头上都着火了,拿被子给她扑火,然后董玲玲进来用水浇的,正好都浇我身上了……”

    班主任的脸上仍旧满是严肃:“有没有人要谭雪用这个烫头发的。”

    康祺摇摇头:“没有。”

    老师又问了几句,主要就是询问现场经过,随后就拿着熨板走了,老师走的时候康祺还满脸是泪的叫住了她:“老师,我节目咋办啊……”

    班主任没给她回话,急匆匆的就走了,但是她这一不声不响的走,康祺就哭的更加郁闷了:“完了,我白准备这么长时间了啊,现在怎么办啊……”

    谁有心情关心她现在怎么办,我现在想的是谭雪怎么办,想的更多是她会不会死,以后还会不会来上学,我能不能给她扑出毛病,做的到底对不对,脑子里乱糟糟的,很久都回不过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