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5.第465章 发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康祺转过脸看我还笑着打招呼:“王丹阳,你回来了啊。”

    我呆呆的看着她跟另一个女孩子,往前走了两步:“你们这头发是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忽然这么长了。”

    康祺被我这么一说笑的满脸的羞涩:“好看吗。”

    “嗯。”我傻乎乎的点了一下头,本能的伸手去扯:“假发啊。”

    “哎!不是假的!”

    嘿,还真没扯下来,正当我没研究明白她那个头发是怎么回事儿得时候董玲玲过来接我的包,顺便扔下一嘴:“她那个是接的。”

    “接的?!”我更蒙圈了,董玲玲笑了笑看着我:“是啊,现在挺多大人都这么干呢,丹阳,你这头发怎么了,怎么这么立啊,你打你姥姥的发胶了啊。”

    我摆摆手,示意她先别跟我说话,而是仔细的看着康祺:“你这头发是接的,接的假发?”

    “是真头发,不信我给你熨熨。”

    康祺说着,就用宿舍里熨板对着长头发夹了起来,只一下子,长头发冒了点热气,然后就特别柔顺的垂直了,我之前对熨板很好奇,所以试过用烧热的熨板夹毛笔,结果一夹毛笔就糊吧了,所以她这头发要是假的话肯定得糊吧啊!

    “那咋接的,用胶水啊。”我说着就拿起一缕头发看,但是发丝看起来特别的好,也没有衔接痕迹啊,我又看了看她的头顶,怎么也没看出个子午卯酉出来。

    康祺微微有些得意的看着我:“王丹阳,你想知道秘密吗、。”

    我点点头,态度特别的诚恳:“想。”顺便在心里默默的说上一句,我想去接,这样,就是长头发了,长头发就像个女孩子的样子了。、

    “那你摸摸。”康祺说着,拿过我的头发放到她后脖颈子的位置,“摸到了吗。”

    “这是啥玩意儿啊!”

    我摸到了硬邦邦好似塑料卡扣一样的东西,就藏在她后脖颈头发跟上,密密麻麻的,这要是梳头的话根本就梳不了啊,别说梳头了,洗头都费劲啊!

    “就是用这个扣卡的,看不出来吧。”

    我皱了皱眉:“那这扣不能掉啊。”

    “掉不了,我大姐姐说了,使劲扯都掉不了。”

    “你大姐姐?”

    康祺点点头:“是啊,我小学同学她姐姐,我们小时候都认识,她现在不念书了,在市里的美发店打工,她跟我说的,这是短发变成长发最快的方法,直接可以度过留头发最难看的那个时期了。”

    我挠了挠自己的头:“那你这都是真头发?”

    “是真的啊,你没看见大街上老有人喊收头发什么的,理发店就是从那买的,直接买来就是长头发,然后再分成一小缕一小缕用那个小扣子卡在我的头发上就变成了我的头发了!!”

    “哦。”我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那贵不贵啊,得几十块吧。”

    “不贵,我的四块,谭雪的三块。”

    “这么便宜啊!”

    我仔细的看了看康祺的,又看了看那个叫谭雪的,没感觉有啥区别:“那我也要去接!”

    “你接什么啊。”董玲玲在旁边接话:“丹阳,她是说一缕是四块钱,至少都得几十缕,康祺花了四百多那。”

    “四百多!!!”

    我真的震惊了,老实讲,我住校后一个星期的零花钱也就五十块,因为学校是买饭票的,再加上书本啥的可以回家让姥姥给买,所以姥姥说五十块就不少了,我自己也觉得很多,有时候都花不了,也就用来打打电话偶尔买点小食品吃吃,但是她一个头发花了四百块,我瞬间就想都不想了。

    但是说实在的,虽然我们那阵儿没什么金钱差距,也没有像现在的孩子这么攀比炫富,但是谁家里有钱还是能看出来的,我也知道康祺家里有钱,因为她老有稀罕玩意儿,比如说一根钢笔吧,她就说是她什么什么姑在上海给她买的,然后她还有一些小女孩用的东西,比如说冬天我们嘴都起皮,但是像董玲玲那种也就去买支一块钱的唇膏擦,我压根就不擦,唯独康祺,有次康祺跟董玲玲借唇膏用还说她的不好,让董玲玲买那个叫什么曼秀雷敦,结果我跟董玲玲有次去超市看见了,好家伙,最便宜的一支还得二三十,我们俩当然谁都没买了。

    当然,她不是故意的,她不抠,还喜欢把东西借我们用,所以我想那也不算是炫富,只是人家的生活水平的确是在那儿了吧,剩下的那个就是谭雪,但是谭雪家庭应该是跟我和董玲玲差不多,但是她爱跟康祺玩儿,所以我想康祺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白富美,土豪啥的,谭雪就算是觉得那个贵,她也可以包养的。

    我欠欠儿的还问了一下四块跟三块的差距,康祺说是发质的区别,老实讲,我没看出来,但是挺羡慕的,因为我也想臭美。

    晚上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董玲玲悄悄的凑到我的额耳边“丹阳,你可千万别合计接头发这事儿。”

    我吃着饭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反正我觉得埋汰。”

    “埋汰?”

    董玲玲点点头:“多埋汰啊,那洗头有那个扣子都洗不干净,而且那头发也不知道是哪来的。”

    “不是说收来的吗。”

    董玲玲摇摇头:“不知道,要是死人的头发呢,多膈应。”

    我没应声,远远地看见康祺跟谭雪正坐在另一边的座位上吃饭,她们一边说话一边笑,两个人都特别开心的样子,我微微的皱了皱眉,死人的?可能吗?

    正想着,我看见谭雪起身,叫了一声:“哥!坐这里!!”

    我的眼睛登时就睁大了,勺子掉了也都不知道,谭雪叫哥的那个男生就是我坐车前见到的那个!

    他端着菜看着谭雪微微的笑了笑,随即走向她们的桌子,我眼神一点都没移,清楚地看见了那个谭雪见男生走过来了偷摸的冲着康祺挤眉弄眼,康祺的脸也随即腾地就红了。

    “丹阳,你看什么呢。”

    我看着那个男生坐下,张了张嘴:“玲玲,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