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9.第459章 谢谢我?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悠闲小农女盛世嫡妃黑铁之堡星战风暴我的老公是冥王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宠妻万万岁:妖孽邪君逆天妃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闷闷的站在那里,既着急去找姥姥,又被舍管老师弄的不知道要咋回答,我想我要是直接跟舍管老师说我姥姥其实是为了廖晓婷的事情来的她应该不会相信。

    “行了,去看看你姥姥把,别耽误太长时间啊,上铃响前就赶紧回班级啊,对了,老师要去给廖晓婷打点饭,十分钟就回来,你顺便帮老师盯着看一下她的情况啊。”

    我点点头,在得到了舍管老师的应允后抬脚就向宿舍跑去,因为跑得太急还听见舍管老师在我的身后满是无奈的张口:“哎,现在的孩子啊。”

    也许舍管老师在当时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离不开姥姥或者说是很娇气的小姑娘了,但当时我已经顾不上了,我也不怕舍管老师误会,只是很急,那时候不知道自己是急什么,可能是有些担心姥姥,但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因为姥姥常说,其实鬼不吓人,再厉害也不就是一缕烟儿之类的话,所以我想姥姥对付她应该没有大问题,只是现在回头想想,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大概就是那个女生身上的故事吧,毕竟我们都是学生,我越是被她弄得见到一些东西,还有听到以一些关于她的传言,间接的,其实就越想知道她的故事。

    跑到宿舍门口,我的脚步顿了顿,伸手轻轻的拉开门,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也许很怕一拉开门的时候廖晓婷就瞪着血红的眼睛站在门口吧。

    我的动作很轻很慢,宿舍里也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我皱了皱眉,我知道舍管老师说的姥姥是在水房,但是心里也很清楚她摸了廖晓婷的头和手不只是关心她那么简单,姥姥应该是再给廖晓婷驱邪,所以事情的重点是我必须要要确认一下廖晓婷是不是真的好了,要是廖晓婷没事儿了,这件事兴许就这么过去了。

    “小婷……”

    拉开宿舍门的一瞬间我轻轻的张口,但是没人应我,怔了怔,我身子往里面探了探,随即就彻底的愣住了,“小婷……”

    难怪宿舍里这么安静呢,因为里面根本就没人啊!

    来不及多想别的,我直接转身,向水房跑去!上课时间,宿舍的走廊上仍旧是空空荡荡的,我跑得很急,于是满耳都是自己双脚踩着地面发出的‘咚咚’声,这也就是舍管老师不在吧,要不然看我这么在走廊撒上跑肯定是要说我的。

    等我我喘着粗气跑到水房,里面还是没人,只有水龙头还在哗啦啦的响着,水池子里的洗脸盆还在泡着我的床单:“姥?”

    这是什么情况,我试探的叫了一声,我抬脚就要像里面的厕所走去,“别进来!!!”

    姥姥猛地传来一嗓子吓了我一跳,我站在原地,伸着脖子往厕所里看了看:“姥,你在厕所里干啥啊。”

    没搭理我,我微微的往前挪动了两步,扒着厕所的门框子一看,姥姥正背对着我站着,手里还掐着一根儿半截而的香烟,她也许是知道我在偷看她,也许不知道,但是感觉上是毫不在意被我偷看的。

    “你是说,替你了了这个心愿你就能彻底的走了?”

    我心里一紧,姥姥是在跟谁说话,难不成是廖小婷?!

    想着,我一咬牙就整个人都进去了,站在姥姥的身后,往她说话的那个方向一看,腿肚子真是当时就转筋了!!

    廖小婷就瘫坐在我之前看见花布鞋的那个厕所口,那个头好像是要爆掉一般涨的紫红紫红的,真是不扒瞎,小时候不是都看过那个小萝卜头么,就是身子特别的瘦,那孩子营养不良身体瘦弱所以脑袋就显得特别的大,当时廖晓婷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她那个头,大了能有两三倍不止,尤其是额头往上,就跟充血一般的胀大,看的就好似充满气儿的气球,稍有不慎,就会炸了。

    说实话,你要是撞鬼的话撑死是当时怕怕,时间长了大多都不会在当回事儿了,后期也就当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人异事,甚至很有可能当个跟别人聊天的谈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有机会撞鬼,扯远了,我要说的意思就是,鬼那玩意儿玄德忽的在吓人能怎么样,但是真人还是你一个宿舍的同学忽然变身大头怪婴眼珠发红,嘴唇发紫,而且还坐在那里不停地抽搐,你什么感觉,我真的很怕啊,我怕要是廖晓婷的头忽然炸了,那是不是脑浆子就得崩的到处都是的,然后她的魂儿就这么被那个女生勾走了?!

    “还不走?!!我胡家太爷太奶说话算话,你找我孙女儿不是也想我来帮你的吗!要是还不给我走,再在她的身上,磨出人命就别怪我断了你的阴间路了!!!”

    姥姥把手里的烟头一掐,看着廖晓婷怒声喝道,廖晓婷居然在这个时候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嘴里开始吐出沫子一样的东西,我定睛一看,廖晓婷还坐在地上,但是她的头里面很清楚的能看见一个被包裹住的血葫芦头,紧接着,那颗像血葫芦一样的头慢慢的从廖晓婷的身体里站起来,我胃里登时一涌,这整个头上都是血,压根儿都看不见五官了!

    不过还好,她在站起来之后慢慢的恢复那个长发还算是比较正常的样子,老实说,虽然她的眼睛还是死红丝红的,但跟那个血葫芦头比起来,我真的觉得不是一般的顺眼啊!

    “还不快走!!”姥姥凶的要命“这岂是你能长待的地方!”

    她半垂着头轻飘飘的就要从窗户往外穿,只是在她转过身我以为就这么走的时候,她居然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说不出来,有些委屈,还有些幽怨,那时候我真是一点不怕的,反而很怔怔的看着她,直到耳边忽然传来一记异常清晰的:“谢谢~”

    我愣了一下,感觉这谢谢是她说的,但是她是在最里免得窗户那里,而我则站在门口的位置,她怎么做到好像是贴在我耳边说的,但还没等想明白,随即,她就不见了。

    我又有些发蒙,她为什么要谢我啊,我并没有帮她做什么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